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独倚高楼

另一边,南京路弄堂口,几个小商贩推着板车沿街叫卖,有钟表、玩具还有些吃食,空气中都仿佛飘荡着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几个孩童围在一起玩游戏,时不时传来小声,还有些吃着瓜子聊着家常的中年妇女,或行色匆匆的路人。

原本想和热闹的大街上,突然间想起了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不多时就有一辆黑皮铁车停在了一家店铺前。

从上面立马下来几个身着黑衣凶神恶煞的特务们,手里押着一个人,一脚踹开大门,如无人之境横冲而入!

登时,吓得周围所有人抱着自个的孩子都作鸟兽散,却又不想错过着这一场热闹,而围在那里作壁上观。

很快里面又传来一阵动静,方才冲进去的那一批人特务手上又拽着一个人出来,那人骂骂咧咧拼命的挣扎,却不敌左右的黑手,直接被押进了车里,疾驰而去。

他们这一走,围观的人群又热闹了起来,胆子也壮大了,忍不住互相窃窃私语起来,也有人止不住的摇头叹息,哀叹时局动荡鹰犬当道,却无一人能拯救他们于水火当中。

“76号怎么到处抓人吗!?”

“唉,最近不太平,我听说共产党除了个叛徒,每天都带着他们出来抓人呢~”

“是吗?就是那个上车的人吧。看来,那人真是凶多吉少了,这样不太平的日子,几时才能结束呢?”

他的话音刚落,就立马被身旁的女的扯住了衣服,压低着声音让他别说。

人群中也有一人注意到了这一幕,看着那黑皮车消失,眼中闪过一道怒意和担忧,来不及多想摸了摸口袋里的东西,立马窜入一条小道奔去。

 

黑皮车上,被锁住铐子的某人挠挠头不解的问道:“队长,您天天带着我这样演,会有抗日分子相信吗?”

原来,他们这是在演戏,一场引蛇出洞的戏。

被问话的人正是76号特工总部行动处处长梁仲春的“小舅子”童虎,他一听这话黑眼珠子转了转丝毫不以为意,直接说道:“你管他呢,汪处长让我们满大街抓人,我们就满大街抓人,万一他们就信了呢?”

“那万一有人袭击,就咱们这点人··”

语气里十分的怀疑,话还没说完就惹来童虎一顿骂:“你知道个屁!这条路线上都是咱的人,早埋伏好了,你怕什么。”

说的信誓旦旦胸有成竹,就好像在印证着他的话,下一秒,一人闯入,拿起枪啪啪啪的直接朝他这边射击,迅速而猛烈,登时将司机和被铐住了的某人打死了。

可同时他也掉进了76号所设的圈套里,被埋伏在周围的特务们数枪击中,当场倒地现出了自己的生命,被76号特务团团围住。

同一时间,一辆小黑车也在这停了下来,下车的是76号情报处处长汪曼春。本是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在看见倒在地上的shi ti时,眼中突闪一道凶光,怒意上升。

童虎忙迎上前,道:“汪处长。”

“谁让你们打死的!”

“这可不赖我啊,这小子他自己找死···”可他的这话还没说完,就被怒气冲冲的汪曼春一巴掌扇过来,厉声斥道:“给我查!查他的真实身份,查他的背景!在抓不到地下党,你姐夫也保不了你!!!”

说罢径直离去,留下被打懵了的童虎,摸摸自己被打疼的脸,冷哼一声转头看向一众看热闹的下属,气不打一处出来骂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人抬回去!!”

这一幕正好被一个女子看见了,披散着中短发,面目清秀,神色担忧,忙转入弄堂内急急而去。

76号当街打死人的消息很快就在大上海传了开来,一处隐秘的巷子里,响起了一阵紧张急促的敲门声,一男子打开了门,见到门外人,神色一变忙迎了进来。

那人正是苏医生,她神色严肃,看着开门的男子,压低了声音说道:“李成出事了。”

“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才。”一边走进里面,一边将情况缓缓道来:“76号汪曼春的人刚才又在肆意抓人,李成误以为是冲我们来的为了解决叛徒,他主动出击了。”

男子一听到此言,脸色一变,呵斥道:“蛮干!”

