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重回二十岁

当明楼再次从黑暗中醒来的时候,一缕缕阳光透过窗户倾洒在他的身上,让人顿觉一阵暖意,这让他有一丝不真实感,明楼贪恋着这久违的暖意,他不敢打破它,他生怕这只是一个梦,一个老天又与他开的齐天大梦。

可他的心底却又再一次的升起了一股希冀,他希望这一切又是老天赐给他的恩惠,希望一切能重新开始,希望他能长长久久的陪伴在他家小远的身边。

他的思绪逐渐的清晰,目光又随之转向一周,触目所及之处的环境让他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那熟悉的床榻,熟悉的精贵桌椅,那熟悉的风铃声响,琉璃灯盏,还有窗外传来的那一阵阵悦耳的云雀鸣叫,偶有的一片梧桐叶子甚至随风落到了明楼的床头,这熟悉的一切,和脑海中那一段不曾忘却的记忆重合了。

这,这里莫不是·····

明楼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他摸了摸自己的手,竟是真实的触摸感,他又掐了掐自己的脸蛋,一阵肉疼,这让明楼的心彻底的放松下来,旋即被一阵狂喜所充斥着,眼中竟闪着泪光,星光闪闪喜不自禁!

可他的举动却让床边守着的两人看的瞠目结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那样傻愣傻愣的看着,然后一人叫道:“大,大哥,你,你怎么了?”

这似曾相识的叫唤让明楼回了神,目光转了过来,就看到床头那两个有点点熟悉的小豆丁,一个年约五岁虎头虎脑鬼精鬼精的,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还了点慌乱的盯着他,小手还很不礼貌的对着他,配上一脸夸张的表情和满目不敢置信,明楼就是不想也猜到了眼前的人是谁,竟,竟是明台,应该说是小时候的明台。

另一个男孩稍大点,眉清目秀斯斯文文,眼里透着担忧和与年龄不符合的成熟,这,这大概就是他家阿诚了···

明楼一阵扶额叹息,他有点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处境了,难道·····

明楼撑着身体做起来,有点好笑和怀念的看着身旁的两人,笑的一脸慈祥,这让原本还想过来扶一把昏睡不醒又陡然醒来好似发疯了的大哥一下的小明诚,心中莫名的咯噔了一下。

这,这真是太奇怪了!他家大哥怎么一醒来就跟疯子一样,乱掐自己的脸不说,还笑的这样的诡异,这,这太吓人了!!

小明诚眼皮抽了抽,他正想开口说点什么,就听到他大哥亲切的来了一句:“阿诚,我睡了多久?”

“······小明诚听到这话,垂眸想了想按下心中的疑虑,又抬起头非常乖巧的说道:“大哥,你都睡了三天了,我和明台天天守在你床头,你可吓死我们了,好端端的怎么会在学校晕倒呢。大哥,你好点了吗?”

明楼点头,有点欣慰的看着眼前的明诚,看着他乖巧懂事的去书桌前倒了一杯热茶送了过来,心中老大欢喜,他家阿诚就是懂事,真是个好苗子。

接过手中的茶,明楼的目光又忍不住在两个小家伙身上转了转,愈加的温柔和怀念,看着那两人又情不自禁的泛起了嘀咕和忐忑,下一秒就听到他们的大哥说道:“今年是几几年?”

“······”几几年?什么几几年?明诚怔住了,脑袋里一片混乱,他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话,也完全不敢相信的看着床上的那人,那,那人真的是他们的大哥吗!!这,这问的究竟是什么问题啊!难道,难道,他大哥被病傻了吗!!这····

明诚眼眶一下子红了,还泛起了泪光,担忧又害怕的看着明楼,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让明楼的心一下子心疼了,可不等他安慰二句,身旁另一个小家伙立马吼嗓子啊啊啊的叫了三声,然后蹬着两只小短腿急急风似的跑了出去,估计是跑的快了,明楼立马听到了一阵熟悉的从楼梯口滚落下去的咕咚咕咚声音,旋即一阵嚎哭响起还有那撒天的喊叫:“大,大姐!大哥,大哥他醒了!大哥他疯了!!大姐!您快去救他啊!”哇哇哇,我不要大哥死!我不要大哥疯!!大姐,你,你快去看他呀!!”

“····”明楼一头黑线的听着外面的大动静,他真有点想死的心了!他真是想把那兔崽子狠狠的捞起来揍一顿!从小到大就不是个讨喜的家伙!真是太气人了!!!!

可一想到大姐,一想到他今生竟然还能和大姐相见,明楼的心,又活了过来,他甚至害怕了起来,他怕这一切都是他的梦!他怕他在一睡下去,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这,这真的不是梦吗?

