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当爱重来

又是在雨中,唐晶漫无目的走着,面色惨白,眼神空洞再没有往日那绚烂的让人心动的星光闪烁,就好像一个被抽出了灵魂的美丽玩偶,无喜无悲。任雨水将衣服染湿,那透心的冰凉此刻却再也让唐晶感觉不到一丝冷意,和一丝有生命的活气,她只是这么的走着,毫不在意周围人左右注目的眼光,走着走着,最后连怎么来到了一处酒吧,都不自知。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灌了多少杯酒,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就如同耳边充斥的《you&i》这首英文歌曲般,一步步的渐至冰点。

···现在我在这里独自地,疑惑着我是为何会走到独自面对自己的地步。你和我,看似天注定的一对;你和我,始终仿徨徘徊着彼此;你和我,是如何相遇交集的,走到路的尽头的···

是啊,他们为什么会走到现在这样的地步,为什么,为什么···

眼前的一切仿佛都模糊了起来,泪光的闪烁让她的心也跟着颤动起来,她的脑海中仿佛忆起的一切,与贺涵的初识,与他的相恋,与他所相处的点点滴滴,她还想起了贺涵的求婚,想起了他那句:我怕天不随人愿,我怕我们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最终还是走散了。

可现在呢,他们最终还是走散了···

曾经多么美好的一幕,为什么竟会轮到今天这个地步?为什么那个人竟会是她最好的朋友罗子君!

心神俱伤,抑制不住的颤意和那眼角滑落的一行清泪再也藏不住的落了下来,她看着执杯的那只手,那上面别着一枚戒指,这是贺涵送的,在她的病床边,亲手为她带上去的。那一天是她唐晶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那从心头涌动的幸福感觉,她至今也未曾忘记,可结果呢?如今再看它,竟是这样的讽刺!

呵··呵···金童玉女?唐晶想笑却撇出一个比哭还难看还让人心疼的笑容,好一句金童玉女,原来这就是她的贺涵对他们这十年所下的定论!原来一切一切美好的回忆,在他眼里竟都成了逢场作戏的娱乐。贺,贺涵,你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

婚姻?幸福?爱人?友情?在一夜之间都崩塌了!她不敢想象明天将要面对着什么,该要一种怎样的面孔去面对贺涵,面对子,罗子君。

眼眶通红一片,心碎欲绝,手颤动的也更厉害了,思绪也混乱成一片,她无法接受这样,却强压抑住自己的心,低垂着身子,胡乱的揉乱头发,眼泪一颗颗的落在桌上,晶莹如露,绝望而又让人心动。

窗外的雷声滚动再也搅乱不了唐晶心中的任何涟漪,她现在只想用酒麻痹着自己,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不要去想明天所要面对的将是什么,才不要去想那一段逝去的不再回来的爱情友情,才不用去想她到底有多可怜!

手机一直再响着,是贺涵打来的,看着那熟悉的号码,唐晶竟痴痴的笑了起来,如果没有今天的事,如果没有听到那四个字,或许她现在一定能想象此刻的贺先生该是怎样一副着急的表情,那深邃如海却情意绵绵对着她诉衷情的贺涵,她相信自己一定会再次沉沦迷惑下去的···

可现在,梦醒了,一切都不存在了,贺涵,再见了···

到最后唐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迈出酒吧的,步履不稳歪歪斜斜谢绝了身旁所有人的扶持,带着她那颗破碎的心又再一次的置身于大雨当中。

雨下的更大了,像一颗颗冰冻的石子狠狠的砸在她的身上滴落在她的心上,冷意一时间席卷了整个身躯,瑟瑟发抖,却强硬的孤独的走着。

脑袋昏昏沉沉,连带着眼睛也被一团模糊的光影所笼罩着,她看不清任何的路,也看不清自己的心,雨水泪水从脸上从身上倾泻而下,她仿佛听不到周围所有人的惊呼,自然也就没能注意到前方那一辆疾驰而来的车正朝她驶来。

那耀眼的光束照的唐晶竟有刹那的恍惚,她仿佛想到了什么,唇起一抹轻笑,眼睛是从未有过的星光闪烁,温暖又让人心动。

终于,可以结束了····

然而事情却并未如她想象那般,车,最终在最后的那一刹那停下了车步,却又因为惯性使然,将唐晶原本就不稳的身子一下子撞到在地上。

下一秒从车上下来一个身影,忙跑到唐晶身边,看着栽倒在地上不知是否受伤的女子,那记忆中似曾相识的面容,那不知念了多少遍的姑娘身影,他心中最美好的那个女孩,竟会以这样的情形再次呈现在他的面前。

