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独倚危楼

十三

夜凉如水,银月当空,冷风一阵阵的吹,阿诚将窗户关上,看着躺在床上,好似睡着了的明楼,心一阵沉甸甸的疼。

轻轻的给他掖好被子,自己则坐在床边,脑海中一直反复回放着方才大哥与汪曼春间的事,那温柔的笑容,亲密无间的动作,还有汪曼春那随时骄傲得意的面孔,都让阿诚的心犹如掉进了一块冰窖,透凉的冷。

目光又落至现在明楼那张苍白俊容下安静的睡颜,看着那始终不曾舒展开来的双眉,紧紧的蹙着,还有那日渐消瘦的身体,他的心痛如刀绞,恨不得自己代大哥受所有的疼痛,可却又有着埋怨生气,和一丝不被信任的愤怒。

到底他的大哥瞒了他什么!?真当他是瞎子看不出近来发生的一切吗!难道,大哥,他···

后面的事,他不敢去想,手轻轻碰触着那只微凉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他想握住它,却又心升怯意,他更想抱住他,想给他温暖,却更怕那样会引得大哥对自己的厌恶与冷落,那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于是阿诚就这样两眼紧张担忧又可怜的看着那睡着了的人,久久的不发一言,丝毫没有回自个房间睡觉的意思,这让一直故作假寐等着某人离去的明楼,真是度秒如年,终于睁开了他的那一双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他家阿诚那双不晓得为何湿漉漉的大眼睛,充满着担忧悲伤与可怜的看着他,就好像,好像在看着一个即将辞世的人。

明楼实在不想用这个词去形容,可阿诚的目光却又实实在在的让他这么的想,心里一咯噔,佯装生气的问道:“怎么还不回房睡觉?”

“大,大哥···”一见到明楼醒来,阿诚眼中的悲伤更甚,更带着一分小委屈,支吾了半天,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的说道:“大哥,您到底还有什么事瞒着我?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我知道的吗?我···我会做好心理准备的,您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嘱托就说吧,我一定办到。还有我答应您,一定会把明台平安的带出来,一定会照顾好大姐,您就放心吧,我·····”

眼瞅着下面的话越来越不像话了,听得明楼一阵火大又是好笑,直接用脚踢了过去,斥道:“你尽胡想些什么!”

他但凡有力气,是真想跳起来,揍他一顿,看看他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谁知道阿诚一脸视死如归的,悲愤无比的反驳道:“我胡想?那您这段时间来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呕吐嗜睡精神不济,这些难道我不是看在眼里的吗!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仅仅是胃病那么的简单吗!难道你不知道我看着您这样,心有多痛吗!大哥,我恨不得代您承受这痛苦!问您,您也从不正面回答!如果,如果真的是很严重的话,我也一定会陪您到最后的!大哥,我会陪在您身边,给您鼓励给你支撑,我相信,您会好起来的,这一切都会过去的!我只要您,不再骗我,让我陪着您,好吗?”

说到最后声音异常的温柔,还有那一双泛着盈盈泪光也异常坚定的目光,第一次毫不掩饰自己的内心,看着他的大哥,看着明楼,一字一句的说道:“大哥,我知道这很唐突,我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喜欢你。这份罪恶感曾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可我却没法控制住自己的心,当我看到你和汪曼春抱在一起时,我,我很难受,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在一起,哪怕是逢场作戏!今天我终于说出它了,大哥,对不起,不管你是否答应,不管你是否怪罪我,甚至是厌恶我,我都要说出来,都要让你明白我的心。”

那一双眼睛有着忐忑与不安,甚至是害怕,却独独没有一丝退缩。目光紧紧的看着明楼,清澈如水,却第一次让明楼感到了震动,他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仍未从方才的话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弟弟,他不敢相信这些话竟是从他一向最看重的弟弟口中得出,更不相信他竟对自己这位大哥怀着这样的心思!

