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重回二十岁

看到各位大大们的小远文,手发痒,忍不住捣鼓了一章,但我发誓,现在主更诚楼,楼远靠边,一个坑一个坑的填……

十四
出院当天,凌景鸿特地向医院请了一天的假,事无巨细亲自给凌远收拾好衣物用品,亲自牵着他的手送他回到了那个“家”。
凌景鸿很不放心,他不亲眼看到他的小远安安稳稳的回到那个家,不亲眼看着袁红雨对他表态,他就绝不会放任小远一个人在这个破地方生存,哪怕这是他所谓的家!
可他领着小远到楼上时,看到的仍是又被弄得一团糟到处凌乱不堪,充斥着熏人酒气的家,还有那个斜倒在沙发上,困倦颓废,醉生梦死的女人——袁红雨。
凌景鸿皱眉,眸底更是一丝鄙弃与厌恶,还有最沉重的痛心与担忧,如果可能的话,他真的不希望将自己最爱的孩子再重新交到这样的人手上。
他明显感觉到了手心孩子那微微颤抖的身子,还有更显得苍白却倔强的维持住自己风度的孩子,双眼微红却强自忍着眼泪,这样的小远,真的让他太心疼了!
在这一刻,他的心中真恨不得现在就将孩子带回去,带到他们真正的家里,有着爸妈疼兄妹爱的那个家。
可他的孩子却不愿意,他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挣脱他的手,明明很害怕的却还是坚定的走了过去,走到他的母亲身边,非常熟练的将袁红雨身子扶正,并找来毛巾熟练的给她擦拭着脸,又用那非常温柔非常温柔的声音,轻轻的唤道:“妈妈,我是小远,我回来了。”
在听到这声妈妈时,袁红雨的眼中有刹那的恍惚,好似不敢置信般的看着眼前的孩子,她记忆里那个最乖巧最懂事有着甜甜笑容却一步步被她毁掉了的儿子——她的小远。
她不敢相信这一切,她生怕这又是她的一场梦!她已经无力在给孩子幸福了,她不能毁了这孩子的一生!所以她只能狠心的将最爱的儿子送还给了凌教授,哪怕心中有着千般的不舍,她也不得不那样做!
那儿,才是她小远最幸福的家!
但是现在,她又听到了那一声“妈妈”,那和她如出一辙的秀美面容上,有她想忘却不敢忘的笑容,那带着点点泪痕灿若星辰的眸子,彻底触动了她心中最柔软的那一块。
她微颤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孩子苍白的面容,旋即眼中热泪盈眶,带着一种无法控制的失而复得的幸福感,紧紧的抱住了她的儿子,声泪俱下,含着无尽的哀伤和歉意,哽咽道:“小,小远,对不起,妈妈真的对不起你。妈妈不该骂你,不该打你,更不该将你找回来。如果我没有去找你,你一定会过的非常的幸福,妈妈不该将那份幸福打碎,带给你这么大的伤痛。对不起,小远,你,你还是跟你爸爸回去,好吗?”
语气极尽温柔,说道最后甚至还带了一抹颤意的乞求,她不想这样说,不想再离开自己的儿子,可自己的状况却逼着她下狠心来说出如此残酷的话,她知道小远是个好孩子,可正因为这样,她才更要将儿子送回那个健康幸福的环境里,那才是真正属于他的地方,而不是在她的身边,担心受怕的过着每一天。
她终究还是想做一个好母亲,她已经错了一回了,决不能在错第二次!她以为小远会答应她,以为这孩子会怕她甚至是讨厌她,会顺应着她的话离开自己,回到凌教授那里去,可她却错估了凌远,更低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凌远在听到这话时,脸色顿时煞白,双目泛红,透着痛苦的挣扎,他猛地推开袁红雨的身子,眼里闪着泪光和一份抵触,却硬是不让那盈满眼眶的泪珠落下来,一字一句咬着牙说道:“你又想抛弃我吗?为什么?是我做的不够好吗?您告诉我,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改行吗?您已经抛弃了我一次,您还要再抛弃我一次吗?本来,我也算是生活在幸福里,是您,是您打碎了我的幸福,是您让我从幸福中清醒过来,让我明白自己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让我明白这么多年来一直以为的幸福竟是一场梦,从来就不属于我!您既然把我要回来了,为什么又要抛下我?妈妈,您告诉我!!”