那一双泪光闪烁,无助绝望到令人痛心的眸子,让他的心也忍不住揪痛起来,神情片刻的惊讶动容甚至是震怒,可最后却又异常小心翼翼无限温柔呵护的蹲了下来,用那一双同样颤抖的手扶住了他曾梦寐以求的女孩,按耐住心中的所有疑问尽量用最温柔的话问道:“唐,唐晶,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快告诉我。”

温和的声音听在人的耳中甚觉舒心,却难掩担忧和紧张,也让唐晶那一刻冰冻的心有了刹那的融化,她抬起头,看着身边的男人,同样温柔如湖水般清透的眸子,似乎含着一份让人心安的神奇力量,仔细的看着他,那面容似乎和记忆中的某人重合了起来。

唐晶有点不确信的唤了一声:“你,你是东尧学长?”

“恩。”男子听到这话时微微一笑,他扶着唐晶起来,继而小心又谨慎的上上下下检查了一边唐晶的身子,没发现其他的伤处这才稍微放下了心。

“唐晶,我送你回家好吗?”担忧的看了一眼浑身湿透的姑娘,看着她瑟瑟发抖的身子,忙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给她披上。

满目担忧,藏不住的心疼和紧张甚是还带着一丝不易发现的欣喜,此刻的他是真想紧紧的抱住她,给她带来一抹温暖,他再也不想错过她了。

纪东尧是这样的想着,可他的那话却像是触动了唐晶心中那最敏感的那根弦,神情瞬间变得悲伤绝望,那闪烁着泪光的眸子,那微微颤动却故作镇定的面容,还有她嘴里喃喃自语的几句:“家,家,我还有家吗?我的家在哪呢··他们····”

她后面的话说的断断续续,却让纪东尧听懂了话语中隐藏的部分,让他的心中更是惊怒交加,商业圈也就这么大,没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他纪东尧!况且能让唐晶如此伤心绝望的人,想也知道是谁!

贺涵,你到底对唐晶做了什么!!!

纪东尧脸色微变,眼中惊现怒意,让人生寒,熟悉他的人,一定知道此刻的纪东尧正处于暴怒的临界点,万万不能惹!

比如正在身旁给他们俩苦苦撑伞的小助理,心里瞬间被自家老板的目光吓得心咯噔了一下:天,天呐!是谁惹得他们家老板发这么大的火啊!还有这女子到底是谁,竟会如此得他们老板的青眼,这真是···

助理不敢多想,按压住心中一连窜的问号,忙继续卖力的撑着伞,在看到他家老板那脸像变魔术般又复无限柔情的看着那姑娘,心里的惊讶更甚,这,这真是太奇怪了!!

不等他心里的花花肠子转弯,下一秒就见到他老板突然紧张的抱住了那姑娘,听着他老板那鲜少流露出的焦急声音,还有在看到他时又变得冰冻三尺的冷眸,冷冷的抛下一句:“去医院!”

然后就抱着那姑娘,一阵风似的上了车,吹得小助理的心刹那凉了半载,可他仍不得不好心的提醒道:“纪,纪总,明副总还在等着我们呢,咱们不····”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老板冷冷的打断了,凉飕飕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道:“去医院,我不想说第二句!快!”

“·····”这下小助理还敢再说什么,忙上车,一语不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朝医院开去,心里却忐忑的不停,一个劲的嘀咕道:连明副总的面子也敢削,他们家这老板也真是太太胆大了!到时候生意黄了,可别怪他,那可是明家啊···

 

而另一边的贺涵,从唐晶跑出去后,也跟着跑了出去,在大马路上到处寻找着那最熟悉的身影,他的小姑娘,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找到她!

已经十一点多了,他的唐晶到底在哪?有没有冷到?有没有出事?他越来越不敢往下想,也越来越痛恨自己,为什么竟会说出那样的话!为什么他的心竟会是这样的痛!

电话打了一通又一通,从之前的没人接后面就直接关机了,贺涵的心从未如今日这般寒冷,如身在冰窖,他万万的不敢相信,竟会是他自己弄丢了他最爱的姑娘!

口袋里的电话,仍在孜孜不倦的响着,他知道是子君打来的!可现在的他,却再也不想也不敢在接起那电话了,他不知道该以如何的面目去面对她,去向她解释自己最爱的人一直都是唐晶!

即便子君接受了,可唐晶,她还能在原谅自己吗!事情一步步的朝着自己未知的方向发展,对未来,他竟害怕了起来,他怕到最后他会伤害到两个那么好的女人,他更怕这辈子会彻底的失去唐晶!

 

 

 

 

 

评论(3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