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重回二十岁

从这天过后,明楼就光明正大的赖在病房内,守着他的小远,照顾他爱护他,温情宠溺的眼神有时候一整天都看着凌远,舍不得眨一下。

就是凌景鸿他们都在着,明楼也毫不在意,任着自己的心,全心的照顾着他家小远,亲手喂着他吃,陪着他说话,哄着他睡觉,体贴入微,细心周到,就连凌景鸿陈忆老夫妻看了都自愧不如,都忍不住感叹欣慰又有点诧异。

不过有个人能这样贴心的照顾孩子,宠着他,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啊!

只是那被明楼全心照顾呵护着的人,从那第二天醒来后,就有点特意的将自己封闭了起来,躺在床上看着窗外,不哭不闹,也配合着所有人检查上药,可就是对任何人说的话都毫无反应,眼里始终都笼罩一层挥不去的黑霾,空洞而无神,就那样怔怔的躺着,或者就是蜷缩着身子,好似在安静的睡着,毫不理会周边所有的环境,他就像把自己整个人都隔离在这个世界外,隔绝着所有人。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四天,凌景鸿看得揪心,却又无可奈何,这几天他就天天守在这儿,照顾着儿子,可他的小远却对他视而不见,跟他说话也毫无反应,没稍微靠近一些,孩子就又忍不住颤抖起来,眼神中终于又有了一点神采,却是——害怕和恐惧。

虽然退去的很快,可却让凌景鸿的心更加的疼痛,他一次次的怨恨自己,夜不能寐,流泪到天明,他多想时间能回到半年前,回到孩子那个爱笑爱玩闹的时候,可这一切却在那一天都消失了····

那一天正是清明节后,下着朦胧的细雨,他带着孩子从老家扫墓回来,却不成想在楼下的过道里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在他模糊的记忆中还有点印象的女子,看到她的那一刻,凌景鸿一时怔住了,旋即心中升起了一股非常不详的预感。

因为那一张脸和小远长得实在是太像了,还有她的那一双在看到小远的那一刻蓦地变得炙热狂喜还闪着泪光的眸子,这都让他感到了不安,尤其是看到小远同样疑惑又惊奇的看着她时,顿时心中一紧,忙让妻子将孩子们带了进去。

细雨下,那女人——小远的生母袁红雨,一个劲的拉住他的手,跪在地上,苦苦的哀求,向他表达了心中的感谢和激动,更是一遍一遍声泪俱下的诉说着当年的无奈和后悔,求着自己把小远还给她。

一个母亲的泣泪忏悔,那盈盈泪光透着无尽哀伤痛苦的眸子,让任何的人都拒绝不了,他也不例外,哪怕他心中万分的不舍,那一颗柔软的心此刻也跟着动摇了。

是啊,任何的一个母亲,如若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如果不是被自己的丈夫抛弃,如果孩子生来不是那样的病弱,自己又无力支撑时,谁会狠心抛下自己的孩子离去?更何况当年的事,也并非三言两语能说的清。要怪只能怪,小远的命不好,摊上了这样的一对父母···

当天,他并没有答应袁红雨将小远带回去,他还要考虑,他心中有着万般的不舍和一丝埋怨,既然当初已经抛下了孩子,为什么现在又要带回去!事已至此,何必当初!

之后的几天,袁红雨就天天的守在楼下,守着他们,守着小远,一次次的拉住自己的手哀求,甚至面对着小远,她也泪眼盈盈的看着孩子,拉住他的手,只是哭着不说任何的话。可是小远,那孩子实在是太聪明了,他早已从那只言片语中,还有连日来家中笼罩的低气压,母亲那愈发疏离的态度和抵触时,更在那女人与自己长得七八分相像的长相中,猜到了一切。

他哭着问自己,那是凌景鸿第一次看到孩子的哭泣,眼里的委屈和小心翼翼又带着一次期盼,可结果却是自己亲口告诉了孩子那个真相,告诉了他那段被亲生父母抛弃的身世。从那一天过后,他就再未见到孩子的笑容,他想挽留孩子,可小远却第一次倔强的推开他的手,无声的哭泣,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拉着孩子的手离去。

他曾多次的去那个小区却学校找小远,想带他回家吃饭,可孩子却一次次的拒绝,拒绝着回来,连话语中都透着一股疏离和拘谨,从那之后,他就知道他已经失去了这个儿子,失去了那个开朗活泼又鬼机灵的他最疼爱的儿子····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事情竟演变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的孩子····

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孩子安静苍白的睡颜,原本是十七八岁不知愁的年纪,可他的儿子即使在睡梦中也紧蹙着一双眉,带着与年龄不符合的沉重与愁苦,这让凌景鸿更加的心疼,想为他轻轻的抚平眉心,却见孩子无意识的瑟缩了身子,让凌景鸿的手也跟着颤抖起来,最终也没落到孩子的脸上。

给他盖好被子,爱怜的看着他,默默不得语,可他的心中却暗暗的下定了一个决心:他绝不会再让孩子回到那个可怕的牢笼里!那已经不能再算是一个家了!袁红雨更不配在做一个母亲!!