一连串的逼问,带着乞求与愤怒,说到激动处,凌远整个身子都止不住的颤抖,他直直的瞪着一双含泪的眼看着袁红雨,有愤怒有委屈,更有着一种不被祝福的如死灰般的绝望,紧抿着唇,再不说一句话,唯有肩膀的颤抖似可证明他内心剧烈的波澜起伏!
袁红雨被这样一道灼热而痛苦的目光逼视着,竟让她毫无藏身之处,她甚至怕了这样的目光,绝望而痛楚,她竟不知道自己带给儿子的竟是这样的痛苦!
这一刻,她的心如刀割般疼痛,她哀伤悔恨更多的却是心疼,她仿佛突然间明白了什么,颤抖的手划过小远那倔强苍白始终不肯落一滴泪的脸蛋,晶莹如露的泪水顷刻间也盈满了她自己的眼眶,脸上却慢慢浮现出了一丝笑容,从未有过的温暖而欣慰的笑容。
她再一次的抱住了自己的儿子,感受着怀里那不断颤抖的孩子,温柔而坚定的说道:“小远,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该又一次的抛下自己最爱的孩子。小远,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你还愿意陪着妈妈一起生活下去吗?”
温柔的细语声,就像春雨般满满抚平了凌远心中彭拜的痛苦与绝望,他慢慢的抬起头,仍是睁着那一双红通通的眼睛,他看见袁红雨笑了,就像最初见面时那般的温暖与慈爱,还有着一丝宠溺,这目光再一次的让凌远沉沦,他不敢相信的颤颤的问道:“真的吗,妈妈?”
“恩。”袁红雨看着那一双满含着孺慕和小心翼翼的眸子,心蓦地一疼,手轻轻的抚摸着孩子的脸颊,给他擦拭着那浑然不知落下的泪水,温柔而宠溺的说道:“小远,妈妈再也不会丢下你了,妈妈会去工作,会改正缺点,会努力的做好一名合格的母亲。只是····”
话未尽,目光中却多了一份黯然,连她自己都知道这希望是多么的渺茫,她感觉的自己的精神越来越的恍惚和不对劲,她怕过后的的事情仍会朝着她不希望的方向发展,她怕他会再一次控制不住的虐打孩子,她不敢轻易的下那份保证。
“但我会努力的做好。”
最后一句话袁红雨说的明显底气不足,但她却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它,她不能再伤孩子的心了!!!
凌远也似乎感受到了母亲心底最大的恐惧和担忧,他紧紧的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紧紧的攥紧着她的衣袖,感受着那贴心的温暖,暖暖的说道:“妈妈,小远相信您,会陪着您走下去,永远不离开您。”
没有哪句话会比这样的话更会温暖人的心,更何况是袁红雨,她幸福的抱住自己的孩子,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黑亮柔顺的短发,撒发着淡淡清香气,从未有过如此亲切的感受到,这是她袁红雨的儿子,最爱的儿子。
在一旁一直不说话的凌景鸿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含着泪光,欣慰而又心疼,他悄悄的退出一旁,留给他们母子俩一个单独的空间。
自己则拿起扫把,任劳任怨的打扫起了卫生,又来到小远的那个房间,给他整理房间叠好被子,边边角角莫不擦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又将带来的吃的玩具书籍一一都摆放好,最后打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他则坐在叠好的床边,看着窗外,怔怔出神久久不得语。
临别之际,凌景鸿又再三的不厌其烦的千叮咛万嘱咐,差点把凌远又说的吹鼻子瞪眼睛,这才依依不舍的下楼而去,他没有和袁红雨说多余的话,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他愿意再相信她一次,愿意给她最后一次的机会,他不知道这样的决定是不是对的。但这是看在小远的份上!如果再让他发现小远受到任何的伤害,他凌景鸿就是强行绑也要将他儿子绑回来,绝不心软!

