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祺情何故


康熙十二年,吴三桂、尚可喜、耿精忠举兵反清,三番之乱由此爆发。

  六年过去了,在青年皇帝康熙的英明决策下,战局已由先前的节节败退到转换为如今的乘胜追击,相信过不了几年,这场耗时已久的战乱终于拉下了帷幕。

  朝廷外的战果丰硕,满朝上下一片欢腾,可内宫的那一场战争却丝毫没有消停的迹象。

  咸福宫内,康熙正一脸焦急的来回走动,宜贵人郭络罗氏意外早产导致胎位不正,

  已经一天多了,可那倔强的小驴子仍迟迟不肯出来,真是急死人了!!耳旁传来的阵阵尖叫声,惹得心脏一次次的剧烈跳动。此时此景也只有在芳儿分娩胤礽的时候才有过,俯仰之间已为沉寂,每当看到年幼失怙的胤礽,心如刀绞。再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失去母亲了!!

  立在一旁的皇贵妃钮祜禄氏看着皇帝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神色凄然,定是回忆起了当年的仁孝皇后,忍不住上前安慰,握紧康熙的手,眼神坚定的说:没事的。

  那让人信服的眼眸让康熙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望着他,温润一笑,便坐在软椅上,安静的等着。贵妃佟佳氏端来一杯暖茶,递给康熙,焦躁的气氛恰时安和起来。

  产房内,几个手脚麻利的老嬷嬷在经过一天的日夜奋战下早已筋疲力尽,可那金枝玉叶的小阿哥小格格却似躲猫猫般始终不肯下来,这可苦了床上的那位母亲。
宜嫔此刻躺在床上,脸色惨白,那原本绯红的唇瓣此刻却已呈青白之色,额间渗出的汗水将秀发全部浸湿,气力尽失,可腹中的传来的阵阵剧痛却像把身体撕裂了般,痛却无力呻吟。从来不曾想到生孩子竟是如此之痛苦,心中早已没有了当年初为人母的喜悦取而代之的是那眼底深藏的厌恶!

  新一轮的剧痛仍在绵绵不断的延续,可那小东西却依旧栖息在里面不愿出来,她忍不住痛恨使劲最后仅有的力气向那隆起的腹部捶打下去,随之而来的剧烈痛楚转瞬将她击晕过去。

  吓得几个老嬷嬷顿时乱了阵脚,急忙上前抢救,可就在那一瞬间,双手却感觉娘娘腹中的胎儿好像有了循循渐进出来的动向,几个嬷嬷终于歇了一口气,按照以往接生的经验熟络起来。

  在九天幻境中冥冥苦想的端木瑜,突然被一阵轻动声所惊醒,睁眼一望,却看见自己的身边一溜的围了不少“奇装怪异“的女人,全然不是记忆中的医务人员。这特有的装束让他陡然间想起了近几年一直很流行的清宫影视,虽然自己并未涉猎其中,但是渊博的历史知识却让他,不得不往那个方向想去。

  难道,我竟如那小说主人公般穿越时空,回到大清了么?…
真是荒谬!端木瑜不禁轻皱眉头,这番景象显露在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脸上,忒是怪异,让围着他的几个嬷嬷都呆愣了一下。

  没办法端木瑜只好再一次陷入了自我冥想中,这可吓坏了守立在一旁的嬷嬷们,初生的婴儿落地不哭,此非吉兆也!年岁较大的一个,想必久经风雨,略施小力的拍打着小阿哥的粉嫩屁股,却足以让是小婴儿的端木瑜大哭起来。

  嬷嬷们赶紧将早已准备好的棉袄给小阿哥包裹好可不能让小家伙冻着了。端详这襁褓中的婴孩,几个嬷嬷哭笑不得,真的是这个小小的阿哥将这一众人折腾的够呛么?看上去才只有四五斤的样子的呢?顾不上许多了,赶紧出去给守候在外面的皇帝娘娘们报喜。

  当康熙看到这怀中幼小的小儿时,哑然失笑,折腾几日的罪魁祸首竟然是怀中这巴掌大的小家伙!!轻轻的用指尖逗弄着小儿粉嫩的脸蛋,悠然一笑,如春风拂面。不过看到这个比起他的哥哥姐姐小上许多的幼子,康熙也不由得担忧起来。早产的孩子,不要紧吧?

  端木瑜看着眼前的男子,锦衣着装,温润如玉,神色之间也不掩其英姿勃发的王者之气。这怀抱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前世的自己,虽然也备受父母宠爱,却让自己用冷漠的心,将那份爱阻隔在外。常年的病弱,使得他宁可苟延残喘,也不愿接受世人怜悯的眼光,哪怕是自己的至亲。

  不知道这是清朝的哪位皇帝呢?平心而论,他希望是康熙。

  端木瑜望着眼前的男子,微微的眼眸一睁不眨的看着他,不经意间竟婴唇一笑,让康熙的心一下子欢愉起来,真是个可爱的孩子,由此越发喜欢他了!!

  立在一旁的皇贵妃钮钴禄氏瞧着皇帝如此之高兴,又望了一眼襁褓中微笑的婴孩,也打心坎里喜欢,忍不住催促康熙:“皇上您还未给小阿哥取名儿呢?瞧,这么可爱的孩子,多讨人喜欢啊!”纤手轻巧的抚摸在那粉嫩的小脸蛋上,嫣然一笑,连其他众位妃嫔也忍不住上前逗弄,一致叫好。

  康熙看着欢喜,笑语道:“名字吗,朕早就想好了!就叫胤祺吧!寓意吉祥美好。如今三藩已成鱼死网破之流,大清百废俱兴、玉宇呈祥之日指日可待,真是老天降福星于我大清啊!!”

  说罢正欲举起怀中幼子,却引来一阵哭泣声,兴许是大的动静惊扰了小胤祺的清修,竟哇哇大哭起来。康熙无奈之下只好恋恋不舍的将怀中的儿子交给嬷嬷,好好护理。并派人赶紧去给太皇太后与皇太后报喜去,可不能让两位老人家等急了!自己走进里屋去看望刚分娩完毕的宜嫔。

  那曾秀美明丽的面容,顾盼生辉的眼眸如今都已惨淡无神,康熙用温热的毛巾轻轻为她拭去额间渗出的汗珠,柔声道:“这几日你辛苦了,好好休养,等身子好了便让你去看我们的儿子。”响起方才的趣事,康熙欣然而笑,再道:“他很漂亮!还有你已经晋升为妃了!”

  孰料,刚听完此话的宜妃丝毫没有晋升的喜悦,反而抓住康熙的手,双眸冷冽似冰,愤声道:“臣妾…臣妾不要去看那孩子,他…”话未毕却已潸然落泪,神情哀戚中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怨艾。
  这让康熙一时竟无法领悟,心中的悲恨无奈俱全,哪有一个母亲会这样对待自己孩子啊,可又明白她心中的痛苦,只得温和安慰,交代左右侍女好好照顾宜妃,便一声不吭的阴郁离去。

  钮钴禄氏看到皇帝如此神色,不好说什么,便让众妃嫔各自回宫,自己和佟贵妃一路,悄然离去。

  不知道宜妃说了什么,竟让皇上如此不快?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