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重回二十岁


明楼抱着凌远,怀里的小身子仍在拼命的挣扎反抗,用手打着明楼,眼里惊恐含着泪水愤怒的瞪着他,反抗不过就在他胳膊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真是毫不留情!
明楼好笑的瞪着自己那炸了毛乱咬人的小爱人,脸上却不见任何的怒气,依旧宠溺非常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小老婆,那一双美丽的眸子里汇聚着一层泪水,可怜兮兮又委屈又害怕水汪汪,看在明楼的眼里,却是更加的可爱。
又是心疼又是担心,为了不让小可怜弄伤自己,明楼握住了他的手,再将他圈入了自己的臂弯当中,手抚摸着他的头,安慰着他颤抖的小身子,眼底满满的柔情和宠溺,看着他的小远,轻声的哄着···
“小远,想哭就哭吧,哭完了后我们家小远还是个好孩子,有我陪着你,别怕别怕,乖······”温柔的拍着小家伙颤抖的身子,连带着微笑,轻轻的哄着,声音异常的温柔,就像在呵护着自己最珍爱的宝贝。
对明楼而言,凌远也确实就是他一生最挚爱的珍宝,是他愿意用一生用几辈子去呵护保护的爱人!而现在,他的小远,还远没有之后的高冷霸气坚忍又孤独凡事爱强撑爱作死的性子,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还没完全长大还不成熟还没让世间的黑暗所染黑击败的孩子,他只是太害怕了,太接受不了被众人剖开的现实所以才会用嘶声的哭来伪装自己。
因为他心中爱着的那个爱人,还没有长大,所以他得好好的哄着,尽自己所有力的保护他,爱他,宠他,助他度过这段难熬的时光。他唯一庆幸的是,自己来的还不算很晚,一切都还能再挽救,他对自己有信心。
被当成小孩子般安慰的凌远,听着那人温柔的话语,那温暖的怀抱,温柔的声音,还有从他心中传来的那一阵让人安定的心跳声,不知怎地,他的心也跟着慢慢平静了下来,整个身子仿佛松懈了般,卸下了所有紧绷的情绪和包袱,他竟这样乖乖的任那人抱着,整间病房内除了凌远偶尔还抽抽搭搭的哭泣声,静默一片,没人再敢说话,也没人再打扰那个年轻陌生的男人,然后听着他款款说道:“小远,你记得吗?三年前,也是在这家医院里,你将一颗糖果送给了一个正在绝望哭泣的哥哥,那个人就是我。小远,那一天是我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就在那一天里,一场车祸,夺去了我挚爱的双亲,我最亲的人。他们是为了保护我而去的,那一天,让我感觉整个人生都崩塌了,没有光明,没有温暖。明明早上还温柔的唤着我起床的妈妈,还严厉的训我端正坐姿的爸爸,在一夕之间就没了!小远,你能明白那种感受吗?可就在那一天,一个宛若天使般的男孩来到了我的身边,递给了我一颗糖果,他那纯净阳光的笑容,让我在整片黑暗中看到了一抹阳光,那个人就是你,小远。那时候的你,笑的多么的灿烂阳光,是我可望而不可得的,我的人生里,从没遇见像你这般的人。是你拯救了我,没有你的那颗糖果,没有你的那片笑容,就绝没有我明楼的今天。对我而言,你——凌远,就是我心中不灭的太阳,时刻温暖着的我的心。”
明楼的话说的很长,更加的柔和,他的一字一句不止在众人心中一一回响着,带给他们心中的震撼,更让凌远的心也渐渐的宁和起来,心中的害怕和恐惧竟然一丝丝的都没了,身子不再颤抖了,哭声也渐渐消失了,他抬起头,眼里虽还有着泪花,却已带上了明楼所熟悉的明净漂亮,泪痕未尽的脸蛋上带了一丝迷惘和疑惑,进医院后第一次平静的问道:“是你,你叫明楼,为什么你会对我这么好?”
看到小可怜不在哭了,明楼心中也仿若守得云开见月明,心一下子宽亮了很多,再一听到他家小远这问话,他恨不得当场告诉他:因为你是我老婆啊!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可这话,他可不敢说也不会再这个时候说,他还是抱住小家伙,用手给他擦擦脸上挂着的泪珠,笑的更加温柔和煦如春风般甜蜜蜜,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凌远的问题,继续沿着自己的回忆说道:“那一天过后,我和我的姐姐弟弟就失去了父母,成为了孤儿。那之后我们就出国了,念书上学只为忘记这发生的一切痛苦的事。小远,三年了,或许你已经忘记了我这个曾经哭泣的哥哥,可在我的心中却没有一天的忘记你,你那温暖灿烂的笑容,在我脑中时时的回响。没想到,我们会在相见的这么快,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安排啊。”
在所有人包括凌远的目光中,明楼大言不惭的添油加醋极不厚道的美化了自己一番,心中暗暗自喜,如果是上辈子的明楼,在这个年纪,让他说出这话,是绝不可能的!那时候的他,或许也早就把那个有着灿烂笑容的小男孩抛在脑后了········
明楼很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骄傲,尤其是看到他家小远目光里的不置信还有感动时,内心的狂喜达到了顶峰,又在韦三牛周明他们目光中看到了同样神圣的光芒,心中就更加的高兴,差点因此而破功笑出来!
