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绵延千里的大雪山上,冰天雪地,寒风刺骨,方圆五十里外无人烟,况山中又是孔雀居所,更显人迹罕至,神魔罕见。
孔雀者,先飞禽族长凤凰之子也,有一兄金翅大神雕,二者皆凶残所行四五十里外无生灵都入其腹中矣。
故兄弟俩在三界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臭名昭著罄竹难书。就连人类小孩都闻而变色莫不胆寒。
所以在这孔雀居住的大雪山中愣是悄无人烟,毫无气息也。
然今天却不同,在洞中休息的孔雀百幽敏锐的闻到了一股味儿,仿佛还带着淡淡佛香,让他霎时双眸乍现,美艳不可方物的绝丽面容上是藏不住的狠厉与饥渴!
一袭红袍飒然起身,转瞬红光乍现人已至雪山顶,冷冽的寒风吹得红发乱舞,很快百幽就发现了那一道人影。
那人模样倒是周正却不似中土之人,一袭白衣僧袍更显俊逸出尘,周身还笼罩着一股淡淡佛光,与大雪山的漫天雪景融入一色,说不出的圣洁与绝丽。倒是让一向自负的孔雀百幽有刹那的愣神,不过转眼间他的眼神又锐利起来。
既然敢一人独闯我雪山境界,那就莫怪我口下不留情啦!
双眸立时血色漫天,一声尖利的嘶吼声骤起,瞬间化成原形,一只令万物失色的翱翔与九天的骄傲孔雀王。
周身气势大开,一时间令方圆百里的雪山顿时飞雪乱舞漫天的生灵尽成孔雀腹中之物,连那疏于防范的佛者也无法避免的跌入一片黑暗之中。
良久百幽才停下进食又恢复成人身,饶带兴趣的抚摸腹中,这次算是大饱口福了,可以在去睡个千年美觉啦!
每次孔雀进食完毕后总要回洞修养,他是个懒人若非腹中饥饿他可是千百年也不想踏入凡尘一步。呵呵……
只是此刻的他,却不知道命运已经将他和那个毫不相干的人联系在了一起,更不知此举他所要付出的代价与后果。
而此时的那个乍入孔雀腹中的佛者也渐渐醒来,懵乱的脑袋中一时茫然,怔怔的看着周边。
通天都是粉色的世界,此起彼伏柔软异常,坐在上面双手都能清晰的查到一阵阵蠕动的触感。
这……仿佛记起了昏迷前的那一刻,他好似被一股怪力连同着那漫天的大雪一同被吸了过去,耳边飞沙卷地响起阵阵嘶鸣声。
佛者秋水无痕的眼眸环视一周,看着身边还有一些未及消化的秽物,他总算是心中了然。看样子,他是被那孽畜吸进了腹部。
起身正当他欲行走继续探查时,胃里突地一阵抽痛顿时面色惨白疼的让他瘫倒在地。
“呃……”紧紧的抵住胃部,绝美的容颜上冷汗层层渗出,晶莹如玉。
他生于钟鸣鼎食之家一国王子,自幼便过着放纵糜烂耽于享乐的生活纵情饮酒毫无节制,后看破红尘出家云游,苦行于各个国度,在吃住上更无讲究,连续几天上个月不吃东西都习以为常,是故脾胃一向不佳。纵使是他如今修成正身,贵为万佛之首,他也一次次的在那剧痛中苦苦挣扎承受,这亦算是一种苦修罢了。
这一声声抑制不住的呻吟和不断蜷着身子用力的挣扎,无疑更是如刀般在外面那人腹上搅动,让本在睡梦中的百幽突感腹部一阵阵蠕动,起初只是阵阵轻微疼痛,手不自觉的按住腹部,后却不曾想演变成了阵阵如刀般的磨肉之痛,顿时让百幽惊痛难忍,双手紧紧的按住腹部,连那一向锐利深不可测得眼眸中也被那阵阵剧痛折磨的神采全无,早已没有了起初那般骄傲自负的女王范。
“啊……呃……”从未有过的剧痛让百幽难以忍受更让他恼怒非常,他成千上万年都是这样吃过来了,千金贵体从没承受过如此之痛!怎么会这么痛啊!
