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独倚危楼

翌日,明诚醒来的时候,天微亮,空气中透着清新和一丝寒意,他睁开了那一双睡眼惺忪的眸子,习惯性的伸出手想抱住记忆中的那个温暖身子,却不料扑了个空。冰凉的一片,让心头一阵疑惑,却又在此时听到了舆洗室那边传来一阵轻响,压抑着痛苦的声音。

顿时让明诚的心一惊,来不及多想,立马掀被而起朝那边跑了过去。门是开着的,只见他的大哥明楼此刻手撑着洗手台,弓着身子微微颤抖,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见他拧开了那水龙头,任清水洗去那一池得污渍。

然后抬起头,看着镜中惨白的脸色,还有胃里一阵阵闷痛,眼中划过一道茫然。

久久不语,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回头一看就见明诚那一双紧张又担忧的眸子看着自己,心一暖又笑了起来,安慰他似的说道:“大哥没事,别担心。”

可他这话明显没有安慰到明诚,更别提那惨白的脸色上那一道更苍白的微笑,让他看了更是担忧心疼。

明诚一脸不相信,怀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明楼,就像要从他身上看出个洞,他到底还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没事没事成天用没事来糊弄他,真当他是小孩子吗!!

望着苍白地近乎透明的明楼,明诚心里一阵钝痛,更多的却是生气!气他对自己的不信任,更气自己为什么到现在才发现大哥的不适还让他一人独撑着,由着性子乱来!

这回他决定再也不会听从大哥的安排了!他就是绑也要绑他大哥去医院!哪怕再惹的他不高兴,他也绝不退缩!

明诚阴沉着脸,却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转身倒了杯水递给明楼,扶着他回房间。然后一言不发地穿戴好衣物,再没有看明楼一眼便出了房门。

明楼无奈地笑了笑,带着些许宠溺,看来是真生气了。看来他们家阿诚是真的长大了,竟然还会甩脸色给自己看。可为何他心中突然间有了一种被青春期儿子厌弃的失落感呢?

好在那小子还有点良心,没有自己一个人先上车,立在外边就像铁面门神般守着他,又扶着他下楼梯,直至上了车。

车上,明诚也一直未说话,却从后视镜中悄悄的瞄着明楼,看着他靠着车背,神情疲惫,一双眼睛看着窗外,不知在想着什么,怔然不语,这让明诚心中的担忧更甚,可他却毫无办法。怕也只有到达了那个地方,才知道他大哥到底怎么了?

于是他加快了车速,平稳而专注的开着,可车的方向却并不是朝着新政府办公室那开,而是驶向了另一边,终于让明楼心生诧异忍不住问道:“阿诚,你这是要把我带到哪去?”

“等到了,您就知道了,放心大哥,我不会害您的。”

云淡风轻的说出这一句话,然后继续开着他的车,大有不理会他的意思。听在明楼的耳中,尤为生气,他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冷冷发怒,道:“阿诚,我再说一遍,给我转回去,不要逼着我发火!”

谁知道明诚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应道:“大哥,您身体不好,别总发火了。还有办公室那边,我已经替您请了一天假,您放心,不会有人说您的,您就好好休息吧!!”

“你!!!!”

明楼被这话气得脸色更白了,头也微微疼了起来。又是不经自己同意私自决定!连敬语都用出来了,这小子是真的不怕气死自己吗!知道他身体不好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气他!难道昨天的事,他一丁儿记性都不长吗!

明楼很不明白,很生气,却也猜到了他心里所想,他大概知道了将要去哪。心里顿时暖了几分,却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最后只好眼不见为净,闭着眼睛,再不看一眼明诚。真是气死他了!!

