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番外篇——别离(七)

番外篇——别离(七)
凌远生日的那天,天气意外的好,晴空万里,暖阳倾洒而下,透着阵阵暖意,就连风中也带了一阵温暖的气息,让人打心坎的欢喜。
可这其中,俨然不包括了明家,不包括凌远,不包括除明楼外的任何一个人。而明楼的精神在这一天也出奇的好,脸上的笑容一直没褪去过,比今天的寿星凌远都来得更加的欢乐喜气,可这却更让人感到悲伤和心痛。
为了他的小远,他必须要以最好的精神状态陪着他,陪他度过最后一个生日,他希望能在自己走前,再看到他的小远那开心的笑容,那让人心动的温柔。
身上穿着的是事先准备好了的礼服,可如今穿在身上,竟显得那样的空荡,就好像挂在身上一样,别的人看得都哭了,可明楼却自嘲的笑笑,带点得意的说道:“都说我胖,现在总没人说我胖了吧,小远,是不是?你觉得好不好看?”
凌远他紧咬着唇,心里被悲伤绝望充斥着,可他不能哭,他想让明楼高兴,不想再让他为自己担心了。
颤抖的伸手给他理了理领口,面露微笑,异常温柔的违心说道:“好看,不管你穿什么,都好看。”
明楼笑了,眼中柔情四溢,他不需要人扶着,他撑着身体看着眼前最爱的人,看着他强颜的欢笑,还有眼中隐藏的泪光和伤心,心一疼就将人轻轻的拥入了怀里,紧紧的抱住他,哄道:“好了,别哭了,小远,不想笑就别笑,我不会介意的,只要你陪在身边,我明楼就很高兴。听话,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是大寿星,别哭了,好吗?陪着我一起去吃饭,吃完咱们还要照全家福,好不好?”
“好。”凌远的一句好,让明楼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他只要凌远扶着,紧紧的抓住的他的手,不松开,他舍不得再松开了。
客厅内,齐齐的坐满了人,都是他们的亲人,有他最爱的姐姐和弟弟有孩子们,还有他最亲密的兄弟和朋友,分成了了两大桌,桌子中间摆放着一个高层大蛋糕,插着六根蜡烛,预示着他家小远的六十大寿。
他本想让生日宴会来的更隆重盛大,他要将所有认识的人都请来为他家小远庆贺。可现在,一切却不得不简单起来。一切都是天不随人愿啊····
明楼携着他的小远坐在首位,看着他们,眼睛也渐渐湿润了下来,却愈加的温和。
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能在这样的场合和大家相见了,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明家四姐弟还有贵婉曼丽谭宗明荣石凌欢韦三牛庄恕他们坐在一桌,王行一平安几个孩子们坐在一桌,团团的围坐,气氛却异常的压抑和凝重,没有人说话,就连平日最闹腾的明琛明霑几个半大小子都静默拘谨的端坐在位子上,眼里都透着伤心和难过,就更别提其他的人了。
倒是凌远怀里的凌如松,小家伙十分耐不住性子的伸着小手就想抓桌子上的碗勺筷子,咿咿呀呀的叫着,笑的异常的灿烂可喜,小身子不停地在扭动,还煞有其事的看着明楼,滴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转了转,张着手就想抱抱,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可明楼现在哪能能抱得动,无奈又宠溺的柔柔小家伙的头毛,戳戳他的小脸蛋,好笑的说道:“这小家伙,打小就没个定性,以后准是个淘气鬼。小远,你可得好好管管他,别让他太胡来了。”
小家伙估计是听懂了话中的几分意思,知道再说自己的坏话,小嘴顿时撇了起来,泪眼汪汪的钻进凌远的怀抱,十分委屈的抓着他小爷爷的衣服哭了起来。