而凌景鸿也在初时的陌生疑惑后,在听到他的这番话后,终于与脑海中的一抹记忆重合了,他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你真是明楼?”
他其实不必问这话也清楚了,看到这孩子长相他就大致猜出来了,当年的那对夫妻,那对姐弟,那个伤心隐忍又坚强的少年,未能挽救他们父亲的生命,算是他凌景鸿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和歉疚,所以他也从未忘记过他们。
只是没想到,再相见时,竟是这样的场景,他抱着自己的孩子,哄着他的小远,动作娴熟的让人有点诧异,却又让人不感到一丝的违和感。这究竟是为什么?
明楼听到凌景鸿的问话,也小心的有点不舍的的放下自己的小老婆,态度非常谦恭有礼,深具大家风范,眼中满是敬意,非常诚恳的说道:“是的,我是明楼,凌教授。三年前我父母车祸重伤无人敢接手,只有您凌教授肯给家父主刀,虽然最后未能挽救双亲的性命,但是这份恩情我和姐姐一直都铭记在心,一直都想找机会谢谢您,凌教授,凌伯父,真的非常感谢您,也感谢小远!”
“你·······”明楼的话在凌景鸿的心中也掀起了一层巨浪,他竟一时不晓得如何回答才好,只是心中对这对姐弟更加的敬佩起来,真是难得的好孩子啊!
凌景鸿淡笑不语,眼中却流出的温馨和感激让明楼的心也安心了下来,这应该算的是第一次见家长吧,感觉真不错。
心里偷笑了下,然后又回到床边,将已经恢复正常不再哭鼻子爱颤抖的小家伙身子掰正,让他对视着自己的眼,用最能安慰人心最能让他家小远沉沦迷倒的温柔眼神动情的望着他,继续卖力的言传身教道:“小远,人的命运有时候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这个世界会卷着你走,身不由己。灾难降下来了,谁都挡不住。你是,我也是,你的身边还有许多爱你的亲人朋友还有我,你的母亲虽然那样的打你,但是我相信她还是最爱你的。小远,永远不要怀疑一个母亲的爱。可我呢,我的身边却已经没有了可以依赖的父母,可我还有最爱的姐姐和弟弟们,所以我也不会止步不前,人生终是要朝着前方前进的。小远,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明白这个道理。那现在听哥哥的话,把衣服脱下来,让医生给你好好的上药,让你身上的伤快点的好起来,而心上的伤,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明楼会陪着你,陪着你慢慢的好起来的,好吗?”
“···········”听到这样的话,别说凌远了,就连凌景鸿曲护士长钟主任还有周明三牛白崇他们都震惊到了,闹了半天,敢情这人最后说的这句才是重点!!这·····他们怎么感觉这人就是过来抢人的啊!抢他们的小远!!!
韦三牛翻了翻白眼,双拳紧握在一起,他就知道这人不怀好意,没想到竟对他们的小远有如此狼子野心!!!大爷的!!!
凌远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见面不过两三日的男人,头一次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认为自己是听错了话,看着那人的眼神,太熟悉了,他总算明白那人为什么总会用那异样的眼神看他,就好像他看念初一样,却有有着不同,这人的眼神来的更加的浓烈又让人感到一阵陌生的熟悉感,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让他感觉好像很熟悉,却又不知道这莫名的熟悉感哪里来,他可真不相信三年前的那一次短短会晤会让他至今难忘。
他很奇怪,很疑惑,却又莫名的相信起了眼前的人,清亮的眸子闪闪发光的看着他,然后弱弱的回道:“好。”
手还不自觉的拉着那人的衣袖,一想到要将衣服脱下,让他爸爸让他们看到自己身上的上,凌远就仍有点抵触的颤颤发着抖,却不在拒绝了。
明楼一见凌远用小手扯着他的衣服,内心乐开了花,又见小可怜一副仍害怕的样子,忙用他温暖的手握住小家伙有点冰冷的手,看着他苍白的脸蛋,心疼的不行,然后扶着他躺下盖好被子,等他身子稍微暖和了,在帮着小可怜脱下了外面的毛衣——他送给小远的毛衣。
只是凌远的衣服这一脱,那白皙的皮肤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却刺痛了每一个人的心,也让明楼的脸色蓦地惨白起来,让他感觉比痛在自己身上还痛!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眼睛不敢再看过去,这……这是他最爱的小远啊!