明诚见了,偷偷的一笑,目光一下子温柔了许多。

车果然是在苏医生诊所门前停了下来,明诚下车,打开后车门,笑盈盈的伸出手恳请明楼下车,却见他的好大哥丝毫不领情的冷冷瞪视过来,推开自己的手,愤然朝着诊所走去。明诚无奈的一笑,紧随其后而去。

因为是早上,诊所得病人并不多,除了几个护士穿梭其中,给病人打针上药外,也没其他人了,气氛倒是安静。

明楼心里松了口气,这诊所并不是他第一次来,苏医生与他们之间也不仅仅是普通的医生病人关系,更夹杂友情及更深一层的联系。

从他俩踏进诊所的第一步,苏医生就看到了他们的身影,心里虽起疑,表面上却笑盈盈的迎可过来,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下,最后落到明楼那异常苍白的脸色,面露担忧关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明楼点头,笑了笑,也没否认很礼貌的说道:“确实是有点不舒服,麻烦苏医生了。”

“嗯,不麻烦,怎么你们姐弟俩都这样见外,还真不愧是亲姐弟。”苏医生笑着说道,就领着明楼入前面诊室,明诚也想跟着进去,却被他大哥狠狠的一怒瞪,然后当着他的面啪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只留下明诚干瞪着这扇门,却不敢在推开这扇门了!他大哥怎样的性格,他比谁都清楚!已经在老虎身上拔了一次毛了,他再没勇气敢拔第二次了!

认命的守在一旁,坐在空着的椅子上,静静的等候他家大哥出来。

诊室内,苏医生摸着明楼的脉象,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好似不相信般,又一次的探了探脉,表情越来越复杂,看得明楼的心都不由的沉了下去。

小小的诊室内静的吓人,只听得到俩人的清浅地呼吸声,每一秒时间的流逝都让明楼心里的愈发的不安,“苏医生,有什么问题,你,你……直说就是,我受的住。”声音极轻,却带着自己都未成察觉的颤动,他怕,他怕结果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他怕自己的情况是真的不好?更怕自己会壮志未酬而早早的撇下这个世间而去。

那大姐,怎么办?明家,怎么办?

可他却怎么也想不到,苏医生带给他的消息竟是那样的让他震撼惊奇,甚至是不敢置信。

“……”苏医生望着明楼欲言又止,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明楼的情况让她着实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犹豫了半响,最后还是不得不说道:“明楼,你得有个心理准备。你这,不是病,你是怀孕了。”

最后三个字让明楼的脑中霎时一片空白,他的身子瞬间紧绷起来,在外人面前永远以冷静强大深不可测著称,几乎是完美的代言词的明楼,第一次显得紧张慌乱起来!

怀孕?!这怎么可能呢!他不是男人吗!!他想到了两个月前的那次,想起了最近身体种种的不适,突然间恍然大悟了!男人孕子,何其的荒谬!可这样的事,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兵荒马乱,到处都交织着战火与鲜血的年代,自己的生命都尚不可知能活到几时,他又岂能将一个无辜的孩子牵扯进来!!

可这个孩子,或许是他明楼这辈子唯一能有的孩子了?若没有孩子, 他明楼可以毫无顾忌的坚守自己的信仰按照自己的计划走下去,孑然一身孤独终老,他也认了。可如今呢,多了这孩子的牵绊,他怕是无论如何也没有那个勇气舍弃他了。

选择在这条黑暗的道路上前行,他已经对不起明家对不起大姐了!说到底,这孩子终究是他明楼的孩子!这就够了!

也许这孩子也是自己唯一能留给大姐,给明家的一个交代。明家,不能没有后。

明楼不愧是明楼,仅仅是一瞬的时间,他便已重整了所有的思路和心情,渐渐的平静下来,恢复了他特有的冷静。

  看着明楼那眼中渐复清明,苏医生就知道他已经想明白了,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为那个赢得了一线生机的孩子松了一口气。

    只是那苍白的脸色,和目光中点点的颤动,却让更加的心疼和佩服。这样的决定,这样的胆识,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得。这孩子能遇上明楼,也是他今生一大幸事。

“精神不济,食欲不振,这些都是怀孕过程中必须经历的。明楼,我知道这很辛苦,但仍希望能在保护孩子得同时照顾好自己。”

她与明镜多年相交情同姐妹,对明楼更是视如亲弟,如今见他这样,更是心疼,再三的嘱咐但:“你现在身体不一般,记得多休息别再操劳了。我会开一些药你带回去,按时吃着,度过这一段时间会好起来的。你知道了吗?”