瞧的人真心疼又好笑,这样子还真有几分当年小奶猫闹脾气时的样子,让明楼心一动,还难的起了小心思,伸手作势又要在那小脸蛋上捏上两下,却被凌远抱着躲开了,美目凉凉的瞪过来,吓得明楼的手尴尬的落在中间,干笑道:“小远,你可不能这么的宠这小子,我还没说什么呢就晓得用哭来博同情,鬼机灵的很,以后还得了。呵,就让我抱抱,行不?这可是我大孙子,我哪舍得在弄哭他。”
见凌远美目还瞪着,心里一咯噔,习惯性的讨好笑道:“别这样瞪着我,小远,来,给我抱抱,就,就一次。”
说完就伸出双手,一脸希冀的看着他家小远,凌远踌躇了片刻,才满目担忧不舍得将小家伙放到了明楼身上,还顺便给哭哭啼啼委委屈屈的小家伙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儿。
谁知道小家伙一到明楼的怀里,身子扭动的更厉害了,哇的一声撒天的哭起来,伸着手就朝着凌远这边扑过来,小胖手还十分委屈的打着明楼的脸,眼泪还像断线的珠子,吧啦吧啦的掉个没完,可伤心了,让人又是心疼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明楼故作恼怒的摸摸有点肉疼的脸,旋即将闹腾不休哭哭啼啼的小家伙身子扳了过来,虎下脸原本还想骂这小子一顿,却在看到那一双泪汪汪清透透的大眼睛,无辜又委屈,让他一下子想到了他的小远,每次认错偏不服输的时候,露出的就是这样的一对眸子,看的他真是心疼死了。
眼神一下子又温柔了,宠溺的笑了起来,又拉起哭啼的小家伙的小胖手,非常讨好的朝自己脸上拍打着,嘴里讨好的逗弄道:“好好好,都是爷爷的错,爷爷不该说我们松松,都是爷爷的错。再说了爷爷又不会吃了你,哭成这样还不让你小爷爷以为我欺负了你,我可担不起那个险呢。乖孩子,别哭了,爷爷抱抱,乖···”
小家伙听得似懂非懂,大眼睛里面还是闪着泪光,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说变就变,高兴地抱住明楼的脖子,咯咯笑了起来,小胖手还抓住明楼的头发使力一拉就往口里塞,还兴奋的嚷着:“妈妈····”
“·······”
明楼满脸的黑线,头一撇就想躲过小家伙的虎爪,可小家伙不依不饶的把魔抓伸了过来,一拉明楼头一疼,玩心却也起来了,陪着他又一躲那虎爪又伸过来,祖孙俩一来一回玩了好几遍,还乐不思蜀,看的大家都有点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就连凌远的脸上也挂起了今天的第一抹真心的笑容,又温柔又好看,一时让明楼看呆了,结果就是被那只小胖手抓了个正着,猛一扯,疼的明楼泪都要流出来了。
这兔崽子,力气还真大!!心里暗骂道,下一秒,就见他的小远温柔的从手上接过小魔王,笑骂道:“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一般见识,你还真是越活越缩了。”
“呵,陪我孙子玩,我乐意。小远,别说这些了,咱们的老寿星,赶紧,吹蜡烛,要不然菜都要凉了。”明楼一脸明媚的笑道,眼里带着光,柔情似水,看着凌远。身旁的明镜也擦擦眼中泪,笑道:“是啊,小远,赶紧着,今天你可是我们的主角,吹蜡烛许个愿,咱们就开动吧,待会儿孩子们还有礼物要送给你呢,时间可耽搁不起。”
平安也过来接过孩子,笑着说道:“爹爹,您就赶紧许愿吧,爸和我们都还等着你,难道您老是害羞了吗?”
这话一落下,自然遭来凌远一记狠瞪,然后看看明楼,又看看大家,大家的眼中都闪着笑意还有一丝祝福,凌远的心也温暖了下来,他回眸深深的看了一眼明楼,然后对着蛋糕双手合十,闭上了眼许下了他最期望的却不可能会实现的愿望。
睁开眼,和大家一起将那六根烛光闪闪的火苗吹灭了,周围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一片祝贺声。而他的手也被明楼紧紧的握在一起,相视一笑,无限柔情。
还不等他开口说话,一个小家伙就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仰起头,非常得意的说道:“伯伯,我知道您许的什么愿!”
