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独倚危楼

夜,黑沉沉的,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望不到边。

在一个幽暗的仿佛随时可能吞没你的小巷子里,他看到了明台,手举着枪对着他,颤颤发抖,目光惊慌害怕甚至是恐惧,就好像有一个魔鬼的声音在明台耳边时时凶狠的催他,可明台却始终不敢对着他,对着他大哥,开出那一枪!

“开枪,杀了他!”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开枪!”

“我做不到,我不杀人!!”

“大哥救我!”

可枪最终还是开出了,砰地一声,明楼猛地从梦中惊坐起,后背一片冰凉,看着眼前的一切,熟悉的办公室,熟悉的桌椅摆设,他的心竟一时惶然起来。

原来,是在梦中···

用手撑住头,抵住里面那传来的一阵强过一阵的疼痛,从未有过的担忧害怕甚至是恐惧都萦绕了上来。对未来,他竟突然间萌生了一丝怯意。

他怕明台会最终走上那一步,会一次次的陷在那危险当中,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他怕自己到时候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他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弟弟,一步步的朝着那毫无希望的计划中走去,去送死,而他却毫无挽救之力!

他更怕事情会朝着自己不能掌控的方向发展,会逼着自己一次次的拿兄弟家人的命做赌注,却只能拼命的接受,进行下一步!

他越来越恨自己,为什么要将明台牵扯进来!为什么竟会答应那疯子的要求,布下了这么大的一个局!

可,现实是,他必须逼着自己一步步的走下去,直到那一刻··

听到动静的阿诚忙跑了进来,看到明楼苍白的脸色,眼中痛苦的挣扎时,心蓦地一疼,更加的担忧起来,问道:“大哥,没事吧?”

“没事,把药给我。”明楼轻轻的摇头,眼中的痛苦分毫不见,他急切的想要摆脱那磨人的头疼。

   阿诚听了忙拿出药,又递了杯水过去,紧张的看着明楼,可明楼却在将药准备吃下的那一刻停了下来,眼中闪过一道踌躇,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竟将药送还给阿诚的手中。

半响不发一语,脸色愈发的难看,惨白无血,这让阿诚看得更加担忧和不解,忙问道:“大哥,怎么了?”

明楼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摇头,然后用手抵着头,强忍着那阵头疼过去,却丝毫没有发现身旁阿诚那越来越担忧和心疼的表情,还有一丝隐忍的悸动与痛楚。

他大哥在担心害怕什么,他焉能不能,更何况还有梦中那一声低沉含着恐惧的叫声。这让阿诚知道他的大哥也是一个人,也有着与常人无二的脆弱与害怕,这更让他想紧紧的抱住他,给他安慰给他温暖。

这个想法仿佛给了他一丝勇气,阿诚的眼神瞬间温柔了许多,他扶着明楼坐好,给他盖好被子,又忍不住将他那略显冰冷的手握住自己的手上,问道:“大哥,你是不是梦到明台了。”

这个举动让明楼一时愣住了,他不禁想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那其中饱含的温暖竟让自己在这个时候有了一丝贪恋,,他竟有点不想抽回来了,这也让他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不少。

眼睛静静的看着阿诚,似乎想从他的眼中看出什么,却见一汪湖水般清透的目光里浸满了抑制不住的关爱,竟还带了点“宠溺”?

这下明楼又呆了下,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吓到了,可阿诚方才的那话却使他来不及多想,眉心又紧紧蹙起来,有着一丝不置信,喃喃说道:“我,说梦话了?”见阿诚点了点头,目光微微的颤意,有后怕更有着担忧:“一想到明台要去孤身犯险,我就睡不着觉。”

语气中带着几分自责,作为一名合格的特工,必须要做的便是任何时候都要伪装好自己,不管是人前还是背后,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有彻底的伪装好了自己,才会在将来赢得最后的胜利。而说梦话,无疑则会让这胜利上染上一丝不安定的因素,万一被有心人听到了,后果不堪设想。

他已经有多少年没在说梦话了,可自从明台被疯子带走后,他就一夜夜的寝食难安,担心受怕,他甚至怕了黑夜的来临!!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怕也只有尽量的为明台铺好路,尽量的为他清楚前方的障碍,后来的,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阿诚似又感应到明楼心中的颤意和害怕,又握紧了他的手,眼神拳拳的柔情,安慰道:“大哥,相信明台,他一定会自己闯出来的。”

或许是阿诚的话还有那一丝触手可及的温暖,让明楼紧绷的心稍微松了一下,“是啊,是得一步步的走过来,明台必须学会开第一枪。”而他却不得不接受,这第一枪,竟是他和疯子共同逼得明台去开的!!