可苏医生接下来的表情却又由严肃转入了哀伤,她说道:“李成同志,牺牲了。”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方才还在怒气中的男子,登时熄灭了所有的火,脸上呈现死灰般的沉痛和哀悼。

 

汪伪政府总部办公室,明楼处理完昨天最后一份遗留的公文,靠在椅背上,揉着蹙起的眉心,稍稍松了一口气。

昨天的总算是处理完了,可还有今天的一堆公文,厚厚的一堆,看着明楼心更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怀一个孩子,真的要损耗他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唉····

面色苍白,神情疲惫,一阵倦意袭来,他昨天本就没睡好,上午又处理一堆积压的公文,哪能不累。撑着身子,生无所恋的躺在沙发上。

好在此时正值午间,除了阿诚外是不会有别人来打扰他,明楼放心的睡了起来,养好精神备战下午的一堆公文。

明楼是这样想的,也是这么的安慰自己,难得轻松闲适的在办公室内睡了起来。

所以当阿诚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美人睡卧图,虽然美人胖了点,可丝毫不影响他那俊美如雕刻般棱角分明的脸,长睫毛微垂着轻如羽毛柔美异常。午后的暖阳写照在他身上,更为他增添了一份柔和与温暖,还有那一弯即使在睡梦中也蹙起的双眉,让明诚看了就忍不住想抚平它。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将手上的食盒先放下,然后用手轻轻的在明楼那微蹙的眉间抚平,顺势而下,触摸着他光滑苍白的脸颊,心中不由的一动,他的心中竟萌生了一股想抱住他的想法!

这个想法突兀的到来,把明诚吓了一跳,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会有这样的想法!这,这太可怕了!他可是自己的大哥啊!是自己一直以来尊敬与爱戴的大哥,是那个将他从黑暗的牢笼里拯救出来的大哥!!自己竟会有这样的想法,这,这是对大哥的玷污!!他绝对不能那样做!!!

他,他绝对不能对大哥抱有这样的想法!绝对不能!!脸色瞬间苍白,手甚至微微颤抖,他神色惶然的腾地起身,一脸无措,心中更加的痛恨自己!!!

就在他惊慌失措埋怨不已的时候,门又开了,进来的那人却是一个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当中的人,那人是汪曼春。

也对,他大哥昨天请假未来,以汪曼春对他大哥的心思,她不来反倒奇怪了。但为什么,她的到来,竟会让自己这么的不舒服呢!!

明诚来不及多想,收拾了心情,立马恢复成文质彬彬,举止泰然的样子,向她走去笑脸相迎,故意压低着声音说道:“汪小姐,先生刚睡,您有事吗?”

“睡着了?”汪曼春明显不信,等到了沙发这,才看到明楼真的睡着了。那安静温柔的睡颜不禁也让她心中一动,眉间渐渐也柔和起来,带着一抹久未有过的温情,她真挚的看着明楼,忍不住半蹲在沙发旁,看着自己最心爱的男人。

温柔似水,含情脉脉,似有千般的爱语想与他说,这让一旁看着的明诚心中蓦地升起了一股怒气夹渣着酸溜溜的味道,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好在汪曼春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在看到明楼那苍白异常的脸色,还有那疲惫的睡得香的样子,她就非常的心疼,就不忍心将他闹醒了。

很识趣的站了起来,看着静静立在一旁不发一语的明诚,担忧的问道:“我师哥这是怎么了?”

明诚也很礼貌又带了一份疏离的将那天苏医生说的那番话又跟汪曼春复述了一遍,并表示自己一定会照顾好先生的,请她放心。

汪曼春点头,将手上提着的食盒递给明诚,说道:“这是我让人给师哥炖的鸡汤,等他醒了,你记得让他喝点。”末了又深深看了一眼沉睡中的明楼,又说道:“那我就走了,告诉师哥,我来了。”

明诚心底恨不得她早点走,这不听到她这样说,立马笑的回道:“好的,汪小姐慢走。”

“恩。”

等人走了,明诚关上门,又来到明楼的身边,看着他,满腹的愁绪。

他从未像今天这般的烦恼,也不敢想象自己竟会对大哥有着这样的想法!他更不相信,竟然会有一天,对着自己的大哥,不知道该如何的面对他。

这·····

明诚眼中流露出从未有过的痛苦的纠葛,他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当年那个暗无天日的被人虐打的童年,回到那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时候。只是此时的自己,陷进的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大哥,面对明楼的深渊里!

