晏七公子

元旦欢乐颂

元旦快乐颂

因为元旦,学校放了假,一听到下课铃,十四岁的凌平安立马收拾好书包,和同学道别后挂着一抹灿烂的笑一路飞奔回家。

谁知,一到家推开门,笑容还没散去,就远远的看到两个小豆丁坐在楼梯上,一上一下,年龄大点的那个还煞有其事的拿着一个锤子正在仔细的敲着案座的核桃,模样甚是认真,瞧见他进来,甜甜一笑,说道:“馋猫大哥,你回来了,你可真是有口福哟······”

“·········”平安听得眼皮一跳,瞅着小家伙那样拿个锤子锤来锤去,他是真不放心啊,万一砸到手了怎么办?他那对无良的双亲呢?

平安心底腹诽了一下,下一秒就瞅见他家大豆丁拿着敲好的核桃仁给上一个台阶上的小豆丁的手上,然后就见小豆丁吧啦吧啦的吃了起来,笑的甜蜜蜜,等吃完了才扬起小脑袋对着平安亲热的叫道:“大哥,你回来了,小夜子想你。”

“真乖,小夜子,哥哥也想你!”

这一声甜甜的笑声,听得平安心都要化了,忙走过去,抱起小家伙,爱不释手的摸摸他那微卷的小杂毛,在他小脸蛋上狠狠的亲上两口,然后抱着他一起坐在楼梯上,眼睛朝楼上瞄了一眼,然后又看向大豆丁问道:“小朗,爹爹呢?还有爸爸呢?他们在做什么?怎么没人管你们?”
    一连四个问号,听得明朗直翻了一个白眼,看着自家大哥,像是见惯了般像个小大人似得无语回道:“还能做啥,吵架呗,一个都离家出走了,都闹到离婚了。大哥,你说他俩幼稚不幼稚,多大年纪的人,这把戏还没玩够,我一个小孩子都看不下去了。还管我们,哼,妹妹都被丢在楼上没人问呢~~真是对没良心没责任的爹爸,大哥,我们为什么摊上了这样的一对爹爸?”

七岁的孩子眼里闪闪发光好奇的看着自家大哥,平安听得也是心累,深为同情的摸摸小家伙的小脑袋,欣慰的表扬道:“小朗真乖,知道照顾弟弟,大哥先上去看下爸爸看下妹妹,你乖乖的照顾弟弟哦。”

说完又迅速利落的敲完一盘核桃,笑眯眯的对两个弟弟说道:“乖乖的吃,等爹爹回家,让他给咱们做好吃的,好不好?”

“嗯嗯嗯!”两个小家伙齐齐点头,然后崇拜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家大哥,看着他上去了,在继续啃着盘子里多出好多的核桃仁,吃得不亦乐乎。

平安先立马去婴儿房看了会暖暖,瞧着小丫头睡得香香甜甜,还带着一抹笑,甚是乖巧可爱,心里老大的安慰,又一想到那对夫夫,立马好心情被打碎了一地,暗自骂道:大过年的,还吵架!还离婚!!真是一对没脑子的夫夫!!

心里这么想着,表面上却仍是一副乖巧懂事明理的推开二楼书房的门,果然那个惹得老婆离家出走的罪魁祸首正蜗在这儿,眉头紧皱神情凝重,眼含忧愁烦恼的伤春悲秋呢·····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真是一辈子都不受教的家伙!平安心底又忍不住嘀咕了一二,他俩结婚也都七年多了,怎么还一言不合就开打开骂,竟然还闹到离婚!真是活久见了!平常宠人宠的不行,就不晓得让一下吗!爹爹也是的,好歹看在暖暖的份儿上,也别太任性了!这下好了吧·······

唉唉唉,每次回家,平安最怕的就是看到一对夫夫成天为了鸡皮蒜毛的小事闹得天翻地覆,明明那么相爱的一对,怎么就成了这样呢?

难道这就是三牛伯伯经常说的“七年之痒”·········

正想着起劲,就听到一声瓮声瓮气的怒声:“傻愣着做什么,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连爸爸都不晓得叫吗?你别给我左看右做,你爹爹不在!你也别在我面前提他!”