他眼中升起了鲜少流露的愤怒,虽然掩藏的很好,可却并未瞒过一直守候在旁的明楼,看着自家未来的老丈人眼中流露的怒色和悔意,他心中暗叹一声,又看着那那难掩疲惫的倦容和苦守却丝毫不得儿子在意的可怜身影,明楼终是不忍心,微低着身子,安慰道:“伯父,您也守了好几天了,小远这情况一时半会也好不了,再者您还得上班呢,您要是真放心我,就让我一直守在这儿,我保证一定会照顾好小远,守着他好起来,伯父,您先回去休息会儿吧,这人有我,别担心。”

“······”凌景鸿看着眼前这个见过几面却不甚了解的年轻男子,看着他这几天细心周到的照顾小远,心中充满着感谢,还有那目光中时常流露的温柔宠溺,都是过来人,别以为他不懂。对这孩子那天在他们在小远面前的那番说辞夸下的海口,他是真不信!

他活了大半辈子了,怎样的人没见过!就因为几年前的那场会晤和恩惠,就将他儿子念到至今,还大老远的从国外跑回来!再加上这几天从三牛周明几个孩子嘴中得知的一切,凌景鸿的心中就更对眼前的男孩起了疑心和警惕,他是真怕自己养大的乖儿子又羊入虎口的落到一个未知的险境中!他是真怕了!所以绝不会在掉以轻心!绝对不能!

同样活了大半辈子的明楼,哪能不明白那微眯的眼中闪过的一道精光是何意,心里甚是无奈,为了打消老丈人的怀疑警惕自信,他非常恭顺且笑盈盈的看着老丈人,十分乖巧又得体的说道:“伯父,您放心,我明楼一定会照顾好小远,绝无二心。您还请以工作为重,也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多注意休息,小远是个懂事的孩子,您总该不会让他在为您担心吧?”

一语双关,面露担忧,态度诚恳,举止大方得体,很有大家风范,让人看得很是舒心。纵使凌景鸿心头还有这诸多的不放心和疑问,也不得不答应了下来。他也的确积压了太多的工作要处理,于是非常不情愿,又严肃的看了一眼明楼,道:“行吧,小远交给你了,他要是醒了,第一时间告诉我。”

“恩,好~”眉眼弯弯,笑如春风,唇边弯起了他特有的一字笑,让看的人一时恍了神,最后凌景鸿又再三嘱咐了一下,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病房。

 

等人离开了,明楼这才重新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着在梦里仍睡得不安稳的爱人,用手轻轻的拨开他额间垂下的刘海,他还想吻上去,想他给带来一丝安慰和鼓励,可这不切合实际又心头涌动的想法直接被理智扼杀在了摇篮中。

他只能守在他的身旁,用更加温柔的眼神肆无忌惮的看着他的小远,看着他苍白的睡容,看着他日日思夜夜想恨不得搂紧怀里的小身子,柔情似水,满满的爱意都快溢出来了,可惜睡着的人看不见。他又想起了这几日,他家小远种种不寻常的迹象,发呆傻愣目光空洞无神,拒绝着一切,就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上,这种种的迹象,他非但不陌生还熟悉的很。

当年,他的小远也曾有过同样的一段时期,那病的名字叫抑郁症。那段时间现在想起来,仍让他感到揪心的疼,他一次次的看着自己的爱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悲观厌世,封闭着自己的心,无论他怎么安慰怎么哄都没用,他的爱人始终敞开不了自己的心扉走不出来,最后还伤了自己,为此他还狠狠的骂了一通他,还抛下了他!那一次,他真的是怕了!他怕只要他的一个疏忽,他的小远就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他更怕,如果他真的伤到了自己,而自己又不在他的身边,那后果他真的不敢想象!

那一次,简直把他的半条命都要吓掉了,好在他的小远最终还是走出了那段被黑暗桎梏的过去,重新扬起了熟悉的笑容和那任性的小脾气。

如今又看着在床上睡着了的小凌远,他相信,这一次在他明楼的陪伴下,照顾下,他的小远仍会走出来的!那不是一个会被过去绊住不前的男子!他的小远是坚强的!永远都是坚强的!

