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祺情何故

  阿哥所内,刚出生不久的五阿哥在奶妈的照料下,渐渐的饱满起来,已不见当初清瘦的模样,皮肤光滑柔嫩,悠闲的时候总是睁着滴溜溜的小眼珠,望着这新鲜的世间,好不快活!

  只是谁也不曾想到,在这幼小的身体内,竟会栖息着另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

  端木瑜每天都百无聊赖的看着周围形形色色的围绕自己转的人儿们,还有那时不时戳自己脸蛋的贵妇们,真想跳起来吼几下,可这幼小的身躯紧包裹在襁褓中,不能按自己的想法行动,甚是郁闷!!只好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思考着未来人生的道路!!

  我既然无法改变历史的进程,那改变其人,应该可以吧!

  前世的自己,一直活在封闭的大观园中,纵使外表无论的风光无限,都掩饰不住心底的那层疲倦与厌恶。齐斗堆金,难买丹诚一寸真。那样的生活绝非自己所想!!!只是若不用事业来填充自己,又怎能忘记身体的宿疾与旁人怜悯哀叹的目光。那种寂寥孤独的生活,今生不想再重复。

  既然自己已经穿越来到了康熙年间,那这便是生命的又一次浴火重生,我真的不想再重蹈那无味的覆辙!

  胤祺,历史中关于此人的记载实在是太少了,在九王夺嫡的刀光剑影中,并未见其身影。康熙评价此子心性甚善,为人敦厚,的确是康熙诸子中鲜有的忠厚老实之辈。
  

  可是,端木瑜想起自己穿越前的种种,想起了隐匿于山林的那座园林,彷佛又看到了那似曾相识的面容,如此的清雅俊美、遗世独立,怎么也无法与忠厚老实挂上钩!!!自己与他的相遇,真的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么?自己与他,真的是前世今生么?关于他的一生,到底有怎样的传奇呢?自己又将如何的去演绎这段未知的人生?

  每日的端木瑜,为了大发无聊的时光,便时不时的思考“人生”,陷入冥想之中。对这个异乎常人的安静阿哥,奶妈侍女们都感到万分惊奇,不知道在那小小的脑瓜中,会想什么呢?

  由于是未足月便脱离娘胎,仓促降世,又超乎正常的幼小,所以大半时间也不由端木瑜所想,都在哭闹中度日,时常的高烧发热总让一干奶妈侍女太医提心吊胆。自五阿哥落地后,宜妃娘娘从未来过探视,反倒是皇贵妃每日的嘘寒问暖从不间断。大家都在为小阿哥的将来担忧,这么可爱漂亮的孩子,哪个母亲不喜欢呢?

  这日,又一次的高烧不止再次让端木瑜痛哭,嘶哑的哭泣声让侍女们心疼不已。无论奶妈怎样的轻摇哄弄,哭泣声始终不止。看着情况,女官青萍又一次神色惶急的朝太医院跑去,并派人向皇上禀报。

  正在捣药的言御医一看青萍此种神态,便知准时小阿哥又出问题了,赶忙拿起医具,向阿哥所疾去。一路上,不断的询问病发的情况,双眉紧锁。这个小阿哥从出生之时,便有先天之疾,稍不注意便病发。可如此幼小的孩子,又不能向医治成人那样对症下药,只有用少量的药粉慢慢调养,可情况却让人愈加不安。

  闻讯赶来的康熙和皇贵妃,看到哭闹不止的胤祺,心疼万分。皇贵妃从奶妈手中接过哭泣的孩子,抱在怀中不停的哄弄左右走动,抚摸着滚烫的额头,那漂亮粉嫩的脸蛋此刻却泛起不寻常的红晕。真是让人心急如焚啊!!

  听到耳畔从未间断的哭泣声,一向温和的康熙此刻却按奈不住怒气,大喝道:“你们这些太医都是干什么用的!平时的那些能耐,都跑哪去了!!朝廷花着俸禄养你们,都是饭桶啊?!!!”

  天威震怒,吓得所有人都跪地求饶,战战兢兢。被当成箭耙子的众太医更是诚惶诚恐,心中都哀叹为什么言太医还没来?求饶之声不绝于耳!!康熙看着这群窝囊废,愈加气愤,扬手打翻递过的茶水。

  说时迟那时快,青萍和言御医终于到来。跪倒的众人,望向他们的眼神就犹如福星降临,都期望厄运快点退去。

  言辰墨看到震怒的康熙,不假思索的行礼拜见,一如既往的从容。作为三朝元老可不是盖的,就连孝庄太皇太后都要对他礼遇三分,可免跪拜之礼。

  言辰墨接过皇子,放在床上,便按照以往的风格诊治起来。慢悠悠的轻拍哭泣的小阿哥,从医具中拿出药丸,放入微热的水中,加进少许糖,缓缓的融化。抱起孩子,用钥勺轻轻喂入婴唇中,并时时的轻拍。哭泣声渐渐的消停下来,静下来的胤祺喝着甜味的药汁,看着眼前慈祥的老人家,不禁笑了起来。

  看到这个可爱的小皇子,言辰墨就想起了家中的小孙子,让人打心坎的喜爱他。将平稳下来的小皇子交到康熙手中,慢条里斯的道:“启禀皇上,小阿哥先天宿疾,昨日又偶染风寒,才引起病发。老臣恳请将小阿哥移入臣的府邸加以调息,加以时日,定会让他隐患渐除。”

  康熙听到这位老臣子所言,知道为了胤祺也只有如此了,便应允下来,并让言辰墨带上奶妈和青萍俩人同去,每日须派人回宫复命。

  就这样以后,五阿哥胤祺便由言辰墨御医带到京师北城言府居住,紧随其去的还有奶妈与女官青萍两人。

评论(10)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