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祺情何故

第 4 章  
  康熙二十一年的夏至,是一个闷沉沉的阴天。云层压得低低的,湖畔前的柳树枝儿一动不动的直垂水面,时不时的可以从街上传来一阵有气无力的叫卖声:“香丝儿——麻糖喱——谁要贴饼油条麻花儿罗——”
  
  午觉刚起,给两宫太后请过安后,康熙便带上纳兰性德,换上微服,策马前去言府。
  
  言府座落在丰宜园玉皇庙街,这里原是前明兵部尚书杜绍淳的府邸,典雅秀致又不失其大气,真是一处安静之地。
  
  言辰墨,字暮之,抚州临川人也,十四岁时就因才华横溢而被朝廷赐为进士。后入太医院供职,历经万历、天启、崇祯三朝,资历甚老。后从龙入清,世祖定鼎时,便将此府邸此给了他。
  
  康熙俩人策马骑行,用了小半时辰才来到言府,纳兰正欲下马询问,却被康熙制止。
  
  一个门仆跑出来说:“我家老爷正在午睡,概不见客。请两位择日再来吧。”康熙听后,从怀中取出一柄如意送上,笑道:“且将这个交予你们老爷,他定会明白的。”
  
  门仆进去没多久,中门突然大开,言辰墨三步两步趋出,拜首道:“不知主子亲临,有失远迎,老臣罪该万死!”
  
  康熙伸手虚扶言辰墨,笑道:“老爱卿年老体弱,无须多礼。朕今日主要是来看胤祺的,领朕去吧!”说罢便挽着言辰墨的手,直趋后堂。
  
  蝉鸣袅袅,池水叮咚,闻入耳中,恰似撩人。沿着绿荫下的青石小路,很快便到了后堂的澹园。与前堂相比,此园真是别有洞天啊!
  
  那是一个很大的后花园,足有十几亩地。几座高低不等的凉亭散布在池水四周,极是错落有致,当中有一座压水拱桥直通池心。此外园中种满个各色花草,询问便知那都是些名贵的中医药材。洋甘菊、人参花、桂花、百合花、薰衣草等应有尽有,扑鼻而来,一片清香。
  
  康熙心中默想:此老儿,真是会享受生活!
  
  从玲珑剔透的假山绕过去,在经一曲折的石桥便到了德斋——这儿,便是胤祺的疗养之居。
  
  三人行至桥上,便听到一阵悦耳的孩童嬉笑声。闻声望去,便瞧见一幕让人忍俊不禁的童画。
  
  那是两个俊美的小童,言其俊美,是因为这俩个漂亮的小孩,小小年纪,却可以让人一眼窥见日后的光景,定是能引无数佳人尽数折腰之相。
  
  其中一个,身着普通富贵人家小孩的团花真丝小衫,捆脚蟹青的中跨,足登薄底皂靴。扬起漂亮的小脸蛋,那种罕见的美丽,即使是稚童,已让人惊异。他伸出粉嫩玉手,正揩拭小伙伴脸颊上未尽的泪珠,滴溜溜的眼珠飞也似的乱转,奶声奶气道:“小蔺如,别哭哦,祺祺以后再也不骗你罗。”说罢,从侍女手中接过一杯暖茶,趁小伙伴不注意时,出其不意的放入一包莫名的东西,转而递给小蔺如,继续劝慰道:“小蔺如,乖乖,别哭!喝喝这个,我保证香喷喷的。”
  
  小蔺如抬起头来,看着那张纯真无害的笑脸,没有注意到周围侍女担忧苦恼的神情,一饮而尽。霎时,漂亮的大眼再一次氤氲上一层水汽,哇的一声大哭!
  
  原来,那暖茶并不是所谓的“香喷喷”,试想,加入那么多辣料后,有谁还会笑的出声。
  
  可怜的小蔺如,又一次栽倒在胤祺那纯真无邪的笑脸下!!
  
  看到得偿所愿的成果后,那个罪魁祸首咯吱咯吱的笑,又忍不住拿出荷叶酥,逗着小蔺如。这回蔺如可没那傻乎乎的接过吃了,稚嫩的小脸,挂的未干的泪痕,瞪着贼笑的胤祺。
  而惹祸的小东西一脸得意的看着小蔺如,将手中的荷叶酥放入口中,边吃边回味,吃完还不忘舔一下指尖残余的甜味儿,笑死人不偿命的说:“真是香啊!!!小蔺如真是没有口服啊!!”
  看的愣愣呆在一旁抽噎的小蔺如又是嫉妒又是委屈,晶亮的眼眸中一汪汪泪水夺眶而出。
  
  康熙饶有兴趣的看得这哭笑不得的一幕,忍不住哈哈大笑,跨步来到俩小孩面前。看着还在抽噎的蔺如,伸手拭去小脸蛋上残留的泪珠,嗔怒的看了一眼自个儿子。笑呵呵的说道:“小蔺如,别哭哦!待会儿,叔叔便去帮你教训那皮孩子。”
  
  望着眼前这陌生又温文儒雅的叔叔,蔺如还真停止了哭泣,得意洋洋的示威给胤祺看。那挑衅的眼神好像在说:“小子,你的好日子,没了!”
  
  胤祺这回可没心思去理会小蔺如,看着眼前熟悉的人,思绪飘向了那初识的时刻。那抱入怀中的温暖,至今仍浮荡在心头。
  
  康熙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温润如风,笑言道:“胤祺啊,愿意和皇阿玛回家么?”
  
  家,是那个皇宫大院么?一入宫门深似海,以后怕是再也没有言家这样轻松自由的日子了!再也无法逗弄可爱的小蔺如了!我能逃脱九王夺嫡那刀光剑影的深渊么?
  
  胤祺一言不发的陷入沉思之中,良久才扬起漂亮的小脸蛋,甜甜的答道:“胤祺身为皇室子孙,自然会随皇阿玛回宫。”回头望了一眼蔺如,狡猾的说:“皇阿玛,以后我还能和蔺如一起玩么?”想要在这个世界好好的混下去,首当其冲的便是讨好这眼前的龙头老大——康熙!!
  
  康熙没想到小家伙这么会说话,伸手摸了摸那小脑瓜,笑道:“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和蔺如玩。朕允他可以自由出入宫廷。不过,你是弟弟,别总戏弄小哥哥了!”胤祺听罢此话,不由得连连点头,瞄了一个得意的眼神给呆立在一旁的蔺如。
  
  看到那不怀好意的眼神,蔺如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恶寒,彷佛可以觑见日后悲惨的光景。
  
  之后,康熙便让俩小孩继续玩耍,自己与言辰墨去德斋商量要事,最后命人准备马车,带着胤祺前去紫禁城,
  
  前方等待胤祺的,将会是什么呢?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