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荣石之国士无双

因为凌远我爱上了靳东,又因为靳东我翻看了箭在弦上这部电视,现如今终于看完了这洋洋洒洒四十二集的电视剧,内心深处深深被男主荣石所吸引住了!以至于电视都看完两天了,却仍沉浸在荣少的温柔乡里不可自拔,如梦如幻,缱卷长情。
在那个年代里,荣石身为热河大亨商界大贾,却拥有着强烈的民族气节与尊严,在国家危难之时挺身而出忍辱负重毅然从日本人手中接下了"汉奸"的头衔。在与日本人的相处中,始终霸气外露不卑不亢,让人敬而尊之,只为不失去一个作为中国人的应有的脸和尊严!
舍小家保大家,在与竹木的对峙中,指挥若定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多次力挽狂澜,成功的解救出了徐家姐妹和抗日同盟军。为日后的大胜利奠定了强有力的基础,不失为一代帅才。
我爱荣少的雍容华贵气定神闲,爱他的霸气天成不怒自威,爱他的温柔羞涩闪烁其词,但却更为心疼那个失去一切后的寂寞伤感男人。
他是一位好哥哥,却在无力保护自己亲妹妹的时候愧疚难当,当看到荣意被狗咬伤的斑斑伤痕时,一向镇定霸气的男子竟也身形颤动不忍直视,一拥入怀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心中的自责和愤恨。而荣树的死更让荣石万念俱灰极尽崩溃,看着他哭倒在坟地上失声痛哭的心碎,看着他一人偏安在山洞中,黯然神伤,寂寞孤独;看着他一人带着抱病之身独自一人攀岩上山峰上看那最后一眼美丽的承德风光,只为了能让自己燃起重新振作的信心与决然。
是的,后来荣少归来了,看似依旧如昔,却怎样也掩饰不了眉宇间那一道怎么也化不来的忧郁和心碎。当看到荣少一人在漆黑的荣意咖啡馆内,想起过往兄妹相处的开心事,想起了那个永远也回不来的弟弟时,再一次神伤哭泣时,作为看官的我们也实在忍不住心中的那一根弦颤动,恨不得钻进电视拥他入怀,只为能抚平他心头的伤痛。
荣石的身上有一种天成的让人信服的底气和担当,这样的人可以让所有人打心底的心悦诚服,让所有的兄弟们舍身相护,连吕良彪这样的人都能吸引过来,不都证明了我们荣大少爷那身上独有的高风亮节肝胆相照!
只是到了最后,这样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
索杰,张长武,吕良彪,耿宇,鲁一玮,封三父子还有荣家兄弟们…
是战争就会有牺牲,我们在感伤的同时也能有荣少这样的好大哥感到欣慰。
荣石聪慧绝顶指挥若定不动声色就能决胜于千里之外,可他在爱情上却单纯的像一张白纸。
看着他在心爱的姑娘面前结结巴巴面红羞涩,有一句跟一句就像复读机似的,出门后还不忘甩自己嘴巴子。
看着他偷偷摸摸的夜探妹妹房间偷拿相片还差点被当贼给抓了,只为能多看看那一眼心爱的姑娘相片。
最让人搞笑和动容的莫过于我们的荣大少爷拿着一张事先写好的纸条,明明和徐一航都说过话了还傻乎乎的问她"你醒了呵…"
噗…这是多么一个纯情的娃啊!让我们这些女性们顿时母爱泛滥,欲罢不能。今生能地如此男儿,死而无憾矣!
荣石的爱是隐忍的,是单恋的,更是大义的。原本历经磨难舍身相护的两个人,已经彼此交心情投意合,可却在这时赵华出现了,那个一直占据着徐一航心的男人再一次的出现在两人之间。面对一航的难以抉择,为了自己心爱的姑娘,荣石毅然退出。
能远远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幸福,他的心中即使痛苦难当也决然放手,而使他作出如此决定的,除却不忍一航为难外,更多的源自于荣石身上那无可阻挡的大义情结!