“···········”哼,不准我提,  自己倒先提出来了!真是个难搞的坏老头!平安又在心里暗骂了一下,表面上却无比贴心的凑到他的便宜爸爸明楼身边,给他揉揉肩按按摩,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甜甜的叫道:“爸爸,您好,儿子回来了,聆听您老的教诲,有什么话,您就说吧。”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尤其是这小家伙笑起来的样子和他老婆简直一模一样,让人就是有再大的火也撒不出来,于是一把年纪的明楼眼眸一垂,再抬眼时,眼中立马变得怂逼怂逼又可怜委屈的看着自家大儿子,道:“平安,你是爸爸的好儿子,你给我评评理!你爹爹最近是不是更年期到了,他大爷的不就是晚上一顿饭没给他留吗,至于发那么大的火吗!而且是他自己说有手术不回家的!怎么最后全部都赖到我的头上!我一时忍不下,就冲了两句,然后就··········”

后面的话明楼就是不说,平安也猜得到,战火一点就爆,偏两人性子倔强起来如出一辙谁都不肯认输,于是悲剧了,气得老婆离家出走,闹离婚,怪的了谁!!!

平安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这样的烂摊子处理多了,他也就习惯了,所以面对明楼那苦哈哈的一张大脸,平安很孝心的献了一策,“这还不好办,您有这功夫在苦哈哈的埋怨自己,还不如提着小礼物去医院认个错,爹爹很好哄得,您就大人有大量让一步吧,爸,您多少也估计下爹那玻璃胃,真把他气得胃疼,最心疼的是谁?还不是您!大过年的,何必呢,就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爸,您也让一步吧,我亲爱的爸爸!”

谁知道他亲爸爸一听到这话,眉毛都竖了起来,声音太高了一百八十度,振振有词的说道:“凭什么!凭什么我去道歉!我不去!我死都不去!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我明楼的面子何存!!!我不去!!!”

“··················”哼!!爱去不去!!老婆别来找我!!!!平安白眼一翻,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家亲爸,再不理会他一眼,潇洒的一转身甩头就走,刚出房门,就见两个小豆丁,手上端着个空盘子,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我咧,原来是核桃又吃完了·······

平安很无奈的抱起小夜子,牵着小明朗,又回到敲核桃的楼梯上,给两个小家伙敲完了满满一盘的核桃,这才温柔的跟他俩说道:“你们俩听话哈,在这乖乖的吃核桃,吃核桃补脑,别跟你们爸那样让人嫌,哥哥去找爹爹,你们乖乖的吃哦,吃完了就去楼上找爸爸,让他给你们敲,知道了吗?”

“嗯嗯嗯!”两个小豆丁一得令立马乖乖的又端着盘子自在的吃了起来,平安则心累的骑着他的自行车,一路飞驰奔到医院,去安慰去哄他的亲爹爹。

一到医院,首先看到的是韦三牛伯伯的那一张大脸竖在电梯口笑脸盈盈的看着他,平安心里一咯噔,这糟老头怎么过来了!看来家丑已经传的满天飞了·····

老天爷啊·····他怎么摊上了这样一对双亲啊·····

可怜的平安又在心里狠流了一把眼泪,然后乖巧的看着韦三牛,甜甜的笑道:“三牛伯伯,您好,我来找爹爹,还有祝您元旦快乐!”‘’

在人前,我们可怜的凌平安同学永远都是彬彬有礼,乖巧懂事,完美的让人找不出任何的瑕疵,他决不能让别人找出缺点,绝不给他爹爹抹黑!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凌平安是凌远最优秀的儿子!!!

所以所有人看到平安都打心坎的欢喜喜爱,尤其是韦三牛,真是恨不得把自家闺女许给小平安,这么可爱又懂事,谁不爱呀!要是他女婿,多好呀!他也在凌远面前有脸了!!呵呵呵呵!!!!

一没忍住就在孩子面前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笑的甚是猥琐不怀好意,平安默默的往后面退了两步,人还没跑掉,就被这老头抓住了,探头探脑的在他耳边轻轻的问道:“小平安,是不是再找你爹爹呀?也对,闹离婚都闹到医院来了!都离家出走了,你这贴心儿子再不来,小朗他们就得没爹爹了!唉唉唉,你说你爹也真是的!多大的年纪了,还任性的不得了,不就是一顿饭没留给他吗,至于吗!要是我是明楼,我就狠狠的揍一顿那作死的人!!不打不成器啊!好歹也看到人家刚生了小暖暖不久,有什么火就灭灭吧!大不了就让明楼开了那小秘书,别拿个米饭借题发挥,搅得家里头上上下下都不得安生!”

韦三牛说了这么一大通,让平安一下子抓到了关键词:小秘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爸做了什么对不起爹爹的事!

平安的心头就像一把火似得蹭蹭的升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那瓜噪个不停的韦三牛,一转身径直潇洒离去!!