他,他·····

明楼的脸色彻底的发白,他怔愣着,久久不语,望着眼前的人,眼里复杂难辨,平静无波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一丝怒气甚至是情绪。

明楼的不说话,毫无变化的面容,都让阿诚本就忐忑不安的心更加的害怕起来,他怕自己唐突的行动,会将原本平静的一切生活打乱,会让曾经兄友弟恭的关系出现裂痕,更怕会彻底的失去明楼。

他惶惶然的等着,手足无措,他在等着明楼的回答,哪怕是骂他打他都行,可他却唯独不能接受明楼这样的疏远冷漠和抛弃。

耳边仿佛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在鞭策他,让他朝着自己的内心出发,让他不能放弃。而他也在这种声音的驱使下,竟然又做出了一件令他幸福一辈子的事。

就在明楼尚未回神之时,阿诚的唇早已敷上他的双唇,明楼下意识的闪躲,可却怎么都挣脱不开那有力的臂膀,那温热柔软的唇在他的唇上轻轻的婆娑,温暖又香甜,没有想象中的抵触,明楼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脏强烈的跳动声,感受着心灵深处从未有过的悸动。

这一刻,他竟忘了生气,甚至没有去拒绝这吻,还有那怀抱,这份不曾有过的感觉竟让他感到了一丝意料之外的安宁和温暖。或许,这么多年来,他确实将自己逼得太久了,久到让他忘了这“温暖”的味道。

可,为什么,为什么会是阿诚呢····

明楼脑中的思绪在片刻的愣神后,很快又恢复了理智,尤其是看到阿诚眼中那炙热的好不掩藏的爱意时,终于让他灵台顿悟清明。

又想到了自己方才还有着那么一丝丝贪恋时,脸色微红,心脏怦怦直跳,下一秒怒气飙升,一怒之下狠狠推开了阿诚那好不自觉的身子,阴沉着脸,望向阿诚的眼睛里蕴含着怒火。

那一双如墨的眼,阴沉的看不到一丝光芒,让仍未从他大哥那香软甜甜的唇中回过神来的阿诚吓了一跳,心中更是感到一阵后怕,眼含着颤抖却又透着小欣喜,委屈的看着明楼,看着他的大哥。

“······”

湿漉漉的大眼睛,纯洁又无辜,就好像一切,一切都是他的错般!明楼被这无辜的小眼神,刺激的心口就像梗着一口老血,不吐不快,脸色更加的阴沉,更像是恼羞成怒,眼中再不见一丝的笑意,冷冷的说道:“出去吧,我累了。”

“大哥,我····”阿诚眼神闪烁,透着担心,他似乎还想在说些什么,或者是解释什么,他更想将自己的心再一次的道明,让大哥不要在推开他,让他知道,自己永远都是站在她这边的。

可是看着明楼眼中那明明白白的抵触和拒绝,还有隐隐升起的怒气,和难掩的疲惫,最终阿诚还是依着明楼的话,悄悄的退了出去。

房间内的明楼,此刻却疲惫的倒在床上,却无半点的困意,眼中再也不掩藏的震撼惊讶,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凝聚在一起,他怔怔的看着窗外,透着一丝迷惘和害怕。

害怕这一切,终会超出他的预料,一步步的偏离正常的轨道。先是孩子,后是明台,现在又是阿诚,还有大姐,事情已经一步步的朝着他无法预料的方法发展,他怕到最后,会发展成谁都无法收场的地步!他更怕会失去他们当中任何的一个人,他的家人,他的····

在乱世之中,又有谁能对所有的事,打包票呢。他明楼,能码?

与明楼的纠结愁苦相比,阿诚则难掩心中的欣喜,唇边轻启一抹弧度,带着浅浅的笑意,迈着轻快的步伐,心情愉悦的来到自己的房间。

看着镜中的自己,脸色微红,那温香柔软的感觉似乎仍残留在唇上,那是他大哥的味道,是他一辈子最爱的人。

大哥并没有明确的拒绝他,这让阿诚看到了一丝希望,他微微偷笑,一抹娇羞,一抹欣喜,回味的方才,眼神透着缱绻柔情,无限的美好。

 

评论(4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