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诚楼番外——清明祭(上)

独倚危楼番外篇——清明祭
1982年,明楼平反,当他从劳改所出来的时候,天方晴好,风轻云淡,吹在人身上,一阵阵暖意。
一个老人手提着两个老旧的行李箱,那一张沧桑的脸颊上布满了皱纹,带着历史的痕迹,他似乎老了很多,却依稀从那清明睿智深邃如海的眸子里,仍能看出当年的迷人风采。
他,便是明楼,一个让明家人盼了二十多年,终于能再相见的亲人。
他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一丝微笑,走了出来,在阳光下,看着周围陌生又熟悉的一切,眼中流露出一丝怀念和怅然。
二十多年了,外面的世界,依旧精彩,清平之像初显。可他却在这高墙里面被困了足足二十七年。今天,终于可以出来了,不知道大姐,明台,明晏,还有他的阿诚,都怎么样了?
天似乎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一声带着颤抖和欣喜的声音将明楼从沉思悲伤中带了出来,“大,大哥,终于等到您了。”
久未的称呼,让明楼的心一阵狂喜,他的身子不可控制的颤抖起来,他甚至不敢在回头,他怕这一切都会是他的一场梦,一场他做了无数次却在梦醒时消失殆尽的梦。
声音的苍老,却并不妨碍明楼从中听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那是明台的声音。明楼在这一刻,原本以为被磨成死灰的心又一次的燃了起来,嘴唇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缓慢的回头,他终于看到了那两个异常熟悉的在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身影。
那是他的大姐,还有明台····
大姐已经是那样的美,白发苍颜,依旧穿着她最爱的旗袍勾勒出她那绰约的身姿,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美丽如斯,多出的是一份更为柔和的温情与慈祥。
她虽是笑着,却眼眶微红,氤氲着一层水雾,即使是身在远处,也让明楼能感受到那一阵阵滚烫的热度。
那是他的好大姐,盼了三十多年才盼到他归来的喜悦泪水!明楼始终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可他的步伐却不由自主的朝那走了过去,看着那熟悉的身影,那微微颤抖却强自坚强的瘦弱身姿,时隔多年,明楼又一次在他最爱的大姐面前哭了,却又立马笑了,隐隐泪光闪烁,良久才镇定住心神,说道:“姐,我回来了。”
“恩。”直到此时,明镜才知道她的弟弟明楼,真的回来了!自上回巴黎一别后,他们已经整整三十年没有再相见了,那一年,阿晏才十二岁。她的弟弟,竟一下子老了这么多!她是多么的怕自己这一辈子再也看不到他了,怕再相见时就已经是天人永隔了。
这三十多年,她无时无刻的不在担心,担心明楼担心她的三个弟弟,她无数次的想从巴黎回来回到上海,却一次次的被人劝阻,到最后,她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失去了她的三个弟弟,她明镜究竟还有没有勇气在活下去。她真的不敢想象,他们兄弟为之奋斗一生的信念,到头来竟落到如此的田地!她甚至不敢将,将阿诚的死告诉明楼,怕他难过,更怕他心碎成绝望无法撑下来!
好在,现在明台回来了,明楼也回来了,一切似乎在往好的地方发展,只是···
后面的她不敢想也不愿在想,看着近在咫尺的亲弟弟,明镜紧咬着唇,目光微颤,手轻轻的抚摸着明楼已变得苍老且更加消瘦的脸颊,就如同在抚摸着失而复得的珍宝,反复的说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姐,谢谢您。”明楼也强忍着哭意,将一生挚爱且尊敬的大姐紧紧的拥入自己的怀中,久未的温暖,让他的心也渐渐的安定下来。
这感人的一幕,不止让明台感同身受,眼含着热泪,想说什么却又不舍得打搅这难得幸福的一刻,只是看着,心中狂喜,溢于言表。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他的身旁还有着一男子清俊儒雅,眼含着一池秋水清透无痕,却也透着点点的星光看着身前的那个老人。