院长办公室,门紧闭着,平安平复了一下心情,脸上挂起了最讨喜的笑容,轻轻的敲了两下门,没人应,又敲了两下,还是没人应······

这下平安心里不平静了,立马推开门,果然见到他最崇拜最亲爱的爹爹倒在沙发上,脸色发白,卷缩着身子跟虾米似得按住自己的胃,疼的估计头脑都不清了,连他最宠爱的儿子来了都没看到。

平安心一紧,心里就是有再多的疑问,也忙将自家爹爹的身子放平,然后按住他的足三穴,又帮他揉揉胃,果然手下硬成一团。

看得平安又是心疼又是紧张,担忧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哭哭啼啼的说道:“爹爹,您没事吧,您是不是又没吃饭啊,您就是再生爸爸的气也别和自己的身体过意不去呢。你疼成这样,最心疼的还不是我,还不是我··········呜呜呜···爹爹········”

凌远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平安的哭声了,心里早就心疼的不行,等胃疼好些了,这才在孩子的支撑下坐了起来,眼神温柔又宠溺的看着一贯懂事乖巧,帮着他们照顾弟妹的大儿子,凌远不止一次的对他明楼说过:收养平安,真是他们这一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看看那几个被带大的弟弟妹妹,凌远每次都有种小小的负罪感和抱歉感,又万分的心疼这孩子。唉唉唉····

给平安擦了擦眼泪,声音仍是虚弱的说道:“好了,别哭了,平安,爹爹这不是没事嘛,别哭了,乖······”

一听到这疼的微弱的声音,然后一想到那个罪魁祸首,平安心中的火气一点就爆,立马说道:“爹爹,是不是爸欺负您了!我立马回去找他算账!我刚才还从家里回来,他老人家老神在在的窝在房里不出来,也不管管小朗夜子两人,就让他们拿着个锤头在砸核桃吃!您说气不气人!!爹爹,您回家吧,大过年的,您就别和他斗气了,没有您在家,我们四个孩子都快饿死了!还有三牛伯伯说的那个小秘书,是什么一回事?爹爹,您赶紧告诉我,是不是他做了对不起您的事!我立马打电话告诉我姑,让他评评理!!还有明天就是元旦了,爹爹,您就回家去吧,咱们一家人欢欢乐乐的过年,好吗?平安不想在看到爹爹疼成这样了,爹爹······”

凌远的胃里仍是一阵阵抽痛,精神也不好,可他的心却是暖暖的,被这暖心的孩子安慰了一番,他还能在说什么,可一想到那人,他就又气得脑门都疼,又是委屈又是不服输,看着平安,倔强的说道:“我今天不回去,平安,你乖乖的回去,帮爹爹照顾弟弟妹妹,明,明天我再回去~~”

他就是要看明楼那老东西晚上会不会来哄他回家!他都没生气了,那明楼为什么还不肯过来哄哄他!!他就是拉不下这面子!他死都不回去!!!

凌远很没志气的在斗气,在心爱的儿子那无邪单纯的目光下,有点理亏的转移视线,显得羞羞答答起来。

“························”我去!还真事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夫夫真是如出一辙的任性骄傲死要面子活受罪!!!

最后平安也没法说什么了,只好再三嘱咐自家不懂事又可爱的爹爹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照顾自己,好好的睡觉,才依依不舍的有点心累的回家去了!!

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冲到二楼书房,添油加醋的把他爹爹病倒脸胃疼发烧脸色惨白还强撑着不回家的事说了一通,然后毫不理会自家老爸吓得面如土色的脸,心满意足的下楼抱着他的小暖暖,哄着他的小夜子,指挥着他家的小奶猫,开始了愉快的晚餐~~~

直到九点多,平安歪在沙发上,带孩子带的心累有点睡眼惺忪的眸子终于看到了他那无良的老父亲,匆匆忙忙的奔了出去,听到一阵车鸣,平安的唇边起了一抹笑意。

 

又是院长办公室内,凌远依旧躺在沙发上,胃里绵绵的疼痛时时抽动着他的神经,更令他生气委屈的却是明楼道现在还没过来哄他!!!

难道,他已经对自己失去了兴趣了吗?难道,他真的比不上那个年轻轻风华正茂脸蛋又漂亮的小秘书吗?

凌远从不认为自己不好看,反而美的有时候连自己都惊叹,那年轻轻的小秘书有什么魅力!!真是气死他了!!!

