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一缕清歌莫断魂

十二
回到昆仑仙境的杨戬,很不给面子的彻底昏在玉鼎真人的怀中,一连数天,却始终在沉睡中不自醒,面色青白,形容枯槁,让玉鼎看了心急如焚却毫无办法,想尽一切可想到的办法,用尽了所有的灵丹妙药,却仍旧如此,连带着玉鼎本就重创未愈的身体也愈加不支,却强撑着不肯运功疗伤,面色冷清目光晦明难辨隐隐怒气让所有人都难以靠近。
玉泉山外,十多个人探头探脑的互相低估,一向谨慎小心的慈航真人指了指那洞口处,说道:“谁去劝劝?杨戬一回来就这样,连带着玉鼎也这样,虽说神仙是不用休息的,可再任他这样不眠不休下去他身体可受不了,谁去劝劝谁去劝劝?”
一连三声劝劝让听得的众人头皮发麻,他们可没那胆子去劝那玉鼎,像是想到了什么,赤精子挑眉一笑,老神叨叨的说道:“谁去劝?我们这眼前不就有一个现成的人吗?”眼睛瞄着身旁的广成子,促狭的说道:“连玉鼎都敢打的人,他不去劝谁去劝?”
“嘿嘿,那是那是,广成师兄那一巴掌真是镇住我等了,那么美的一张脸,你咋就那么大胆敢一巴掌拍下去呢咋就不想想后果呢?”俱留孙幸灾乐祸的说。
“我说呐怎么最近都看不到你家清化上蹿下跳的闹腾,莫不是都躲起来了,难怪前段时间九仙山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狼烟四起的样子。”太乙好了伤疤忘了疼,附和道,他咋就忘了他自己也有一个糟心的徒弟呢。
那一巴掌的效力远比广成子预想的要大的多,美名远扬不多时就已传遍了三界轰动了整个昆仑仙境,真真令所有阐教门人连带着元始天尊都佩服的五体投地!真不愧是昆仑阐教十二仙之首黄帝之师!
他现在走到哪,都能收到一堆顶礼膜拜的目光,怪变扭的。
“咳咳···”广成子看了一圈众师弟尴尬的别过头去,这可不是美事天知道他打了之后有多后悔,说道“老道··可不去,一失手成千古恨,我可不想后半辈子都活在玉鼎的埋怨中。”
“咋会呢,我可瞅着玉鼎丝毫怨师兄你的意思,莫多想哦。”口气虽是安慰的意思,可广成子却从普贤那人眼中丝毫没看出任何关心来,恨恨的怒目瞪视:“有本事你去打打看,老道很想看到普贤师弟威武的样子。哼哼。”
“呃··呵呵开玩笑开玩笑···”笑话,他就是借一百个胆也不敢在玉鼎师兄那张脸上下杀手,他九宫山白鹤洞的普贤真人可是一向超凡脱俗最具仙风道骨的大先天。
偏在这时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道行天尊十分纳闷的冒出一句话:“玉鼎,他很美吗?为什么舍不得打下去?”
“······”一句话,堵住了所有的嘴。
文殊广法天尊扶额叹息,没力气的骂道:“道行,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这话,绝对不能再玉鼎面前说。”
“哦,好。”很是乖巧懂事。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一直做画壁状的云中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冷哼一声:“我们要是有时间在讨论这巴掌的事,不如将重心放在小杨戬身上,只要他好了,玉鼎师兄自然没事。”
“对呀!云中子,你真聪明!”黄龙真人赞道。
“····”
“话是这么说,可杨戬这情况,总得有个因吧?无缘无故的这样,让谁能明白命根出在哪?”太乙抚须沉思道。
“杨戬的伤势俨然已经好了,可为什么还没醒来,我估摸着问题应该处在魂识上。”
“此话何解?”
