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当初升的太阳照入洞中的时候,佛者才缓缓醒来,稍一动身便顿觉周身酸痛异常,尤其是下身那令人羞耻痛更让乔达摩苦痛难耐,昨夜的那一幕幕在脑海中一一浮现,从未有过波澜的佛者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
目光所及之处已无那只孔雀的身影,不知其所向何处。
他修行上万年早已心如止水,世间皆苦,一切皆是苦行。对昨夜一切,乔达摩在最初的震撼惊怒后,默念法号后,所剩下的又只是那原本通透的秋水无痕。
眼中又复平静,只是腹中余痛不止再加上身上的一片污秽物,让乔达摩不得不撑起身子,当务之急还是去寻一处温泉去除污渍要紧。
撑着身子起来,乔达摩一手扶着墙一手按住腹部步出洞内。
洞外艳阳高照,漫天之下皆是一片白茫茫,强而耀眼的太阳光芒让乔达摩的眼中一阵晃眼,却敌不过这周边刮过来的阵阵强风,寒冷刺骨,让人无法忍受。
腹中又是一阵惊痛,让佛者额角渗出层层冷汗,脸色愈加苍白,不知寻了多久,才让他听到了一阵山泉的叮咚作响。
支撑着身上最后一丝余力,乔达摩艰难的寻到那儿,烟雾缭绕热气升腾,宛若仙境般让佛者卸下心中的一切顾虑,褪去衣衫迈入泉中。
顿时热气氤氲温润,洗去周身污渍,更让乔达摩的身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释然与惬意。
他久居高位又奉行苦行,嫌少能有如此放松的时候,久到让他自己都感觉宛若隔世。
苍白无瑕的面容泛起一抹潮红,嘴唇微启浅笑安然,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圣洁和唯美。
在这一幕落入孔雀百幽的眼中时,一向狂放自傲目空一切的他眼中闪过一道令他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觉,他并没有上前打扰他,哪怕在他的心底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撕毁他玷污他,可这样美丽的画面,让他止步难前生怕自己毁了它,毁了它。
百幽静静的看着,然后又悄悄的离去。
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洞中已寻不到那抹身影,心中一阵烦躁悻悻离去。佛者走的第一个月,百幽恨他的不告而别惺惺作态;佛者走的第二个月,百幽恨他的悲天悯人伪善圣洁;佛者走的第三个月,百幽恨他的不识抬举一味妥协。
到最后,百幽剩下的都成了脑海中怎样也挥之不去的佛者的明眸浅笑,他的温柔细语,他眉间偶尔划过的忧伤。
他的到来,打乱了才有万年来固有的生活,让他的心掀起了从未有过的惊涛骇浪。
烦躁的无以复加,整天喝酒解闷,却找不到半个人消遣,越活越火大,连一向最喜欢的觅食睡觉也懒得去了,一身慵懒又郁郁得瘫坐在塌上,借酒消愁。
不知道又过去多少条,雪山之颠又有一道人影窜了上来。
来人貌美如玉,声音温润如清风拂耳,全身雪白,耳尖长有珊瑚角,一双清亮的眸子勾魂摄魄却又让人在无形中感受到一股莫大的震慑力,谈笑间清俊而妩媚,浊世佳公子范让人心动。
手执扇轻步走来,甚是熟络,看到这一地散落的酒坛时,一向优雅温润又淡定的青丘狐帝又兼孔雀挚友的白九霎时也不淡定了,眼前的这个人可是一向自语傲慢目空一切华丽无双又绝顶美貌的万年孔雀王,几万年来,他哪曾有过如此的失态之举。
奇了怪哉,是得好好问了。心下暗笑,表面上却仍端着一副圣洁无邪的表情。
“好友,我们才多少时日未见,你咋变成这样了?”堂而皇之的坐在那人身旁,媚眼轻笑忒是神秘的说道:“莫不是得了艳遇求而不得吗?是哪位大神惹了你这孔雀王的心,说来听听,我洗耳恭听。”
“哼!”他不说倒好,百幽一听到他这话尤其是配上这张怎么看怎么圣洁的脸,一下子让他想起了这几个月搅得他心烦意乱想忘却忘记不了的人,登时怒火中烧,骂道:“你!胡说什么!哼!无事不登三宝殿,说,你来此到底是做什么?看本大爷笑话吗!没事就给吾滚!”
·····
白九被这劈头下来的一顿骂惊得笑容愈加灿烂,他可不是一般人,堂堂青丘狐帝岂是被一顿骂能吓退之神!
不过能看到好友这幅难得的炸毛相,他真的是太高兴了。呵呵呵,不过见好就收的道理他白九还是明白的,真把这祖宗惹火了,他可不能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
忙正襟危坐,温声细语的安抚道:“好好好,不逗你了。这几个月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好歹我们也是朋友,总能说说吧,还能开导你一二。”
哼,朋友,我看是损友吧!