这样的男人,无人不爱。也许对于太过完美的男人而言,残缺即是美。
看着他亲自为他们布置好了新房,自己一人却独自在远方执杯相望以表祝福,寂寞黯然让人无不心动怜爱。
只是,最后赵华却死了,而他终没能和一航在一起。
遗憾无奈怅然,而我却觉得这对于荣石而言,不失为一个好结局。
整部剧中,为什么荣石能如此的深入人心,能在所谓的雷剧中杀出一条康庄大道出来,这绝对得益于演员靳东的倾情演绎。
是他真正演绎出了那个时代最具担当与魅力的爱国荣大少爷本色!
靳东演技高超自然一气呵成形神兼备宛若一人,丝毫让人瞧不出任何做戏的痕迹。尤其是那一双传神的眼睛,那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深邃自然,无需过多的言语就能通过眼神的流转表达出来,无论是霸气自信骄傲蔑视还是悲伤忧郁隐忍,都能通过那一双眸子将我们这些看官们带入到他的世界中,陪着荣石笑陪着荣石哭陪着荣石一路走过。
同样靳东的声音也是深入人心的,那样富有磁性的低沉稳重的声音一旦响起就让人痴迷住了,无论是荣石还是凌远,靳东都已他绝高的演技和自然生动的声音眼眸,深深的打动着我们的心。
从此就坠入了那一道名为靳东的网中。
透着凌远荣石,我又大略一览了他的一郎和黄志雄形象,虽未看完,却一眼望去惊为天人。
不见靳东误终身,一见靳东终身误。我深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为什么以前没能认识到在这个世间竟有如此干净绝尘同时又温润如玉的男子。希望我现在知道的也为时不晚。
剧中虽然对于题材也觉得过于超然不现实,箭在怎么快岂能比得上枪的神速。
除却荣石外,我甚为敬服欣赏的便是竹木纯一了。竹木将军虽作为一名日本军官,冷静卓然深谋远虑和荣石旗鼓相当,他们彼此争锋相对决战千里却又惺惺相惜,竹木更是有着过分纵容荣石的嫌疑。身为一名军人,竹木纯一和所有日本军人一样抱着誓死效忠天皇的决心与信仰,宁可马革裹尸也绝不临阵脱逃。但是他却比他们看得更远,他清醒的认知到细菌战的危害和所造成的严重后果,但身为一名军人却无力阻止无法选择。所以他才会借着荣石之手纵容引导他开始那场夺菌之战。
最后看着竹木将军安详的走向死亡,看着那一根象征竹木纯一的绝对权力的拐杖落地,自己的心也不禁一动。
他是一个好军人一个好对手,如果他和荣石生在一个和平时代,如果他不是一个军人,如果他能识时务退出战场,他或许就真的能和荣石成为至交好友就同伯牙钟子期般,共普一曲高山流水源远流长。
感谢这部剧的编导能为荣石选择出这样一位卓尔不群的对手,更得感谢靳东和陆鹏的倾情演绎,如若不然那我们岂不是只能看到靳东荣大少爷的一人独挑大梁威风凛凛,该有多么的美中不足心有戚戚。
最后再说一说那个骄傲无比目空一切变态狠毒时而又犯傻的清水脑残。
他的结局是悲惨又咎由自取的,不过看到徐锦川一次次的逗弄他,尤其是最后一次写信将他被竹木骂丢杯子的情景未卜先知,看到竹木对他恨铁不成钢的痛骂看到他的招牌笑被斥骂时,不禁大呼好笑。有时候,脑残也是一种引人发笑的乐子。
国士,何谓国士?那即是以天下大任为己任的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荣石者,真英雄也,国破存亡之际,愿捐全部家产以备抗日,舍小家保大家忠义两全,实属真国士也,举世无双!
言尽于此然心中仍有诸多感言非言语所能表达,甚至还起了写一篇同人文的想法,只是夜已深就此搁笔,只能在自己心中慢慢回味着……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