见众人都看着自己,普贤真人顿觉成就感十足傲然挺立身姿翩然,拂尘一摆手不自觉的绕着额前秀发这才高深莫测的说道:“诸位可还记得当初封神之战中,截教的姚天君摆下的落魂阵,将子牙师弟的两魂六魄勾去,那时候他的样子可不是跟现在的杨戬同样,所以贫道觉得,问题当是处在了魂识上。”
双眼一瞄,瞧见大伙都被他的真知灼见给镇住了,心底十分受用。
普贤真人这人一贯自以为是傲慢刻薄可他却是除了玉鼎外,第二号聪明的人,所以他说的观点还是有必要听得。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又去那天庭找姚天君吧,几千年过去,人家早就不是当年的姚天君了!”
“恩恩,那还有什么办法呢?”
众人又是一阵苦恼,不多会儿,黄龙真人突然叫了起来,“对了,东华帝君的白泽通万物辩古今精医理妙法绝伦,我们倒是可以找他来看看,定能有办法。”
“白泽这倒是个不错的人选,可是····”广成子颔首沉思道:“当年玄女事出,东华帝君恨不能相救最后竟自剐双目,从此避居蓬莱紫府几千年都没出来了,他能借白泽给我们吗?”
“找谁去呢?”
众人又是一阵苦恼,当年那事三界共知,东华帝君从那日起就立下誓言:从此再不出蓬莱紫府半步!他也果真做到了,此时,若想让他借一人而出,哪怕他肯只怕白泽也不会答应。
“我去。”一道清冷缥缈的声音传了出来,玉鼎出,雪发披肩,眼神却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和冷清,“杨戬拜托你们了,我去去就来。”
说罢化光而去,留下一群呆愣的人,翩翩然而去。
“大师兄,你就这样让玉鼎去了···”
“不去能怎办,老道还能拦得住他吗?”
“你可以再打他一巴掌,喝住他呵呵呵”
“你!!!”
仙境蓬莱,碧海青天,岛上古木苍翠郁郁葱葱极天地灵气于一身,终年清雾笼罩白云萦绕,似海上飞仙般遗世独立,这就是东海散仙的云集之地,而在它的深处,却有着两处令世人群像向往却不得不望而止步的仙府。一曰蓬莱紫府,一曰碧游宫。
碧游宫乃昔日诸神参拜,万仙来朝的截教通天教主法脉道庭,然封神一战后,商朝灭截教亡,如今的碧游宫无人问津寂寥无人宝地蒙尘早已无昔日之盛世之况,让人叹惋。

而蓬莱紫府则是东华帝君之仙府,亦是玉鼎真人此次到此的重要目的。
紫竹林中,青烟笼翠,悠扬琴声贯穿古今般令人心神宁静,幽幽传进玉鼎的耳中,他并未现身,却看着那个端坐在琴前的男子,沉吟不语,眼中是少有的温情与叹息。
那人一席淡金色华丽长袍,银发落地凤眸低落,如画容颜却面色终年苍白,让人心生爱怜。曾经的东华帝君天庭之首,统领天庭众男仙,凡是得道入仙之人都得先拜东王公.然后再拜见西王母,权势熏天霸气天成,非如今的玉帝不可比。
只是后来玄女事出,帝君自剐双目,将天庭之首的位子卸下,这才成就了如今的玉皇。如今的东华帝君虽不再出蓬莱半步,但却仍是玉帝心中一道不可逾越的横沟。
“你来了,何不现身?”一声轻叹,半卷柔情,手指微停转眼间又复弹起一曲高山流水,琴声时而雄壮高昂巍峨乎若泰山,时而舒畅流利洋洋乎若江河。一扫往日帝君低迷沉重曲调,这点倒是让侍立在一旁的白泽对玉鼎心生感激。
帝君,太久没有这样畅快过了。
曲毕,一人悄然而至,白泽见状忙命人备好茶点,玉鼎坐下,看着眼前的好友,心中一阵感伤他本就是寡言之人,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倒是东华帝君抬头浅笑,对自己如今的状况他本就看得极淡,虽目不能视,却仍就知道玉鼎坐在哪,知道他心中所想,浅笑道:“玉鼎,你今日来该不是为了专程看我吧。”
“东华···贫道此次来,是为了杨戬。”玉鼎看着东华帝君,眼中仍是担忧一片,轻声问道:“你···还好吗?”