说话的是明台家的二小子明霑,别看只有六岁可却淘气的很,成天摆着一副狐狸笑吊儿郎当的样子跟他爸一个样,让明楼看着真是堵心,可却也勾起了他心底最大的好奇,目光灼灼充满爱意的看着他家小远。
凌远微低着身子,揉揉小家伙玩的有点凌乱的头毛,温柔又和蔼的笑着问道:“那你说说我许的是什么愿?”
“您许的是祝我大伯伯福寿安康,长命百岁的愿,明霑也祝福大伯一定能好起来!伯伯,您别再伤心了,大伯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软糯软糯的吴家小语,眉眼间带了几分曼丽特有的灵秀,还有一丝稚气未脱的奶声,看着那双黑亮亮闪着光的大眼睛,凌远眼底的笑容温柔的快溢出来了,他抱了抱小家伙,有点感动非常诚挚的说道:“霑儿真聪明,谢谢你。那伯伯就承你的吉言,相信大伯一定能好起来。好吗?”
明霑重重的点头,脸上挂起一个灿烂的暖人心的笑容,高兴的答道:“嗯嗯,伯伯,您别担心了,也别哭了,咱们一起等大伯好起来,好吗?”
“嗯,好。”
孩子的话,让现场的气氛有了一丝宽慰和祝福,或许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中,最大的愿望也如凌远那般,那就是希望明楼一切能好起来。
哪怕,知道这希望微乎及微,所以没人敢说,却不料让一个小小的孩子当众道了出来,这真是让人欣慰和感动。
明楼也笑了,又拉着他家小远,眼睛在几个孩子身上落下,带点聊侃的说道:“行了,别干愣着了耽误大家的时间,赶紧送礼物吧。还是说,你们几个没有给你爹爹准备生日礼物,这也太不孝了吧!我家小远,也太可怜了吧!赶紧送上,我也有礼物送你们爹爹呢!”
明楼信誓旦旦的说着,眼里带着笑,心情甚是愉悦,精神也好似好了很多,竟透着一丝反常的味道。
凌远他们不敢往下面想,下一秒就见平安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他的手上拿着一本书,走到凌远的面前,呈送上去,他的眼里盛满了爱意和尊敬又带了一份慎重,说道:“爹爹,这是您在医院工作期间所有的手术记录汇编成的书,是您这么多年来致力于医疗事业所做出的贡献,是您所有心血汇聚的结晶,是值得我们全体医务人员学习探讨的楷模。今天在此我献给您,祝您生日快乐,一生健康。”
平安是闪着泪花说完这句话的,他明白自己爹爹最看重的是什么,最爱的是什么!他致力于一生的医学,将会由他们继续走下去,传承下去。
凌远握着手上的这份极具重量级的书,翻开书,看着里面一台台耳熟能详铭记于心的手术,他的眼中泛起了一丝怀念和自豪,为自己更为儿子,看着平安,温柔的一笑,道:“谢谢你,平安,我很喜欢。”
他是真的喜欢,眼里都闪闪发光的像星海般灿烂,让明楼情不自禁的握住了他的手,不忍放开。
下一个就是明朗了,明朗有点害羞的拘谨的走到凌远的面前,对他的爹爹,他不及大哥那般亲近和爱戴,甚至带了点疏离,虽然这些都是因为他自己造成的,是他自己一次次的推开了那人的关爱和疼惜,让那份近在咫尺的亲情渐行渐远,才有了如今的局面。
可他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在他爹爹被他气的心脏病复发命悬一线的有时候,在他爸爸那一记沉重的巴掌声下,更在和念念朝夕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他渐渐认清了自己的错误和心底最隐藏的自责和后悔!