言即此,明楼仿佛十分疲惫的撑着额头,心情异常的沉重,思虑过甚,竟连腹部也隐隐抽痛起来。

明诚见状,忙扶着明楼重新躺下,给他盖好被子,哄道:“大哥,时间还早,你在睡会,我在这守着你。”

“恩。”明楼淡漠的目光中也流露出一丝温情,又实在提不起精神说任何的话,侧着身子,手在被子里捕捉痕迹的安抚着腹中的孩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唉,这孩子,还真是来的不是时候····

 

而另一边的明台与自己的生死搭档于曼丽相处几天后,发现她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她是一个忧郁的女孩子,原来她竟也有笑的温柔婉约干净的仿佛不带任何的杂质。

只是这份笑容,却越来越让明台心疼起来,她的笑容虽是温柔干净的,却总像是罩着一层轻纱,时不时的露出哀伤还有沉重的犹如死灰板的绝望,这让明台的心又震撼了。

突然有一天,心生一计,第二天就端着一份计划书去找王天风了。

办公室内就王天风一人,明台恭恭敬敬的将计划书呈送到他手上,王天风一丝疑惑,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我拟定的生死搭档学习计划表。”一脸正气,理所当然,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不合适之处,端正的站姿,又似在向王天风留下一个好印象,为自己的计划加分。

王天风一皱眉,抬头看向明台,虽有不解,却还并没往歪处想,将手上那所谓的计划书丢在茶几上,端起一杯茶,慢条斯理的说道:“你的计划表是由学校来制定的,而不是由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

拿起杯子就去办公前又添了点水,身后就响起明台那仍振振有词的声音:“特殊人才,应有特殊待遇。”

王天风一声冷哼又有点好笑,直接回道:“你以为你很特殊。”

“不是我,是于曼丽!”

明台的这话,倒是引起了王天风的兴趣,他回头看向明台,听着他继续说道:“于曼丽是个女孩子,资质一流,可是很忧郁,很不开心。作为她的搭档,我希望可以改变她的状态,让她每天都过得很快乐。”

王天风听得似很满意,喝着手上的开水,又问道:“你的新计划我没空看,你说来听听吧。”

“其实很简单,只要老师一句话。”明台无辜的小眼神看着王天风心中忽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不过他仍是挺好奇的,鼓励道:“好,你说吧。”

“我想带于曼丽去维也纳···”这话一出,王天风心中突然间被吓到了,噗的一声,将嘴里还没消化下去的开水全部喷了出来,烫的他的嘴里都差点起了水泡。

他,他真不敢相信这是从明台嘴里说出的话!一时无语,又被呛得咳嗽了下,忙掏出手巾擦了擦嘴,回转身掩饰下自己的尴尬和隐隐升起的怒火。

“你刚才说,去哪儿?”王天风明知故问,他想再给明台一次机会,不要再让自己从他的口中听到如此白痴的问题!!

可明台俨然没发现他老师的怒火,反而很嫌弃的翻了下小白眼,十分义正言辞的说道:“维也纳!我答应过老师再也不会当逃兵,我就是带于曼丽去一趟维也纳一个星期就回来。钱的事您不用担心,准假就行!”

王天风的脑袋似乎一时还没转过来,他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控制着自己,继续问道:“你,你,为什么要去维也纳呢?”

“度假。”明台回的很干脆,脸上挂着笑盈盈却让王天风非常刺眼的笑,道:“我想带于曼丽去维也纳度个假,短暂的度假可以让我们彼此更加了解促进感情,建立良好的友谊和信任,有利于今后更好的开展工作。”

“所以你就打算带她去维也纳。”

“是。”

王天风反问道:“那,为什么不去巴黎呢?”

“法国气候太阴冷了,现在是维也纳最美的时候,还可以滑雪。我们家在维也纳郊外有一栋别墅,念中学的时候,每年寒假和暑假我都是在那里过得,从经济的角度考虑,去维也纳比去巴黎要划算的多!”

明台说的很高兴,兴致勃勃又带了一份讨好的笑容,可他的这番话丝毫没有打动王天风那颗古板的心,他终于忍无可忍的勃然大怒,直接将那份所谓的计划书狠狠的朝明台脸上丢去,怒道:“够了!够了!!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这里不是灯红酒绿的百乐门,也不是你来去自由的跑马场,这里是军校!!去维也纳,你是不是疯了!我看你像维也纳!!”

“我像囚犯!”明台毫不示弱的怼道,他的脸上笑容已没有,怒气冲冲的瞪着王天风。

“你是军人!”

“我知道,您就是想再一次告诉我,我没有自有!”

“有!你有,你是有节制的自由!军队有纪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王天风怒不可遏的骂着,他是真想敲破这小子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是不是他平时太惯过头了!!还想去维也纳!!真是一派胡言!!

“纪律是认定的,纪律是死的,人是活的!”明台吼道,目瞪前方,丝毫未有退缩的痕迹!

王天风真是气得老血都要喷出来,看着这个一点都不受教的臭小子,他是真的无法想象这人竟是那条毒蛇的弟弟!!

“纪律就是纪律,没得商量!出去!!”直接下了逐客令,这回王天风再也无法忍受了,眼不见为净!!!

谁料明台一声不吭的蹲下来,将被丢到地上的学习计划一张张的捡起来,这更让王天风气不打一处出来,一脚踢过去,狠狠的斥道:“还敢捡!我让你捡!!”

明台一股子不服输不平愤怒的站起来,挺直着身子就是不看一眼那王天风,下一秒趁他不注意,忙又捡起地上的计划,一溜烟的跑了!!

王天风看着那绝尘而去的背影,气得他吼道:“你给我回来!”

可哪儿还有了那臭小子的身影,王天风气得心一刻也平静不下来,想起那维也纳,恨恨的嘟囔了一句:“维也纳,我还没去过呢!”

那条毒蛇,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弟弟啊····

评论(3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