这话不是废话吗,看着眼前的人玉鼎真想把自己方才问的话咽下去。
只见东华帝君淡淡一笑,依旧如往日般云淡风轻,眉目浅笑,缓缓说道:“有白泽他们在,一切安好,你不必挂心。你即使不说我也猜的到了,你一生所执着看重的不外乎阐教和杨戬,阐教既安然那必是杨戬出事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玉鼎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虽语气平和冷清,可仍是让东华帝君察觉到了玉鼎心底的那一丝波动。
杨戬,他已经有几千年未曾再见他了,那个清冷孤傲和玉鼎相差不二的人狠辣程度却远超出了他师傅,做起事来竟如此的义无反顾毫不留情,这个局他怕是布了好久了,他到底想引出什么?真想引出当初主持封神计划的主谋者,那个远在紫霄宫里面的鸿钧老祖吗!他难道就真的想步上通天的老路!若不是鸿钧老祖,玄女又岂会身死!若是能救回杨戬挽回玄女,他不妨一试。
紧闭的双眸让人看不清他心中所想,但是那微皱的凤眉愈发凝重的神情还有袖袍下轻颤的双手这些微妙的变幻,丝毫没能瞒过玉鼎真人。
他们相交万年,心中早已熟知彼此,东华帝君心中所挂念的他岂会不知。
良久,只见东华帝君招来白泽,心情依然平复问道:“玉鼎说的你已经听到了,你怎么想法?”
白泽一身白衣着装,表情凝重,微微向玉鼎真人躬身道:“照真人所说的情况,杨戬至今未曾醒来的原因的确如您所说那样,定是魂魄出了问题失落了一些记忆,和当初封神之战中姚天君所施的落魂阵确有三分相似。”手摸着下巴双眸深索,又说道:“只是又有些许不通,具体是什么属下暂时也不明,不过有个人倒是可以向真人推荐,此人必知且定有办法医好杨戬”
“谁?”玉鼎问道,东华帝君也凝神听之。
白泽缓缓说道:“蒙山山神苍。”
“苍?”这名字玉鼎脑海中并无印象,他封山千年对外界之事知之甚少,不知道很正常,不过对这名字东华帝君却不陌生,他虽不出紫府可有白泽在,天界发生的大事都会一一向他回报。
“就是那个三百年前和度厄星君纠缠不清引钱塘之水水漫杭州城,最后让杨戬给封山不出关了禁闭的蒙山山神苍,这样一来他能救杨戬吗?”
“是的,正如帝君所言,他或许不会情愿答应,但是却有一人可以让他答应。”说罢看着玉鼎真人,笑道:“这就得劳烦真人再上一回天宫朝阳阙的天枢宫找度厄星君,他是唯一能让蒙山山神苍放下身段医治杨戬的不二人选。”
“度厄星君,赭杉····”玉鼎喃喃自语道,脑海中忆起了万年前那个和自己在昆仑仙境修行的星之幼灵,自他去天庭后就未再见过面了。
须臾玉鼎又坐了会儿,才起身向东华帝君告辞:“东华,玉鼎先告辞了,你一切保重。”
“恩。”东华帝君望着玉鼎,在他临去之时幽幽问道:“玉鼎,为了杨戬一向不问世事的你不惜反上天庭甚至将要对上那位,你这样值得吗?”
风轻轻吹带着这句话落入玉鼎耳中,他只轻叹一声却异常坚定的说道:“值。”在不言二,缓步离去。

而在另一边,杨戬这一昏倒失去意识,让所有千年来受他封印的所有的人和妖兽都登时苏醒,斩破一切,怒上天庭寻仇报复,顿时天上人间一片狼藉,烽火四起,玉帝气的肝儿疼,阐教内部却云卷云舒,风和日丽。
对此,阐教诸仙乐的观看,一律不管,让他们天庭自行处理去!

评论(3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