凌远再次见到明楼是在第二天的上午放学之际,他从教室一出来正准备去学校食堂,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男人竖在楼下的海棠树下,含笑的看他,即使隔着老远,凌远也能感觉到那目光中暗藏的火热的温暖。
那笑容很温暖,很打动人心,会让他的心不由自主的静下来,就好像自己的一切都被他掌握了般,他相信那目光中所含着的温暖和善意,可这让他有些抵触,甚至有了些害怕,他不是怕明楼,他只是怕自己会越来越会贪恋着这份温暖和被信任被宠爱的感觉,他怕这一切,又将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一场梦,当梦碎了后,那份痛苦的感受,他不想再有了!
所以他宁可不再去碰他,不碰他,他就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了。他要保护好自己,他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凌远了!!!
凌远别过头,直接无视明楼,也忽略了身后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多的人,正准备离去,却让韦三牛给扯住了,指着明楼笑呵呵的打趣道:“凌小远,你看那是谁来了,那大少爷还真是了不起,敢情是踩着点来的吧,你俩没发生些什么事吧。”
说完不等凌远回话,就径直拉着他来到明楼的身边,一双眼睛早直溜溜的盯在他手上的那个食盒里,这,这里面会是什么呢?会是什么呢···
“你是叫明楼吧!是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你是找我们家小远,还是~”心底笑的开怀,面上却故作正经,眯起了双眼,却透着精光,上下打量着明楼。
他们可不是瞎子,这明楼对凌小远怀着怎样的心思,明眼人一看便知,只是这未免也太奇怪了些!相见不过几日而已,虽说有着几年前的那缘分,可韦三牛是说怎么也不会相信,一个人会因为那颗糖,而对另一个人念念不忘,还有那堪称未卜先知的能力,这也太戏剧化了吧!
明知故问,别有用心,明楼就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韦三牛此刻心里的花花肠子,心里狠狠鄙视了一番,然后看向他的小远,依旧冷着一张脸,却变扭的不朝他这边看一下,真是有点可爱。
明楼毫不顾忌的用他那灼热的目光盯着凌远,似要将他看穿般,一点都不在意场合,在他眼里,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了他和凌远两个人,看得围观的三牛周明几人真是被秀一脸的闪瞎眼。
饶是脸皮再厚的人也会受不了这样强烈的目光,更别说是凌远了,被他盯着脸色都红了不少,心里更是火气蹭蹭的冒,直接一眼瞪过去,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难道今天还不要去上学吗!?”
他可没忘记昨天明楼对阵明家大姐的那怂样,还有这几日的相处下,他可真是见识到了这人的厚脸皮,真是毫无下限,给一个甜枣就能上天的那种。他从未见过如此难缠又臭不要脸的人!对他,决不能心软!!!
美丽的凤眉瞪的明楼心里直痒痒,可惜这杀伤力丝毫不及他家小远日后的十分之一,软绵绵的让人一点都不害怕,反倒更加让人爱了。
不过他可不想惹毛某人,忙赔着笑脸,温柔又讨好的说道:“小远,别生气嘛,我这不就是一放学就赶过来了,你就别生气了。”又将手上的食盒献宝似得递给凌远,得意洋洋的说道:“小远,这是我家陈妈做的几样小菜,都是你最爱吃的,分量很足,咱们一起去吃吧。”
一句分量很足,很快就把韦三牛的注意力深深吸住了,隔着饭盒盖子,他都能闻到里面的饭香味,真是馋的他口水都流下来了!
