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你,你,你叫我什么?”说这话时,欧阳懿眼中带着醉意,可他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清醒,他一次次的追问“你叫我什么?”

“我可没叫你老欧啊,我一直喊你欧阳。”江德福连哄带安慰道,这些年来欧阳懿他经历了什么,他比谁都清楚。只是,他没想到欧阳竟会变成这样!当年的那个不可一世满腹才学的欧阳懿,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江德福的心中,蓦地升起了一抹沉重的悲凉,为欧阳,更为被这个时代所毁了的人。
“你什么玩意儿啊!你干吗喊我欧阳!欧阳是谁呀?”欧阳懿怒道,眼眶微红,泛着泪水,却强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身旁的安欣忙拉住他的休息,解释道:“他,他喝醉了,喝醉了,没事没事。”

江德福却很理解,他看着眼前的欧阳懿,想安慰他,却更担心自己的话会勾起欧阳懿更大的反感与怒气,在欧阳懿的催促下,忙又给他倒了杯酒。

一旁的安杰也悄悄的问安欣道:“喝这么点他就喝醉啊··”看着好似已经醉的不成样的欧阳懿,她又来了一句:“我看他不像是喝醉了。”

“什么不像啊,这么喝下去,一会儿该发酒疯了。”话未尽,又听到她丈夫欧阳懿锲而不舍的问江德福道:“你告诉我,我叫什么?”

江德福听了,看了一眼安杰,迟疑了一下,说道:“你叫欧阳啊···”

可他的话仍不得欧阳懿的满意,“什么玩意儿啊,你干吗叫我欧阳啊”
“怎么,不对啊?”

“当然不对了!欧阳是谁啊,欧阳我也不认识啊!”欧阳懿的脸上八分的醉意两份痴狂,他不断的说道:“我不叫欧阳,我叫老欧!记住了吗!”

可他的语气中却不含任何的满足,反而带着嘲讽,嘲讽自己这几年来所受的一切苦,嘲讽与作践生生将他一身的傲骨给折磨没了,现在的他,连他自己都讨厌!他甚至,快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名字,他的名字是欧阳懿!!

江德福连连点头,一个劲的答道:“记住了,记住了,这次记住了。”
“真记住了?”仿佛不相信的又一次问道:“我问你,我叫什么?”

这回江德福可学乖了,立马信誓旦旦的回道:“你叫,老欧!”
“哎,对了,叫老欧,干了!”欧阳懿的脸上又浮现了一丝笑容,眉间却紧拧着怎么也松不开的愁云,他仍是不高兴。

偏这时,德华又从厨房端着菜出来,放在桌上,欧阳懿又向她问道,“你,叫我什么?”
“我教你姐夫,叫你欧阳。”德华理所当然的答道,笑容挂满了面容,谁知道,这一语落罢,欧阳懿登时一拍桌子怒道:“混账!谁叫欧阳!刚给你说过叫我老欧!”
“我哥再三嘱咐我们不能叫你老欧,要叫你欧阳···”江德华一脸懵逼的解释着,眨眼间就不自觉的把自家老哥买了,傻傻的分不清现在的状况,十分的纳闷。

“你别听他放臭狗屁!不听他的!听我的!我叫老欧,记住了吗!!”

“老欧,老欧··”江德华忙答道,心里仍是一团迷茫,不知道自己错在哪
这下,安欣再也忍不住了,脸色顿时冷下了几分,骂了欧阳懿几句又向德华解释道:“对不起,他,他喝醉了··”

言罢,一把夺过欧阳懿手上的被子,怒斥道:“老欧,不准再喝了!!”

可她的话犹如一把利剑般,瞬间刺破了欧阳懿所有的心理防线,喃喃的问道,“你叫我什么!叫什么?”

“我叫你老欧!!行了吧,老欧!!”安欣猛地抬高了声音,第一次毫无顾忌的怒道,眼里却盈盈盛满了泪水,看着丈夫,她心疼难过,她的心又何尝不是一样的,可现在是在小妹家里,他为什么就不能忍住呢!

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为什么!
欧阳懿被妻子这一顿骂给惊呆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就想一个委屈的孩子,眼眶瞬间红了,“你,你也叫我老欧了···”

说着微低下头,身子不停的颤抖,就如同他的心般,一个男大人就如同孩子般失声痛哭起来,声声泣泪听在安欣的耳中,更是如刀割般难受,落在所有人眼里,都不禁沉痛哀伤,气氛一时压抑起来。
“你,你也看不起我了,你也开始作践我了。我是,我是···”他抬起头,边说边哭的看着安欣,看着他最爱的女人,一遍遍的说道:“我是,我是欧阳懿!我是欧阳懿呀!!我是欧阳懿,我不是老欧,我是欧阳懿···”

终于说出了这句话,他是,他是欧阳懿!!!这么多年来,欧阳懿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自己还活着,他看着一圈人或同情或悲伤的面孔,心中最后的一道防线彻底崩溃,终于趴到在桌子上,失声痛哭起来,哭声落尽每一个人的心中。

这时,安欣强忍的眼泪也忍不住落了下来,眼前这个失声痛哭的人,是她一辈子的男子,是与她相守到老,在海棠树下许下诺言的男人,是与她鸿雁传书互诉衷情的爱人,是那个永远有着温暖笑意却又以张狂骄傲示人的贵公子——欧阳懿。

她抱住欧阳懿,听着那一句句仍轻喃的我是欧阳懿,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可她却不得不用她的温暖宽慰着她最爱的人,轻轻的搂住他,抱着他,安慰着他,看着他一点点的平静下来,安欣的眼中的温柔比任何一次都要来的更温柔。

这是我在《父母爱情》里面最爱的一场戏,欧阳在wen ge时期被打倒下放到小黑山岛,那种经历生生将一个满腹才识留学海外张狂骄傲的贵公子折磨成了一个谨小慎微到处看人脸色的老欧,现在平反了借酒发泄,才会一遍遍的问别人:他到底是谁?
这是欧阳懿的悲剧,更是那个时代的悲剧~
不禁想起了明楼,欧阳懿一个文化人都被迫害成了这样,真不敢想象明楼的原型,那27年的牢狱之灾他是怎么一天天熬过来的……

最后一句:父母爱情真是不错,太好看了~看着江德福安杰一路撒狗粮,还有欧阳懿安欣德华老丁等那么多可爱的人~~~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