他明明是那么的爱他爹爹,那么的爱!为什么却要那样的对他····
明朗眼里带着泪光和愧疚,他的手里没有什么东西,可他的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诚挚和沉重还有歉疚,当着所有人的面,他竟那样直直的跪了下来,看着凌远,眼中是从未有过的认真和坚毅。
凌远呆住了,或许是多年来的关系冷漠僵硬,面对这样的儿子,他竟有些慌乱和无措,这么多年来,对这个儿子,他真的太累了,也毫无办法。
其他的人也有点呆住不知其意,却又多少理解凌远此刻的心境,倒是明楼,嘴角挂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眼里也多了一份欣慰和赞赏。
在这样的场合下,能当着众人的面,给他爹爹来个这样的的惊喜,真不愧是他明楼的儿子!!
“爹爹,对不起,我为我以前所说的一切话所做的一切事,向您道歉。是我自己太混账了太不懂事了,我不该那样的说您!不该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从不为您着想,我才是那个真正自私的人!爹爹,我不求您原谅,但我愿意用我以后的一生都来保护您,照顾好您,弥补当年那一段空缺的亲情。爹爹,请您在给我一次机会,再相信我一次,好吗?”
明朗的话很真挚很沉重,一字一句的都落到凌远的心上,看着从未有过这般表情带着负罪感的儿子,还有那眼中蕴含的浓浓的歉意和愧疚,凌远心软了,或许他的心从来就没坚硬过,他盼着的也终是这一天。
他的脑海中忽然的忆起了当年,初次见到襁褓中的小奶猫的那时候,想起了抱着他一夜夜不停歇的哄着他入睡喂他吃奶的那时候,看到了他牙牙学语一步步跌跌撞撞的迈着小短腿扑到他怀里的时候,那份欣喜和骄傲,至今仍在心中浮现。他当然也就想起了,那一句让他这么多年来,无数次从梦里惊醒的那句话:“你既然这样的不喜欢我,为什么还生下了我!!我恨你!!”
从那一句话起,两人的关系开始一步步的远离跌至冰点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他就是因为太疼爱他的小奶猫,心疼他的体弱,所以就更加的希望他能学会坚强,对他就更加的严厉和苛责。可却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竟一步步的将孩子从自己身边推开,离他越来越远。
是他,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他当时能多给孩子一些温暖,不那么严厉的话,不那样冷漠的话,不那样强硬的将人送到美国的话,就不会引出后面一系列的事了!
“小奶猫,你知道吗,爹爹这辈子最高兴的事,就是看到你的那一刻,那样小小的你,抱在我的怀里,你知道那时候我的心有多高兴吗?你是我用命博出来的孩子,是我一生的希望和期待,我又怎么会怪你?这些年,是爹爹对不起你,我当年不该那样的强硬和坚决,不该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国外,明明自己就是一个害怕孤单的人,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孩子也尝到那份滋味。小奶猫,对不起。”
“爹爹···”
凌远说的很轻也说着很柔,他唤着明朗好多年没有出现的小名,那个小小的就像小奶猫一样带着希望和祝福来到这个世间的孩子,他如何能气的起来。
抱住明朗,这个迟来的温暖的怀抱,将父子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这是凌远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明楼看着欣慰,这样美好的期盼已久的事发生了,他应该高兴啊,确实,他确实很高兴,为小远为他的小奶猫,可为什么他的心竟颤抖的这么厉害呢,他竟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他怕是,再也无法熬过今天了···
明楼脸上笑着,越来越柔和和温暖,带着一些快要离去的缕缕透明,是幸福,还是不舍?

 

大家得帮我想想 咱们家小夜子该送很么礼物好?明暖和明楼的礼物都想好了,就剩了个小夜子的,必须要有意义哈,不然就接不下去了~~~~~我真是操心操到这地步,也真是令人佩服~~~

评论(8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