他很熟悉却又非常的陌生,那是他的父亲,记忆中的他仅仅停留在小时候那几次短而仓促的会面中,严肃而凝重,仿佛带着无数的秘密,虽偶露几抹温柔,却又让人想亲近却不敢上前。反倒是他的另一位爹爹,时常的依偎在他怀里,听着他讲述大上海他们那段令人神往敬服的往事。
只是,那一别过后,竟三十年过去了,再相见时,已物是人非。他的父亲回来了,他老了很多。可他爹爹,却再也回不来了。
心里一阵悲恸,他想哭,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双亲为了guojia奉献了一生,竟得到了这样的结果!失去他们的童年,是何其的不幸与痛苦!可他却又不敢哭,他是明晏,是明楼的儿子,他必须坚强!
过了很久,明楼才松开了那个怀抱,目光转至明台的身上,看着他双鬓斑白,同样变得沧老的面孔,稳重深沉却又透着不同寻常的谨小慎微感,让明楼心中顿感悲伤和无力。
曾经的那个肆意潇洒永远开心耍宝的弟弟也被岁月渐渐磨平了锋芒,这么多年,想必他也一定过得十分的不易,好在他们都熬出头了。
阴霾散去,总会在见彩虹。只是,为何那个最应该出现在这的人,却不在此。阿诚,你···
明楼的心突然间被莫名的不安感笼罩着,他不愿去想那一种可能性,也不敢再往下想。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另一人身上。
看着那与自己有几分相像的面容,还有那一双闪着晶莹泪光却强自控制不让它落下来的眸子,那微颤的眼神和眼底一抹难以掩藏的孺慕和委屈之情,一下子让明楼猜到了几分,目光顿时温柔了许多。这,应该就是他和阿诚的孩子——明晏。
当年那个他用生命诞下的,看着他从小小婴儿成长到小少年的孩子,他竟一下子长这么大了。明楼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可此刻,却被满满的歉意和愧疚充斥着。他明楼这辈子无愧于家国,无愧于身上的那枚军徽,唯一愧对的就是自己的大姐还有眼前的孩子。
错过了童年,未能陪伴在他的身边,伴他成长,却将他丢给自己的姐姐。四十多年了,他们相处的时间尚不足以用月来计算。不管从何种的角度为自己辩解,不管他们是多么的身不由己,明楼都承认,他和阿诚,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他们的明晏。
眼里疼惜爱怜还有歉意与愧疚,都打动着明晏的心,虽有着委屈和不满,可此刻,他心中却只剩下了幸福,失而复得得喜悦。
“爸,欢迎你回家。”一声爸,让明楼心中倍感欣慰,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幸福的感觉。
回家的路上,明镜紧紧的握住弟弟的手,不敢在松手一下,对此明楼笑而不语,他知道他的大姐这么多年来一定是吓怕了,这次回来,他们再也不会离开她了。明晏紧挨着明楼而坐,难得紧张却又雀跃的挨着自己的父亲,感受那熟悉的温暖,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平静自得。
而明台则坐在前面,仔细来着车,朝着明家的方向出发,通过后视镜,看着自己的大哥大姐亲密的坐在一起,眼里也闪动着喜悦的泪光。
这一刻,他们等的实在是太久了。
所有的人,都刻意的没有去提及阿诚的名字,怕这一切好不容易回来的幸福,会一下子又崩毁了。
明家大院依旧是想象中的样子,尽管修饰良好,却让人仍看出了其中一点残破的痕迹。
五五年潘案一出,明楼受到牵连,兄弟被迫分离,明家也被查封,除了一些来得及收回的照片相册外,其他的东西竟都在之后动乱里毁之殆尽。日本人的走狗卖国贼hanjian,资本家余孽这种种的罪名,让明家一下子从大上海的风云世家跌落污泥当中,谁还会对有着这样身份背景得人家心存善意。明家大院,从此,也就成了一座空宅。
三年前,远在海外的明镜花重金买回明家大宅,又重新粉饰一新,所添家具无不与昔日相同。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让明楼让她的弟弟们能在回来时,有一个温暖熟悉的他们自己的家。
车在院子里停了下来,屋内传来一阵阵久违的欢笑声,看着从里面出来的那一张张熟悉或不熟悉的面孔,明楼一时愣住了,旋即被更大的幸福笼罩着,然后他听到他的儿子再次说道:“爸,欢迎您回家。”
“嗯。”明镜和明台也喜极而笑,簇拥着他们最爱的亲人回到了他们的家。

下一章就是写阿诚了😭😭😭😭😭

评论(2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