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重回二十岁

当明楼赶到那栋老居民楼时,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心竟蓦地一紧旋即被更大的不安笼罩着,心神一动忙撇下后面跟着的几人冲了上去。

身后的韦三牛几人面面相觑的望了一眼,虽有着疑惑,此刻却没人在说什么,忙紧随其后跟了过去。

是三楼,站在三楼的那扇紧闭的门外,明楼一连敲了三下门都无人应答,却因为老建筑的隔音效果不好,让他们清楚的听到了从里面传出的一阵女人怒骂声还有一丝不明的声音,这让明楼的心猛地一跳,连他那只敲门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偏这时对面的那扇门开了,走出来一个老太太,眼神担忧又可怜的看着门里面,非常痛心的说了一句:“唉唉,对门那可怜的小子又挨打了,天天都这样,这当娘的怎么能狠得下那个心啊。”      

老太太说的时候,眼里心疼的不得了,像是想起了那个和自家孙子差不多年纪的孩子,白白净净模样甚是可爱,却不料摊上了那样个娘。劝了不知多少回了,可那当娘的转头就忘,真让她这个老婆子心疼那娃儿。

又是无奈又是可怜的摇摇头,看着明楼几人,问道:“你们几个是?”

“我们都是凌远的同学,奶奶,您经常听到这里面有挨打的声音吗?”说话的周明,他的声音也有点颤抖起来,心也跟着颤抖起来,剩下的几人都是面色苍白满目担忧,他们最料想不到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而且,而且,这样的情况很可能延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小远,他·······可他们竟然对此毫无发觉!!明楼在听了老太太这话后,手抖动的更厉害了,事已至此他的心中竟起了一丝怯意,他竟然间怕推开那扇门门,怕见到那让他心慌痛惜的一幕,他的小远···

然后他又听到了那老太太说道:“唉,可不是吗,这个月几乎没停过,有时候大半夜的都会听到那打人的声音,明明是那么乖巧懂事的娃儿,怎么就摊上了那样子的娘?唉唉唉·····”

“那你们听到了怎么就没人进去阻止呢?”韦三牛问道,他心中有害怕更多的却是愤怒,是对自己的愤怒,也是对这栋居民楼事不关己的态度所愤怒。

可他这回却怪错了人家,老太太听到他这样问,更无奈了,道:“哪没说过了,都劝了好几回了,居委会的人也要照她谈了好几次,可人家听了完全没反应,第二天照样打,我估计着那闺女精神有问题啊,明明长的那么俊,唉唉····”

这话一出,明楼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不等周明几人反应过来,就直接用腿猛踢那门,又用自己的身子,连撞了好几下,门,终于撞开了···

可映入眼帘的景象却让他让所有人都震惊住了!!他的小远倒在桌子底下,蜷缩着身子,手紧紧的摁在腹部,脸色惨白,额头上还有着被撞得淤青,紧抿着的唇此刻却现出斑斑血渍,一动不动的倒在那儿。

眼前的一幕让明楼目呲欲裂,心痛欲绝!可那个女人,竟然还在用扫把狠狠的打在他家小远身上,明楼紧握着双拳,眼中是从有过的骇人怒气,他彻底的愤怒了,他猛地冲上去,一举制住了那个疯狂女人的手,吼道:“袁红雨!够了!他是你最爱的儿子!你是有多狠的心才能下的了手!你要这样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人,你若不珍惜他不爱他,那我明楼就偏要让他成才,让他成为一个健康的人!让他得到所有的爱!让所有的人都不能再伤害他!我说到做到!”

明楼说话言辞犀利毫不留情,眼中早已没了任往日何的温和,声音中却带着一丝颤意,是害怕,更是愤怒!他已经受够了!要不是看在她是小远母亲的份上,明楼此刻,连杀她的心都有了!!

他的心中还有着无数的话想骂醒这个不称职的母亲,想狠狠的痛斥她一顿,却又在看到那一张和他家小远长得七八分像的面容上,生生止住了!

后直接将那早已呆愣住的袁红雨一把推开,自己蹲下来,看着昏倒在地的凌远,他的手抖了起来,后来整个身子都抖了起来。他小心翼翼的抱住他家小远单薄羸弱的身子,微弱的呼吸,仿佛风一吹就会消失般,脆弱的让人万般的心疼。

手微微发颤的在凌远的脸颊上轻轻拂过,泪珠却一滴滴的在众人的视线中落了下来,落在了凌远身上。

目光是那样的心疼,那样的痛惜还有无尽的爱意和悔恨,他恨自己来晚了,他恨自己没能保护好他的小远,为什么明明知道袁红雨是个疯子,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小远离开自己的视线陷到这危险的境地中来!

万一小远出了什么事,他明楼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这样深陷悔恨自责中的明楼对韦三牛他们而言是陌生的,或许他们原本也对明楼抱着陌生,可此时此地,他们竟被一个陌生的人所感动着,他方才说的那话,深深的触动着他们每个人的心!

究竟是怎样的一份感情,才会让他发出如此肺腑之言!明明相见不过几日而已,为什么他会对小远这般的上心,就好像认识了很久般,就好像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尽在掌握之中!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对小远到底抱着怎样的居心?!