温情款款,带着毫不掩饰的担忧与关心,就像他的大姐般,在耳边轻声的哄着自己,这让明楼心中一动,抬头看着苏医生,眼神温柔,满怀感激的说道:“谢谢你,苏医生。”顿了顿,又说道:“不过这事我希望苏医生能帮我瞒着,任何人哪怕是我姐姐,也请苏医生不要告诉她,我不想让她担心。”

“明楼,你···”

似是看出了她眼里的顾虑,明楼又笑道:“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还有谢谢你。”

说罢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装,就礼貌客气的走了出去。风度怡然,泰然自若,就好像方才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般,他依旧是众人眼中熟悉的那个明楼,一个没有丝毫破绽的明楼。

门外的明诚在听到那一声门响时,立马站了起来,看着明楼,见他丝毫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肯定还是在生自己的气!

他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他嘛,心里一委屈又看了看苏医生,满眼的担忧紧张,想要从她的眼里寻找心中的那个答案。

苏医生温和一笑,既然答应了明楼,那自是遵循着他的意思,看着明诚,安慰道:“放心,你大哥没事,只是近来劳累过甚,多休息即可。我已经开好了一些药,你回去多盯着他喝点就行了。”

“恩,好的,谢谢您,苏医生。”

明诚点头应道,心中的大石头算是落了地,欢喜的向苏医生道谢。下一秒,就看到他大哥明楼冷着脸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离开了,心里一着急也想跟着过去,却又没办法,随着苏医生,将取好的药包好,才匆匆忙跟去。

看着他眼神中闪过的紧张慌乱还有一道转瞬而逝的爱意,那错乱而去的步伐,身为过来人,她哪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了一股不安和无奈。

这孩子,怕是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他对明楼那不同寻常的心意吧。偏身逢乱世,再加上一个孩子,希望他们一切都能安好吧。

 

回程的车上,明楼面色沉静如水,依旧不语,手撑着头,目光有意无意的看着前面的明诚,晦暗不明隐隐闪过一些焦躁。

他的心里本就不平静,如今看着阿诚就更加的烦躁。接受孩子是一回事,该如何的面对阿诚才是今后的重中之重。他只怕到最后,连兄弟间的关系都会弄得很生分,出现隔阂。那将是他最不愿见到的。

难道他真的要接受他一向疼爱看重的弟弟,是他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这个事实吗!?他今后能坦然而面不改色的面对阿诚吗!大姐要是知道了,怎么办?万一这孩子智商不如他,怎么办!!他可真没耐性一次又一次的给他收拾烂摊子!想想明台阿诚小时候闯过的那些祸事,明楼心里就咯噔了下,不由得扶额叹息,而且连个倾诉人都没有,他怎么这么可怜啊···

越想越烦躁,脾气一点也不受控制的向外扩张,怒意升腾,让他有种想骂天的感觉!恨不得狠狠的揍那臭小子一顿!要不是因为他,事情会衍变到如今这不可收拾的地步吗!!!

真是气死他了!!!!

被身后那道强有力欲杀之而后快的视线紧紧瞪着的明诚,如坐针毡,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了,心里七上八下又一脸无辜委屈:他应该没做过别的什么对不起大哥的事吧!怎么他的怒气到现在还没消?记忆中的大哥,脾气一向是以温和冷静著称的,虽然人称毒蛇,可对家人,却是百分百的宽容与厚爱。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回头瞄了一眼自家大哥,想关心一下,可话还没开口,就在那恨不得灭了他的目光里,很没胆的咽了回去,然后继续委屈的开着车。

班自然是上不成了,明楼阴沉着脸的回到酒店,怒气冲天的将房门狠狠的关上了,将自己整个身心俱疲的身子埋在柔软的大床中,手不自觉的搭在腹部,生无可恋的望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他需要静静,他需要静静···

剩下的明诚,就只好傻愣在门口,想开门吧,不敢,想离开吧,又舍不得,最后只好靠着门背,抱胸而坐,露出小鹿一般可怜兮兮的目光,等着他的好大哥出来。

我楼楼好可怜,阿诚也好可怜···

评论(5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