百幽心底腹诽道,被他这么一说,心境也似平复了下来,只是说来话长,就连百幽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到底这段时间所为何来,趁着白九也在,何不向他讨教一二。
于是,百幽难得认真乖巧的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一五一十道给白九听了,语毕还不忘看着他,一双乌黑透亮如星辰般夺目的眼眸盯着白九一时间也不晓得说什么才好。
百幽这小子这幅无辜纯洁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看得真让他恨不得上去蹂躏一般。
咳咳咳····不过不是现在。
白九甚是认真的平复方才百幽所说的一切,这花孔雀还真不是一般的不韵世事,唉唉唉,喜欢上了一个人还不自知还自寻烦恼的借酒消愁。
真是堪忧啊!唉唉唉····
这是他所说的那个人,不,应该说是佛的乔达摩悉达多,那可真不是一个一般人。虽说他从未与之交集,但却多次在天宫的盛典中有幸见过几面。

那的确是个美人儿,万佛之祖,宝相庄严悲天悯人,凡是见他者,无不为之钦羡。可这样的一个人,真的适合百幽吗?且不论百幽性格另类嚣张跋扈,就他是孔雀且还是个凶残暴虐声名及其恶劣,光这一点,那佛能容得下百幽吗!
而且,白九不动声色的瞄了眼好友,见他仍是一副懊恼的样子,心底实在是忍不住摇头。唉唉唉
“哼,白九,你只看着我不说话,到底在想什么?”
眼瞅着这是花孔雀又有了炸毛的前奏,白九忙定下心来,一语道破他心:“百幽啊,你既然如此想他,何不去见他呢?”
“想他!你才想他啊!我堂堂的孔雀,怎么会想一个秃驴!!白九!你别瞎说!”这话一出,百幽登时炸毛,挑起啦满脸嚣张却又带着些许点破心思意味不明的慌乱!

白九暗暗称奇,面上仍是春风如意:“都说好友你自诩聪慧绝顶,怎连这么明白的道理也不懂!”边说边观察着百幽那阴晴不定的面孔,甚是有趣又晃悠的说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这···是什么?”百幽满腹疑惑,疑虑更甚,很是乖巧的问道。
百幽暗自称爽,继续讲解道:“这是那些凡人们近期盛行的一段诗话。”指了指一地的酒坛子,说道:“你若不想他,又何必借酒消愁;你若想他,何不如去见他。免的如这般混沌度日。”
白九的一番话让百幽如梦初醒,是呀,他怎么就没想到去找他呢。他乃天之孔雀,天大地大任他踏,既然想他就去找他,管他是那劳什子的西天佛祖!
他孔雀想见的人,谁敢阻拦!

看着眼前百幽这幅熟悉的花孔雀快活的样子,青丘帝君白九的心中也甚是惬意,悠哉悠哉的品茗手中的美酒,心却不知飞向了哪儿……

 

我的小孔雀 也是在脑海里酝酿了很长一段时间 才有了下笔的念头,哈哈脑洞如以下所示:

孔雀在雪山初识佛祖,一不留神吞其入腹,由此结缘。一段时间的相处渐渐的爱上了佛祖,并尤青丘帝君白九的点拨,前往灵山寻找佛祖,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故事。

如来佛有善心和邪恶的一面 在平常 邪恶的一面被佛祖压抑着不得出 但是现在佛者让孔雀那一压珠胎暗结 邪恶的一面顺势而出 将真正的佛者囚禁起来 正好赶上了小孔雀潜伏灵山寻找如来 ····然后就卷入了一场漩涡当中 错将邪恶的如来当成了真如来 在不明真相的 情况下经人挑拨大闹灵山 佛祖率领众佛迎战 最终将孔雀废除功底 打入魔界 亦导致真如来娃掉了  黑如来自愿陪着孔雀入魔界   在魔界见到了魔界的一切惨像  被困无间地狱不得天地 满目疮痍  孔雀见之善心骤起 想挽救魔界 黑佛见孔雀这样 也想壮大魔界 目的确是想重返佛界并引发仙魔大战 开创自己理想的国度   两人日久生情(黑佛单恋)强上了孔雀····又暗结珠胎了  最后两人带领着魔界 引发了第三次仙魔佛大战  魔界败亡  唯有孔雀和黑佛 耀武扬威 佛祖感孔雀之所念 封他为 孔雀大明王 黑佛和佛祖 命运的一战  最终黑佛引败 回归善良佛祖

要想完全写出来  真是路漫漫,任重道远呀·····

 

 

 


评论(1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