但是那样的目光,那般的深情,却不似丝毫作假,那只有爱的太深的人才会有那般的眼神。他到底是谁?

几个人的心里都有着相同的疑问,但是当务之急,最重要的还是尽快将小远送到医院去,不等他们说话,就见明楼轻温柔的抱起了凌远,临走前,还不忘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已经跌倒在地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对所发生的一切都处于懵懂又癫狂状态的袁红雨,那一双美丽的眸中渐渐被漫天的自责懊悔还有震惊绝望所侵蚀着,她似乎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竟然又一次的打在了小远身上!她真是个混账母亲!!!

泪珠盈眶而出,从那美丽的脸颊上滑落,眼神颤颤的看着被自己的儿子,想叫小远,却又害怕的看着抱着的那人,那人骂的对!她这个做母亲的怎么能狠的心一次次的把儿子往死里打呢!

这样的目光,让明楼心中暗叹一声,他始终对着那一张酷似他家小远脸的女人,起不了任何的恨意,然后抱着他的小远离去,身后的几人紧随其后。

清醒的袁红雨对自己所犯下的错误,痛彻心扉,无力面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把她最爱的孩子带走了,最后匍匐在地上失声痛哭。

 

第一医院,无论在何时都是人满为患,一到急诊处,就有眼尖的护士看到明楼怀里抱着的人是凌远时,登时脸色一变,忙跑了过来,面上都是担忧,又着急慌乱的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小远怎么会变成这样?这···天呐,凌教授知道吗?”

她这一嚷嚷立马把导诊处的曲护士长招来了,一看凌远这样,眼中闪过一道惊疑更多的却是心疼,看了一眼明楼从他怀里小心的接过凌远,又看向他旁边的几人,是周明他们,她认识,是小远的同学。

忙问道:“这是什么一回事?小远怎么会弄成这样?”

周明几人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谁都没法三言两语的将这事说出来,难道告诉她小远是被那个亲妈打的吗?而且这事也怨他们,如果他们能早点发现小远的异样,就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曲护士长见他们都是语焉不详有口难言的样子,还都红着一双眼,这下心里更不安了,不过当下也管不了许多了,忙对身旁的小护士说道:“你赶紧去楼上叫凌教授下来,告诉他情况,快去!”

“恩恩,好的。”小护士得令,忙转身急急而去。旋即曲护士长抱着凌远找了一张病床,这才将凌远小心的放下,闻讯赶来的钟主任也到了,一看到凌远这样的情况,都忍不住对望了一眼,有着疑惑还有心疼。

小家伙躺在病床上,脸惨白惨白的,额头上还不知怎的被撞伤了,嘴唇上咬破的血渍让人看得更是揪心,那是得忍着多大的痛啊!

钟主任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一贯冷静平和的面上也渐起了少有的慌乱,轻轻碰触了一下,就明显感觉到了孩子无意识的瑟缩了下,扇睫微微颤动着,似有苏醒的意思,可那手又紧紧的按在胃部,一看就是胃病发作了。

手一放上去果然感觉到了下面器官僵硬的拧成一团,钟主任脸色更加的担忧,好在这孩子没发烧,不然真不好收拾了。怎么会弄成这样呢?

想罢忙将药水挂上,曲护士长也拿来药,眼含着担忧小心翼翼的给凌远额头上药水,然后两人又检查了一下凌远的情况,心下稍微放松了下,却不知突然间一人走近了些,冷静中带着紧张担忧说道:“小远的身上还有伤,麻烦你们在看看。”

说话的正是明楼,他的话让不知内情的钟主任和曲护士长相互看了眼,更让周明几人都齐齐颤了下,像是想起了方才那一幕,顷刻间红了眼,满是担心慌乱还有愤怒和悔恨。

这下让钟西北和曲护士长更疑惑了,却来不及多下,可他的手刚一碰触到凌远的衣服,就见那孩子蓦地睁开了眼,眼里满是害怕惊慌还有恐惧,他的身子猛地一震,然后发现了身边的人是熟悉的人时,眼中的惊慌害怕更甚,整个人如同受了惊的鸟儿,忙挣扎着爬了起来,要不是钟主任及时扶住,恐怕人都要栽倒在地上了。

然后就跟触电般的推开钟主任的那双手,缩成一团的在床角瑟瑟发抖,紧紧的攥住自己的衣服,死都不让人靠近一步,那一双原本晶亮清透的眸子此刻却氤氲着一层水雾,泪汪汪的那样瞪着,抗拒着所有的人,嘴里一个劲的乞求嚷道:“别,别,你们别过来!我不要见你们!我,我不要见你们!你们走!都走!!我不要再见到你们啦!!···”

说着就哭了起来,大声的哭泣,就好像受了很大的惊吓,声声都带着惊恐和委屈,任何的人想靠近一下,都会惹来那人一阵尖叫。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更被吓到了,这样情绪失控的凌远从没有人见过,那般灿烂阳光总爱讨喜卖乖的叫着叔叔阿姨的小远,怎么会一下子之间变成了这样!!