明楼双眉又紧蹙起来,他低着头神情凝重又带了一丝悲凉和感叹,他已经死了啊,人死怎么可能会复生呢····

当明镜进来的时候,撞到了就是明楼这一副凝聚着从未有过的哀伤和孤独的表情,她愣住了,她不知道明楼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她的弟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自从三天前,明楼在学校昏过去后,她就一直陪在这儿,陪在明楼的身边。这几年来,弟弟他变了,她也变了。

三年前,父母双亡,自己又逼着他与他最爱的女人分手,逼着他来到了法国,发生了这样的变故,谁又能不变。

可看着这几年意志消沉宛若失去了生存希望的弟弟,他的笑容那般无拘无束的笑容再也没有了,眼中的愁苦越来越重,他渐渐封闭起了自己的心,哪怕对着他们还笑着,可明镜却看出了那其中隐藏着的疏离和冷漠。

明镜的心很痛,她更加的心疼明楼,心疼唯一的弟弟,可是一想到父母的双亡,一想到明汪两家不共戴天的世仇,明镜就不得不狠心下来,她宁可明楼一辈子恨她,也绝不会让汪家的那姑娘再踏入他们家的大门!!!

可现在明镜看着这样的明楼,心中却突然的心痛起来,为自己也为明楼。

露出那样的悲凉和哀伤的表情,难道他还在念着那个汪曼春吗?难道,这么多年来,他竟然还没能忘掉她吗?!难道自己和明台阿诚,真的在他心里,一丁点位置都没有吗!!!

明镜的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走到明楼的身旁,她极力压抑心中的怒火和难过,她不想再紧逼明楼了,脸上带着一抹笑难得温柔的说道:“明楼,醒了吗?”

一语方落,在明镜完全没有防备之下,明楼抬起头猛地抱住了她,紧紧的抱住她,就像要把心中所有的幸福和喜悦宣泄一番,喜极而泣带着颤意哭道:“大姐,我太高兴了!我真的太高兴了!我竟然还能再能在看到您!大姐,对不起!!我永远都爱你!!!”

然后又松开了早已惊呆了的某人,擦擦眼泪,有点不敢相信的充满喜悦的看着明镜,看着他的亲姐姐。她竟是那样的年轻,翩然的长发秀美黑亮,眼眸温柔似水让人沉沦只不过现在却被震惊和不解笼罩着,自带高贵清冷的气息,还是那样的美!这,这真的是他的好大姐,为他和小远操心了一辈子的好大姐,这一切,真的不是梦!!他明楼,真,真的是太幸福了!!!

或许是明楼眼中闪闪发亮呼之欲出的幸福和喜悦太闪耀了,明镜吓得简直不敢再说一句话,她和明台和明诚一样,都有点怀疑自己所看到的是不是真的?都怀疑起了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他们熟悉的那个明楼吗?

小明台眼泪又吧啦吧啦的掉了下来,扯着明镜的袖子,大喊道:“大,大姐,大哥他是不是傻了?他真的傻了吗?他会不会死呢?明台害怕~~~呜呜呜····”

明台哭着,明诚也跟着哭了起来,这让明镜听了也有点想哭,可她不能哭!!她是明镜!更是明楼的亲姐姐!!!不管眼前的人是不是她的亲弟弟,她都要问清楚!!

“你,到底是谁?”问出这话时,明镜俨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镇定,清冷的眸子似冰箭般狠狠的刺进明楼的心中,当即吓得明楼习惯性的胆颤了下,脑袋也瞬间恢复了清明,忙整理整理衣冠坐好,有点讨好的看着自家年轻的大姐,一点都不害臊的撒娇说道:“大姐,您怎么了?我,我是明楼呀,你的亲弟弟,你怎么会怀疑我呢?”

可他的这话显然没能打动他亲姐姐,明镜脸色更加沉了下来,冷声问道:“我家明楼不可能会做出这般疯傻的举动,你到底是谁?”

“····”明楼心里委屈,他好不容易久别重逢的对自家大姐来了个大拥抱,怎么就成了疯傻的举动呢!?可转念一想,明楼又发现自己的疏漏了,对啊,眼前的大姐还不是那个老了依旧严肃却温柔的大姐,她现在还只是一个年轻的小姐姐,而自己也不是那个活了六十多年脸皮比城墙还厚的明楼。看这明诚明台纳闷又怀疑害怕的目光,他,看来是真的吓到他的小姐姐弟弟们了····

想到这个,明楼稳定了心神,表情也恢复到了这个年龄段明楼特有的冷静和礼貌,他笑了笑,温暖又阳光,让看得人情不自禁的就被吸引过去了,他说道:“姐姐,您放心,我明楼绝对是您认识的那个明楼,是您的亲弟弟。姐姐,让您担心了。”