不等凌远答应,韦三牛就胳膊肘蹭了蹭那死要面子的眸子,然后大方的说道:“好呀,真看不出啊,你小子真上道,知道我们都没吃饭,竟然还会如此大方贴心的邀请我们。明楼,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这话正中明楼下怀,他淡笑不语,心里却笑开了花。他就知道这招百事百中,无论何年何月到了哪儿,他韦三牛永远都是个厚脸皮的馋嘴猫!
有了吃的很快就把哥们抛弃的某三牛立马遭来凌远一记狠狠的刀眼,可话都被他说出了,凌远也再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周明本还想打岔几句,却看到一旁白崇向他使了个莫名的眼神,就自动放弃了。最后在韦三牛的怂恿在,几个人很快就到了他们宿舍。
宿舍内,几个人坐在桌前,韦三牛第一个饭盒打开,在看到里面的几道花样别出的菜肴时,眼睛都瞬间放出光来,又是贴心周到的先给凌远明楼盛饭倒汤,还是清炖的鸽子汤呢,味道甭提多香了,这下更是把明楼夸上天了,自己也忙盛上一碗,边喝还不忘叭嗒起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就活像几辈子没吃过饭般。
明楼总算知道了,这韦三牛是怎样从眼前这个还算是白白净净清清亮亮的高瘦个子,一天天胖成之后那个壮实壮实的韦三牛的。
这同样也让周明真是看不下去了,又有点脸红,忙抱歉的对明楼说道:“对不住,三牛有时候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明楼,你别见怪。”
又对沉醉在美味当中不可自拔的某人说道:“韦三牛,你注意下形象,文明礼貌点。”
谁知道韦三牛头也不抬的直接回道:“这不是汤太香了嘛,我长这么大了可从没喝过这么香的鸽子汤!再说了,明楼又不是外人,他都不介意你找啥急。”
说罢又拿眼睛瞄着明楼,满满的欢喜,卖乖说道:“明楼,这回可真是太谢谢您了,让我尝到了一回真正的美味,谢谢你!”
“····”
这话听得凌远眼皮子一抽,冷哼一声,十分嫌弃的看了一眼韦三牛,他真觉此人太过危险,他迟早会把自己卖掉!真准备骂上一二,就被明楼轻轻的按住他的手安抚住了,眼里带着笑,非常温柔的样子。
明楼丝毫不介意,反而很欢喜的凌远,道:“别这样,三牛喜欢吃,以后我天天带饭过来,反正我也吃不惯我们学校的饭菜,这不让陈妈天天做好送过来的,你别在意。”
凌远没说话,只是凉凉的看着明楼,眼里看不出欢喜,却也没有抵触,这让明楼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下,又见他抽掉了自己被握住的那只手,又顿感失落,要不是中午时间紧张,明楼是真想陪着他家小远一直到放学时分,陪着他在这间宿舍,哪怕不说这话,静静的看着他都行。
很快午间休息就过去一半了,纵使明楼在如何的不舍,也不得不依依惜别,临走时,还不忘对凌远说道:“小远,放学后我再来接你。”
不等凌远拒绝,就翩翩然离去,留下凌远怔怔的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一时无言。韦三牛这回也冷静了些,看着明楼离开,又看看自家好兄弟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既是担心又带着一些说不出的安心。
凌远遇到这样的事,谁都没有料到,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安慰才能让小远能重新展露那先前那阳光般的笑容。或许,在这个时候,小远能碰到那个明楼,真的是一件再幸运不过的事情。
白崇和周明也没说话,眼里的担忧却不少于韦三牛,对他们而言,现在的凌远,已经不用于之前的凌远了,他们能做的就是比以前更加加倍的关心和爱护凌远,至于明楼是怎样的人,他们会通过时间的推移,去观察他了解他,绝不能再让他们的好兄弟在受到伤害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凌远果然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又是屹立在那颗海棠树下,这回明楼可不等凌远开口拒绝,不由分手就拉着他的手,一步步的朝停车处走去,那儿正停着他向谭宗明借的应该说是直接抢来的哈雷。