明楼竖起个拳头给自己打气鼓舞,在抬眸时就看见一双黑溜溜疑惑又有点鄙视的眼睛看着自己,看得明楼脸上泛起一阵莫名的羞红,眨眨眼有点不好意思的讨好道:“小,小远,你醒了,要,要不要喝点粥,刚弄好的,要····”

话还没说完,就见那小家伙那漂亮的眸子清凉凉的又瞪了一眼自己,然后翻了个身子,又留个背影给他,冷漠又孤独。

明楼看的心中一疼,又不怕死的溜到那边,瞧见小爱人眼睛又闭上了,一副乖巧又懂事的样子,面色苍白的引人垂怜,明楼坐下,轻轻的哄道:“小远听话,起来喝粥,你都睡了一天了,在不吃点东西,胃会受不了的,到时候可别又哭起来,听话,乖。”

“······”装睡的人依旧不理,倔强的闭着眼,手却悄悄的攥紧了他的小被子,无声的抗议着。

这让明楼心中一笑,半是无奈半是好笑的继续哄道:“听话,你都十七岁了,不是小孩子了,赶紧起来喝粥,喝完了咱在接着睡好吗?”见凌远还是丝毫不为所动的模样,真是又任性又可爱,心中乍起了逗弄他的心思,故意挤兑道:“待会儿三牛他们可要来了,要不我就把你这几天的表现告诉他们,让他们也看看,你这医学院天才少年的面子到时还挂不挂得住?怎样,小天才?”

这话一出,明楼果真看到那人小身子抖了两下,耳朵都竖起来了,下一秒就睁开了他那双美的不得了的眸子,只可惜此刻却恶狠狠的瞪着他,毫无半点温柔可言,瞪得明楼习惯性的心一怂,忙缓了语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讨好道:“好好好,我不说了,那小远,我扶你起来喝粥,你现在身子弱,得小心点,我就····”

说着就把自个的手伸了过去,还没挨到美人的小胳膊,就被那人一挥手拍了过来,然后就见他美目一瞪,自己利索的从被窝里爬了起来。

明楼忙将枕头垫在床头让他小远靠着,又将桌子上保温瓶里面的粥用小碗盛了点,轻轻的吹着,等不烫了这才小心的递给他家小远,温柔的看着他,异常的宠溺。

按照他自己的本心,他是真想一口一口亲手喂着他家小远喝粥,不过一想到小家伙那脾气,还有现在这种的时候,对他家小远而言,他明楼仅仅只是一个比陌生人稍微熟悉一点的人罢了,连朋友都不一定够的上。所以他不能造次,不能像对他家老小远那般的厚脸皮,他得慢慢来。对,慢慢来。

这么的想着,看着凌远小口小口的喝着粥,虽然不说一句话,可脸上原本冰冷苍白的面色也有了点点的回暖,眼里似乎也看到了一点暖色,他心里就足够安慰了。

此时的凌远心底也并不平静,一边喝着手里的粥,眼睛却时不时的偷瞄着那人,在那人火热温暖的目光下,他就是不想理也难。这个叫明楼的人,在这几天内对自己悉心照顾,用心呵护,还有那人眼里流露出的炙热目光,都让他感到惊异,也感到一阵久未的温暖。

那一晚自己情绪崩溃成那样,自己一直想瞒住的事实在他最爱的家人朋友长辈面前一下子被剖开了,他受不了!他接受不了那种被人同情怜悯的目光,更不想看到他爸爸那痛苦抱歉的样子那眼里流出的眼泪,都让他的心承受不了,他控制不了自己,所以才狠狠的发泄了一番!

是他,是眼前的这个人,抱住了自己,用他温暖的怀抱让自己的心渐渐的安定了下来,还有他说的那番话,都在他心中掀起了从未有过的感动和委屈,还有一丝疑惑。他不是小孩子,不可能看不出他眼底流露出的那份真心。只是在那人说的话里头,又到底有几分是真的?又有几分是假的呢?

他又想起了他的亲生妈妈,他已经好几天没回去了,不知道她怎样了?脑海中浮现的仍是那天被她狠狠打一顿的情形,被打在身上的那份痛仍时时触痛着他的心,可他的心中却无丝毫的恨意,心中想起的永远都是她最初的那温柔的笑和拥抱。

可他的妈妈,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那个她口中的“父亲”究竟指的是谁?他,真的是不被祝福生下的孩子吗?

凌远的眼神黯然了很多,又氤氲起了一层水雾,却不再落下眼泪,久久的怔怔不语,明楼也不再说话,接过他手中的碗勺,正想出门去清洗下,却被一只手拉住了袖子,听到那弱弱的带着乞求的声音:“别走····”

他不想在一个人了!

“好。”明楼回转身,脸上挂起了异常温暖宠溺的笑容,给他盖好被子,然后重新坐在了他家小远的床边,看着他,陪着他,不离开。

 

评论(4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