这熟悉的称呼,这熟悉的带着撒娇和讨好的好听的声音,还有眼底的温柔和宠溺,都让明镜的心一动,他真的是她熟悉的亲弟弟。只有她的亲弟弟明楼,才会这样的叫她,会用这样好听的声音叫她姐姐。

明镜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泪水流了下来,这可不止让明楼呆住了,连带着明诚和明台两个小家伙也吓到了,有点手足无绰的看着明镜,看着他们的大哥。

明楼心中一疼,他伸手轻轻的抚摸着明镜的脸颊,为她拭去眼中滑落的泪,异常温柔的安慰道:“姐姐,别哭了,我明楼答应您,以后,以后绝对不会再让您担心了,我会一直陪着您,姐姐,别哭了,您看阿诚和明台两个小家伙都笑了。”

这话一落下,立马遭来那两个小家伙的白眼,可明镜却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她笑了,从父母逝世后,第一次笑的这样的舒心和宽慰,她温柔的握住明楼的手,笑道:“好,姐姐相信你。”

“嗯。”

姐弟俩温情流露,情暖人间,气氛异常的温馨,不过明楼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当务之急,可不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必须要弄清楚现在是什么年份!必须要尽早的赶回上海,找他的小远!!他希望,一切都来的不迟!!!

想及此,明楼又正了正色,他不想吓到明镜,却不得不说出一句吓人的话:“大姐,我想问您现在是几几年?我多大了?”

“·····”

“····”

“···”

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下听到的三个人都呆住了,明镜不敢置信的用看傻子的眼光瞪着明楼,这问的是什么问题!难道,她的弟弟,真的被病傻了吗???

纵使明镜心中有再多的疑惑,她也不得不说道:“1993年,你,你20岁了,明楼你究竟怎么了?”

明楼并没有立即回答他姐姐的话,他第一反应是掐指算了算,九三年他二十岁,这么说来的话,他家小远就是十七岁了!十七岁的小远,不正是要被他亲妈领回去的那一年,难道····

明楼不敢多想,他心中先前被太多的喜悦和幸福压着,现在却多了一份担忧,他怕他的小远此刻已经被他亲妈领走了,他怕自己终还是来晚了一步,他怕他的小远还是受到了那本不该承受的痛苦和磨难····

他真的还能赶得上去带回小远吗?····他真的还来得及吗?他,他必须要回上海!对!必须回上海,立马就回去!!!

明楼的表情变幻莫测,惊喜担忧心疼纷涌而至,让明镜瞅着惊心,却又不知道他到底遇上了什么事,一连唤了数声,终于将明楼唤醒了:“明楼,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你就告诉姐姐,你别这样!”

闻言明楼抬头看了一眼明镜,眼中又闪过一丝抱歉和心疼,他们姐弟俩重逢才几个小时

自己却又要告诉她要回上海去,明楼舍不得,可他还是忍不住说道:“姐,我想回上海。”

一听到这话,明镜腾地站起来,眼中怒火生气,她以为明楼又是想起了那个汪曼春,他竟然还想回上海找那个女人!!真,真是!!!!

“不行!我绝不答应!明楼你别忘记当初答应我的事!你难道忘了父母是怎样惨死的吗!明楼,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绝不同意你回上海!!!绝不同意!!!”

在听到汪曼春的名字时,明楼的眼中蓦的闪过一道伤痛,他突然间想起了生前,想起了汪曼春为他挡枪的最后一刻,那个疯狂又痴情的女人,自己这一生终是负了她!

但是现在明楼的眼中,对汪曼春对她,有抱歉有心疼有怀念却唯独没了爱,因为他满腔的爱,只给了凌远,给了他最爱的小远。他的这次回来,只为小远而活,只为护他一世周全,只为与他相伴到老,再无其他。

明楼知道大姐误会了,所以他没有生气也没有解释,他只是握住明镜的手,将她拉回了椅上扶她坐下,说道:“大姐,请您相信我,我明楼回上海绝不去找汪曼春,请相信我。但上海我必须要去,也非去不去,原因我现在还不能告诉您,但请您对我放心,我明楼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您,对不起明家的事!大姐,我请求您,答应让我回上海,拜托了。”

明楼起身下床,对着明镜竟深鞠一躬,从未有过的恳切祈求,还有那目光中的坚定和温柔,让明镜再也说不出一句反对的话,她相信明楼,相信自己的亲弟弟。

“好,姐姐相信你。那你何时启程?”

听到这话,明楼心中松了一口气,他的眼神更加的温柔起来,又多了一份希冀和怀念,说道:“越快越好,大姐,我明天回上海,请原谅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大姐,谢谢您。”

“嗯。”听了这样的话,明镜还能在说什么,她握住明楼的手,诚恳的点了点头,应允了明楼。

评论(5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