百幽按住腹部撑着身体,眼中一闪锐利狠辣,顿时手中一道华光而出径直朝腹部劈去,他有百灵护体自是伤害不到己身,他是要将腹中那磨人的东西消灭于无形中!
只是他这一掌下去非但没有感受到任何一丝痛感消停的迹象,反倒更是牵动了那漫天的剧痛铺面而!
腹内的佛者本匍匐在地忍受着胃里阵阵剧痛,突然外部一阵震动将他整个人猛地打到腹壁上,在从上跌落下来手指在那柔嫩的腹壁上划下一阵阵裂痕,痛的他更是难以自持左右,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双手更是深深的陷进肉壁上,十倍的偿还给了外面那人!
“啊……呃……痛……”痛的百幽真气溃散,瘫倒在地满地打滚,巨痛难忍,腹部的那一猛烈撞击让他再傻也感觉到了有一股异样的东西在他腹内生根,只是此刻的他却无暇顾及,无力得倒在地上死死的按住腹部却不能减轻半点疼痛,反而更是引得一阵更猛烈的剧痛袭来。
“呃……唔……”抑制不住的呻吟让百幽无法承受的溢出,脸色惨白,发髻早已凌乱浸湿,连那一卷华贵富丽衣衫也要没了昔日光彩凌乱不堪,不知过了多久百幽才被那阵阵剧痛折磨的昏死过去。
如果此刻的雪洞中有生人来访的话,定会看到这一副让人心醉的一幕,更有可能将往日那个灭世孔雀消灭于无形,悲哉悲哉。
等百幽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腹部的余痛仍未休止,哪怕仅是轻轻一按也让他倒抽一口气,百幽仍旧倒在地上,眼中惊怒非常却不敢动弹半分,时不时压抑不住的呻吟声让任何人听了都我见犹怜!
他……肚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良久他似乎感觉到腹中有一阵响动,如今他的腹部千疮百孔哪经得如此动作当即痛的又匍匐在地紧紧的按住小腹,痛吟出声。
“外人可是将吾吞食下肚的人否?”痛苦难耐间他放佛听到一声朗朗清声,碧眼盈波眼神瞬间凌厉狠毒,他终于找到了这个让它痛苦难耐的罪魁祸首啦!
虽如此他的语气仍显得平静无波,问道:“你是何人?如何再吾腹中?”其实在他说出的第一句话时百幽就猜到了那人是谁。
声如其人,朗朗清声带着一抹佛音,除了日前在雪山处碰到的那人还能是谁!
双手紧握成拳,从未受过如此剧痛和耻辱的百幽恨不得当即将他剥皮抽骨大卸八块也满消他心头之恨!!!
哼!看你出来后,吾必定让你血债血还!!
恨意直达云霄让腹内的佛者亦称之为乔达摩悉达多如来佛的人也感受到了那来自外部的怨气,面色如常只是甚是苍白,手仍在胃部按压不过比起方才的那番痛楚已经是好了很多。
他抬眼看了下周围见那肉壁上因受力而发紫,且有一道道清晰的划痕,可想而之外面那人还是如何的剧痛。
为人佛者他心生恻隐,柔声说道:“我佛慈悲,还望施主开口让吾出去,免再受无妄之痛。”
“哼!无妄之痛!在我肚里那一番好折腾就想平平安安的出来,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语气冷漠阴森无一丝转圜之地,“想要出来,除非吾死!”
乔达摩听闻眉目皱起,一向秋水无痕的心也泛起一阵怒意。
他本念着慈悲之心想饶这孽畜一命却不曾想到此妖竟如此蛮横毒辣,要化去他心中的怨气恐须时久。
本想从他便门而出,却恐污真身。看来只能那样了。
当机立断乔达摩立时盘腿坐好运功发力,顿时光华万丈,佛力所照之处邪魅尽去污秽无存,腹内一阵震动。
“啊!…呃!”从未有过的剧痛从腹部席卷而来,百幽痛的瘫倒在地紧紧的按压腹部几欲欲死却不能减轻分毫之痛!
最后又觉身上猛的一阵剧痛,贯穿般的剧痛一阵惨叫让百幽顿觉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评论(15)

热度(10)

  1. 星辰晏七公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