他就这样,痛苦的站在那里,看着明楼,看着他。

而当明楼再次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的第一瞬间,看到的就是他家明诚那直挺挺的竖在那里,目光直直的盯着他,眼底流露出痛苦挣扎还有一丝他看不懂的情绪,这不禁让他一愣,也让他蓦地心疼起来。

估计是这几日自己太冷落他了,冲他发了许多无名火,让这孩子竟会有这样的痛苦。他还真是不应该,可一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这让他如何能咽的下那口气。

不过看他这样,明楼就是有再大的火气,也再不舍得朝他发了,看来以后他真的得控制好自己的脾气了。

这么想着,明楼脸上的表情就温柔了许多,见那小子还傻傻站在那的样子,心里就更无奈了,自己撑着身子起来,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笑,道:“怎么了,又不是第一次才见到你大哥,呆成这样。难道要我请你坐下吗?”     

说了一觉,精神明显好了不少,还有闲心思开起了玩笑,明楼也真是佩服了自己。那一笑让明诚也从万丈深渊又爬了起来,挥去了他眼前的一片黑雾,虽然心中仍有些纠葛,可是看着这样的大哥,明诚的心突然安定了下来。

不管自己对他抱着怎样的想法,他都是自己最爱的大哥,只要能永远的陪在他的身边,这就够了。

忙将桌子上自己准备的那份食盒打开,端出里面的午饭和汤,一一摆放在桌上,试了下温度都还是热的,还好还好。

盛了小半碗饭,递给明楼,一贯的贴心周到,有着温暖的笑容,与方才判若两人。这也让明楼心中松了口气,心情大好不免也就多吃了两口饭。

又看到桌上还有着另一个食盒,不禁纳闷,问道:“那是?”

只见明诚一笑,无辜又带着小小的委屈,道:“那是我的呢,谁让你睡得这么香,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你。”又夹了两片菜道明楼碗里,苦口婆心的劝道:“大哥,您就好好吃自个的饭吧,都瘦了一圈了也不知道心疼自己。”

“·····”

听道这样的话,明楼一时无语,用一副看白痴的目光瞪着明诚,他怎么从没发现他这弟弟竟是这样的油嘴滑舌甚至厚脸皮呢?

奇怪,奇怪,太不同寻常了。

明诚呵呵一笑,非常自然的将汪曼春准备给他大哥的爱心鸡汤很不客气的喝了下去,心里暗暗骂道:真难喝···

 

 

黄昏时分夕阳西下,金黄的余晖洒落大地,给重庆军校染上了一层温暖的色调。

又一次的考核后,明台坐在台阶上,看着不远处的风景,不知在想着什么。身后一人悄然而至,也坐到了他的身旁,手上拿着两个橘子,递给了明台一个,脸上带着一抹笑意,说道:“表现不错,是时候给你配一个生死搭档了。”

一听到这话,明台就来了兴趣,眼中都闪着光,好奇的问道:“生死搭档?男的女的?”

王天风头也不抬,“你希望呢?”

“那当然是女的好啊,漂亮吧?”明台眨了眨眼,露出他那狐狸般的笑容,又不放弃的问道:“漂亮吗?”

闻言王天风一声冷哼,扭头看向明台,问道:“这重要吗?”

“重要!这关乎到我的学习动力!”

“你的学习动力和她漂不漂亮,有直接关系吗?”

王天风的反问,让明台的兴趣落了一大半,声音都低沉了,问道:“那如果我不满意,可以换吗?”

“你说呢,事关生死独一无二,怎么换?”王天风冷冷的回答,虽是反问,却容不得人有任何的反抗。

“那麻烦可就大了,我对于女人这个题目向来做的不够专一。”随心所欲的打着,心里面却仍抱着一线的希望,讨好的问道:“到底漂不漂亮,有没有照片?”

笑的一脸灿烂,让王天风看得也有点好笑,将手上的橘子递到明台手里,在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好似早就准备好的照片,递了过去。

   谁料,明台一看到这张照片,眼睛瞬间瞪大了,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冒出一句:“我见过她!”

那个在澡堂,如出水芙蓉般冒出的女孩,面容姣好柔美,美的令人心动。就是那脾气太坏了,成天板着一张脸,跟每个人欠了她钱似的。

唉,原来是她呀····

 

明楼做梦都没想到,在他睡着的这短短的时间里,就上演了一部情敌见情敌,分外眼红的一场戏~~~

可怜的曼春儿,可怜的鸡汤····

评论(2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