方才还劝着他的小远别哭,可现在,他眼中的泪水却凝聚成一团,欲夺眶而出,可明楼却强忍住不让它落下来。
微颤的手似代表着他更颤抖的心,抚摸着它一道道伤口,又看着背对着他强忍着害怕疼痛的小远,明楼的心痛的更厉害了。
他不敢想象,再没有他陪伴的遭到毒打的漫漫长日里,他的小远究竟是怎样的熬过来的!他的小远,是怎样一个人的变成今后的那个样子?
一身的伤痕,有棍子打的有鞭子抽的还有不晓得用什么东西砸的,有的都已经结痂了,有的却像是刚打的,青肿一片,好在如今是秋冬时分,如果是夏天的话,他们真的不敢想象那棍棒被打在身上,是何种的惨状。
凌景鸿从没像今日这般的痛恨自己,后悔自责悔恨齐齐的涌上心头,压得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他那般疼爱视若珍宝的儿子,竟然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发生这样大的巨变,竟被那女人打成这样!难怪,孩子那么害怕!那么恐惧!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啊!是他对不起小远,毁了他最珍爱的孩子一生?他一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
凌景鸿接过一旁曲护士长递过来的药,看着那一双同样被吓到心疼的泪水打转的眸子,凌景鸿没法在说什么,颤抖的又小心翼翼的给他的孩子上药水,轻轻的涂抹,眼泪一颗颗无言的落下,最后看看渐渐累得睡着了的儿子,那仍苍白的脸,那即使睡着了也紧蹙着的双眸,他的儿子,明明以前是那样的无忧无虑,有着灿烂的笑容,闹腾起来让人又气又爱的孩子,却被他弄成了现在这样!!!
等孩子完全睡着了,凌景鸿再难控制住自己的情感,红着一双眼站起来,迈着千斤的步伐渡到了病房外,门口站着的是他的妻子陈忆,俨然也看到了凌远身上被打的伤痕,捂住自己的嘴,不敢置信的看着,哭着。其他的人也都依依走了出来,只留下了明楼一人在那守着。
病房外,所有的人脸色均是一片沉重,更夹杂着隐隐的怒气和莫大的心疼。
其中尤以陈淮中怒气最深,躺在里面的人是他最钟爱的学生,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竟被人打成了这样,偏他们还被蒙在鼓里!!真是太气愤了!
眼中怒气升腾,看着凌景鸿,护徒狂魔的陈淮中心中竟起了一丝埋怨,怨上了自己的老友,怒道:“老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远为什么会弄成这样?那已经不能单纯的算是虐打了!这是虐待!她就是个疯子!!依照法律是要被判入狱的!你们怎么问都不问清楚,就把孩子往那里送?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们难道一回就没发觉到吗?没再去看孩子吗?你不是小远的爸爸吗?!”
小远的身世,在医院根本不算是个秘密,那孩子从小淘气可爱,在爱的怀抱里长大,没人告诉孩子真相,是不想让那灿烂的笑容从孩子脸上消失。每个知情的人,对小远都像对自己的亲孩子般,看着他长大,看着他年少英才考上医学院,继承老凌夫妻的险恶。可没想到,他们万万没想到,小远的亲妈竟然又回来了,又将孩子要了回去!可结果呢!却成了这样!既然当初抛下了他,为什么又要要回去,要回去了还如此的不珍惜!真是太让人忍无可忍了!
陈淮中的话像一把刀似的狠狠插在凌景鸿的心中,他仿佛一瞬之间老了很多,他无言面对老友的怒火,也无言面对孩子的那双眼睛,嘴里只喃喃说道:“对不起,是我对不起小远,我当时就不该将小远交给她……”
听着他这样的话,陈忆的心中也不好受,她虽然没有丈夫爱孩子爱的那么深,她甚至还若有若无的疏离那孩子,可小远,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那孩子淘气天真总爱撒娇用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讨好自己,让她想不爱都不行,可现在……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钟主任曲护士长等人也都默默不得语,眼里担忧心疼更震惊,他们还能在做什么,又说什么,只能期待着小远能从这段伤害中走出来,千万别在心上落下阴影。
而周明韦三牛他们却没一人说话,或许他们仍未从方才的震惊中走出来!他们的兄弟啊,一直以来当弟弟般疼爱保护的人,却伤痕累累的躺在那,而他们到现在才知道!!!
凌远,你一定要好起来啊!一定要好起来!!

脸皮超级厚又臭不要脸的胖楼,放着,所有人的面向他小老婆献殷勤,真是服了个哉✌️哈哈哈

评论(5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