“小,小远,别害怕,我是曲阿姨,还有你钟叔叔,别害怕别害怕,小远,听话,你受伤了,让我们检查下身体,好吗?”

曲护士长说着眼里隐隐带着泪,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小远,这孩子一贯听话懂事惹人怜爱,怎么会这样?

她尽可能用最温柔的话宠着孩子,努力的让他平静下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她现在能做的就是不在刺激到这孩子了,她只想让小远回到以前的小远,别再这样让人担心害怕了!

可凌远压根就听不进她任何的话,尤其是在看到钟主任靠近的身子和手时,更是被吓得连连尖叫,疯狂的挥手不让人靠近,身子紧绷着缩在床角,浑身发着抖,眼睛死死的瞪着周围的人,目光中满满的抵触和抗拒让所有的人都感到心疼和震惊!!

而凌景鸿等人赶到的时候,撞上的正好就是这一幕,他呆住了,他万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孩子,看着他的小远,他的心就如同被刀割般疼痛!

他震惊了!他更害怕了!他竟然举不起他的脚步,不敢迈进那样的孩子!他的小远,明明被保护的那么好,那样的乖巧懂事阳光又灿烂,为什么!?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怕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是他害的小远成了这个样子!!

从下午开始他的心就一直在跳动,好像有一股强烈的不安在侵扰着他的心,他本没在意,可是在听到老金告诉他小远下午旷课了,又被护士告知小远送到了医院时,心里那股不安越来越强烈,脚步生风毫不迟疑的奔了过来,可他没想到的是,看到的竟是这样的一副情景。

凌景鸿强耐住内心的焦急和慌乱,小心的步到凌远的身边,伸出手想抱住孩子,可一看到孩子眼中无从掩饰的害怕和恐惧,那不停颤抖的身子,凌景鸿的心就疼的更厉害,眼里的心疼和哀伤也闪动着泪光。

看着这个一贯聪明懂事最得他疼惜的儿子,竟变成了这个样子,凌景鸿心痛如刀绞,想问个为什么,却又怕再刺激到儿子。于是微低着身子,脸上扯出一道凌远最为熟悉的温和宠溺的笑容,用那最为温柔的声音哄着,“小远,乖,我是爸爸,爸爸不会害你的,听话,小远,让爸爸抱抱,不怕不怕······”

凌远初一听到爸爸儿子,脑中仿佛闪过了片刻的清醒,紧绷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泪汪汪的可怜又委屈的看着凌景鸿,他认出了眼前的人,伸出了手想象小时候那般的依偎在父亲的怀里,听着他温柔的声音哄着自己,哄着自己吃药,哄着自己睡觉···

“爸爸·······”

小声的叫着,十分的委屈和害怕,可下一秒他的脑中又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的妈妈说的话,那一声声训斥责问字字句句都在脑中回响,伸出的手立马又缩了回来,身子猛地一颤,颤巍巍的看着凌景鸿,哭的更大声了,可他接下来的话,却让凌景鸿更加的心痛悔恨,字字珠心像刀般狠狠的剐在他心上,也终于让他从那只言片语中察觉到了什么!

“你,你不是我爸爸!我没有爸爸!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听到这样的话,凌景鸿无言,他甚至不敢对着孩子的那一双眼睛,他的手也跟着抖动起来,眼里的泪水也不可控制的流了下来,他终于知道,这一切,真的都是他害的!如果不是他当初答应了袁红雨将小远交到了她手上,那他的小远绝对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小远,是爸爸啊,你怎么能说没有爸爸呢!小远,都是爸爸对不起你,不该让你走,不该把你交到那女人手上去,爸爸对不起你!小远,别哭了,乖听话,让爸爸抱抱你,爸爸带着你回家,好吗?欢欢还在家念着你呢?”

可他的这话俨然没能打动凌远那慌乱的心,始终平静不下来,紧紧的将身子蜷缩在床角,泪光闪闪更藏着害怕和恐惧,一听到家那个字眼,头摇的更厉害,更加激动地哭道:“家!那不是我的家!我不回去!!你不要过来!!”

精神已经接近崩溃的临界点,还非强撑着身子一只手紧紧的摁住胃部,小脸煞白的瞪着所有人,不让任何的人靠近。旁边早有被哭声吸引过来的医生护士,大多是看着凌远长大的,眼瞅着孩子哭成这样,精神状态崩溃成这样,都心疼的不得了,几个女医生护士都忍不住哭了起来。,

孩子,哭得真是太可怜了,到底事发生了什么事!?小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凌景鸿他们也不敢再上前一步了,心急如焚的站着,心里被莫大的不安担忧还有害怕占据着,在怕刺激到这孩子,周明三牛几个人也都不敢在向前,都红着眼,手紧握成拳颤动着,就连一向胆大霸道不讲理被誉为秦老虎的秦少白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人走了过去,面色沉静不怒自威,眼中却又透着无尽的温和宠溺,他走了过去,在凌景鸿等人的注目下,堂而皇之的坐在了那病床上,毫不理会那贫民挣扎抵触的某人,将他抱入了怀中,震惊了所有的人!

评论(4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