凌远也没在拒绝,任他给自己带上头盔,然后风一般的驶出了医学院。一路上,两人都没在说话,等到了那栋熟悉的居民楼下,明楼这才看着凌远的一双黑亮的眸子,那眼底明显的躲闪和不难发现的抵触,虽然让明楼不明白为什么,可他仍是放低了声音,温柔的说道:“小远,你先上去吧,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记得随时告诉我,我会永远的守在你的身边。”
“·····”凌远的目光在听到这句话时有了片刻的松动,他低垂着头看着地,半响才把头抬起来,问道:“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问明楼,之前的两次都被明楼语焉不详的带过了,都被他的温柔笑容给糊弄过去了,但是这次,他却不得不在问出这一句。
对明楼,他太陌生了,却又有着一股难掩的熟悉感,他不知道这感觉是如何而来,他还记得在医院时,明楼所流露出那样的让人温柔怀念又有着让人彻骨的心疼,他仿佛在那迷茫中也看到了另一个身影,熟悉而陌生。
他想,是到了他该问出的时候了,究竟明楼对他抱着怎样的心,抱着怎样的“爱意”,凌远并不想用这个字来描述,但却在明楼的眼中,他却实实在在的看到了那种莫名的“爱意”,是那样的浓烈,让他不敢去触碰。
明楼在听到这话时,心中一动,看着自己的爱人,他的小远终究还是那般的聪慧敏锐,没有他察觉不到的,不过现在,还不到说出真相的时候。
更何况,就算真的说出了,他又岂能保证他的小远真的会相信呢?
明楼轻轻的在这个时代,第一次将他的爱人轻搂进怀里,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稍显冰冷的脸颊和手,温柔缠绵的说道:“小远,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好,你只要相信我,相信我会永远的守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支持你,我是永远不会再抛下你的。”
“····”
凌远的眼眶微微湿润,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说不敢动是假的,却又让他对此更加的心升怯意。他推开了明楼的话,却又不小心的触碰到了明楼昨晚被打伤的那处,敏锐的察觉到了明楼微微一颤,心中顿时一惊,忙小心的问道:“你,怎么了?”
眼里透着满满的担心,让明楼看的心暖,却仍是说道:“没事,你多心了。”
说完就想把手收回,却又被凌远一把扯住了,看着他异常小心的将他袖子网上翻,看着他的双眸在触到自己那青紫的鞭痕时,有点泪光闪闪的样子,这可把明楼吓坏了也乐坏了,不及他开口,就听到他家小远紧张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连凌远自己都未发觉声音中已多了一份不同寻常的担忧和微微的颤意,这样的结果,明楼是乐于见到的,他的小远终究还是他的小远,心中一暖忙装出一副可怜兮兮又委屈的模样,道:“还不是我大姐昨天打的,怪我没去上学,怪我整天不务正业守着你,都怪我····”
“被,被你大姐打的?”凌远有点被吓到的怔怔的看着明楼,似乎不相信他说的话,昨天的那女子,明明气质高华一看就是知书明理的样子,不像是这么暴力啊?凌远实在不能理解明楼口中所说的那个“打”是怎样的“打”,又在听到最后一句时,脸霎时红了起来。
明楼见凌远的脸色在听到这话时愈发的红润,心里更高兴了,又见他更加的担忧起来,忙劝道:“你别担心了,小远,放心,我常年这样,皮厚实着呢,没事。”
“·····”
常年这样??凌远真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又听错了,哪有人会这样大言不惭的说出自己的丑事,还如此的洋洋得意!这明楼,真不是一般人,还有这一家人真是太可怕了!自己最好离他远点!!!
想罢,凌远转身就离去,嘴边却轻撇一抹他未发觉的浅笑,难得的轻松愉悦。
明楼则有点苦逼的在冷风中,看着他的小远毫不留恋的上楼而去,这和他预想中的结果竟不是一样的!难道,他的小远,不应该安慰安慰自己,或者邀请自己上去上药吗?不嘘寒问暖吗·····


评论(2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