手紧握成拳,胃就疼的更厉害了,身子又缩成了虾米吗,委屈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一贯强大任性傲慢的凌远凌大院长,竟然一个人缩在沙发上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而这正好又让推开门的他家那个狠心的明楼撞了个正着,他的小可爱又哭了,他的老婆又哭了,一看到凌远哭了,明楼立马冲到沙发上,抱住那个还没反应过来的人,一个劲的也淌眼泪赔罪道:“小,小远,别哭别哭,都是我的错!我真是个傻子!我怎么就放你一个人在这办公室哭呢!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小远!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敢给你不留饭了,小远,我明天,明天我就把那小秘书开了!我明楼一辈子只要你!你是我一辈子的最爱!我要陪着你,慢慢的到老,一辈子都不分离。别哭了,好吗?脸都哭花了······”

“···························”凌远的一双眼睛还是通红通红的挂满了泪水,看着眼前的明楼,听着他声泪俱下的哭诉,凌远心里真是痛快又委屈,擦了一把眼泪,将那人狠狠的一推,怒色道:“你有本事给过来啊!你不是嫌弃我吗!你不是要跟我离婚吗!我已经受够了!气死我了!!!”

“······················”离婚?那还不是你逼得!我哪舍得跟你离婚!大爷的!现在倒打一耙了!!!!明楼心里狠狠的骂着,表面上却更加诚心的更加委屈的又抱住了他的小冤家,继续卖力的哄道:“好好好!一切都是我的错!!小远,麻烦您再给我最后一个机会,不管你怎么打怎么骂,只要肯原谅我,我明楼绝不二话!就是跪小祠堂狠狠的抽上一晚上鞭子,我明楼也认了!乖!别生气了好吗!你看看你这脸色,都白成什么样子了!小远,你疼成这样,最心疼的还不是我!求你了,别再生气了好吗?乖!”

“······················”凌远见状,冷冷的哼了一下,眼神却温柔了很多,任那人抱着自己也往他怀里蹭了蹭,非常委屈的拿着他的手伸向自己的胃里,冰冷冷的僵硬成一团,可怜的说道:“都怪你,疼···············”

这下明楼就更心疼了,更后悔了,眼泪没控制住吧啦吧啦的掉个不停,然后一边帮着他的小远揉揉胃,一边使劲的哄着他,使劲的赔罪,将自己几十年犯下的错全在他的小远面前倒了个遍,等怀里的人渐渐平静了,明楼又把人按在沙发上,深情又缠绵的吻了起来,吻出了这七八年来对他家小远蕴藏着的无尽的爱和宠溺。

明楼疯狂的吻让凌远的心也跟着亢奋起来,一阵酥软挑起心头所有的基情和快乐,两人在沙发上如火如荼的展开了热吻。

门卫一直偷看着的几人,看着一脸的黑线,其中庄恕很无语的问韦三牛道:“这······这我们还需要进去劝吗?大过年的,总来这一出,全天下也只找得出来这一对了··········”

“你不怕死,你就进去劝····唉唉唉,散了吧散了吧,看样子,这婚是离不成了·····”

“真是世风日下啊····唉唉唉,三牛庄恕,元旦快乐!”

“同乐同乐!”

而在沙发上吻得如痴如醉的某两人,终于有点理智的停了下来,不理智的事就留着回家去作吧!明楼是这样想的,他看着他的小远,面色羞红,秀色可餐,真是美呀~~~~~~~

然后深情的说道:“小远,我爱你,还有元旦快乐。”

“恩,元旦快乐。”凌远也娇羞的回道,脑海中突然间想起了平安说的砸核桃的事,顿时火气一下子又升了起来,直接美目一瞪开骂道:“听平安说你整个一下午就窝在房里,连孩子都不管了,由着他们在砸核桃!天下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万一砸到手了怎么办!你是不是存心给我添堵啊!”

说罢起身,气势汹汹的夺门而出,身后的明漏被骂的一脸懵逼,然后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通那不贴心的大儿子,忙屁颠屁颠的跟在老婆的后面,喊道:“小远,等我啊,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是我不该让小朗他们吃核桃,你别生气了好吗···小远!!!!!!!!!!!!”

于是第一医院的大走廊上,又出现了喜闻乐见的明长官苦哈哈的追着他们的凌院长满世界的跑,求饶告罪,真是精彩纷呈啊!!

当天晚上,凌远愤怒的一甩门将可怜的明楼丢在卧房,自己抱着小夜子牵着小朗,睡在孩子们的房间,一夜好梦,元旦快乐。

评论(2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