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重回二十岁


明楼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对!就是在做梦!他明明就已经死了,在爱人的陪伴下幸福而满足的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间,离开了他的小远。
可现在,他却依旧在明家的花园里,他并没有随着生命的离去而迈入那传说中的无间地狱,他甚至还能感受到阳光洒在自己身上的那一阵阵暖意,一切仿佛与平日无异。
却又是那样的不同,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悬空的身体,轻飘飘的荡在空中,还有那近乎透明状的形态,这,这究竟是怎么状况?
明楼傻了,完全的不敢置信,他脑袋中竟然一下子想到了那所谓的“鬼魂”之说,可那,真的有可能呢?如果他真的是鬼魂,那他是不是又可以继续陪在小远的身边,哪怕小远看不见他,更触碰到自己,明楼也愿用自己余下的所有时光,永远的守护在他家小远的身边,等着他,等着他们重新相见的那一天。
为了验证心中的幻想,明楼有点战战兢兢的伸出自己的手,他竟有点害怕的用它去抚摸他的小远,想为他拭去眼中的泪水,还有那愈加惨白的脸色和摇摇欲坠的身子。
心就仿佛被刀割般难受,心疼又抱歉,他想抱住他,想紧紧的用他入怀安慰他,他不想再看到小远如此痛不欲生的样子了,可不等他反应过来,凌远的身子突然一下子如风中的落叶般,在明楼惊慌担忧的目光中栽倒下去,生生的穿过了明楼伸过去的双手,倒在了韦三牛的怀里,耳边响起的是一片惊呼声和哭声。
这下明楼再也无法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他真的走了,他真的离开了他最爱的人身边,他真的是一个“鬼”。
可明楼的心同时又是那样的兴奋和安慰,他竟然还能以“鬼”的形态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能继续陪在他家小远的身边,他真的无憾了,他真的无比虔诚的感谢老天,感谢老天给予他这样的机会,或许老天爷,也正是被他们之间的深厚感情所感动了吧,所以才会给予自己这样大的一个恩赐。
谢谢,真的谢谢。
明楼用自己透明的手穿过脸颊擦擦眼中的不存在的泪水,他看着周围,看到大姐跌倒在地失声痛哭的样子,看到孩子们一个个红着眼哭的情难自禁的样子,看着阿诚看着明台他们难言悲伤,泪满衣衫却强装出镇定安慰大姐,安慰他的孩子们。还有王天风,还有宗明荣石他们,还有所有的人,一个个的为他的离去失声痛哭,整个明家都被一片伤悲笼罩着,哭声一片。
明楼的心又疼了,满含着感激,心疼,更多的却是抱歉,他对不起所有深爱着自己的人,他恨自己这么早的就抛下了这个世间,抛下了他们,一人独去那边的世界。
他更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小远,他跟着韦三牛飘到了房间,看着他们紧急的实施急救,他的心蓦地升起了一股不安和害怕。
他害怕,他的小远身子很不好,不仅仅是胃,他的心脏也不好,他真的怕自己离去这个打击会深深的刺激到小远,会让他真的挺不过来!
小,小远,你一定要挺住住!为了我,一定要挺住!!小远,我真的会永远守护在你的身边的!
明楼默默的祈祷着,好在老天爷似乎听到了他的祈祷,小远终于还是在两个小时后醒了过来。
后来明楼就一直陪着他的小远,看着他送自己到医学院,看着他对念念讲起了那一段从未忘记的并不遥远的回忆,说起了辜星莞,说起了他们的约定。
再然后就一直陪着他,看着他在殡仪馆苦苦的撑着,伪装出那一副让人心疼更让人心碎的坚强,看着自己下葬,看着他的小远紧咬着唇怔怔的站在那,不发一语,形容枯木。
明楼突然间害怕了起来,他怕这样的小远,没有任何的生气,没有灵魂,有的只是眼中浓得化不开的绝望和死寂!!!
可他却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爱的小远,一步步的封闭自己,一步步的将自己往死路上逼,看着他再次的倒下来,看着他死里逃生的躺在病床上,漫长的一个多月,不发一语,完全拒绝了外界所有的关怀和担心。
他甚至怕起了光,出院后,整日整日将自己关在卧房里,暗黑的一片,明楼也难得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害怕和慌乱还有气愤,他真的很想大骂他一顿,真的想把小远骂醒!可他什么也做不了,连抚摸他一下都触摸不到,心中被重重的无力感压倒着,他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小远,看着他这辈子最爱的人,一步步的折磨自己,更折磨所有爱他的人。
可他真的没想到,万万没想到,最后他的小远,竟会不顾一切的逃离明家,逃离上海,看着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踏上远处的火车一路向北,竟然来到了他们曾经约定好的地方——那美丽的西藏。
在那美丽的蓝天白云下,那美丽的纳木错湖边,他的小远,终于在他走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如释重负。这让明楼原本满心的愤怒和着急,在一瞬间化为了无形。他不敢想象上海明家不敢想象大姐那边会出现怎样混乱的一片,他真的不敢想象了!他只希望他的小远,一切能好,能慢慢的走出来,哪怕远离着自己挚爱的亲人,哪怕是这样的任性,他都真的认了,只要小远能好,能安全,他真的不敢再有任何的奢望了。
自此明楼陪着他的小远在美丽的当雄留了下来,看着他日复一日不惜辛劳跋山涉水的给那些偏远地区的穷困人民看着,看着他一个人依旧将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当一回事的苦苦强撑着,明楼生气更心疼,可看到小远渐渐多起来的笑容,他又满足了,他的小远,在这儿仿佛找到了生存的新的希望,或许,离开上海,对他而言,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明楼陪着他,白天他就陪在小远的身边,看着他面带微笑的给一个个病患诊治,看着他陪着孩子们难得轻松的玩闹,看着他眼底的绝望和阴霾越来越少,明楼真的安心了。到了夜里,虽是挨不到他的小远,明楼也已习惯了自己的形态,他表现的越来越惬意起来,他飘在小远的身边,搂着他,哪怕最终会穿过去,哪怕他的小远感觉不到他,他也希望自己的灵魂会永远的和小远心连心。
那一日,当雄突然间发起了地震,明楼万分的焦急,他的眼中浮现了许久未出现的恐惧和惊慌,房屋一阵塌陷,他想把小远带出那危险的境地,他想撑住那倒下来的墙体,可他还是什么都做不了,眼睁睁的看着那片墙体重重的倒下来,压在了他最爱的小远身上腿上。
好在及时救出,人虽然没事了,可震后他的小远依旧不忘其医生的本职,拖着受伤的腿第一时间投入到抗震救灾当中去。
明楼那一刻,真是急的直跳脚,他真的想将那不听话的某人狠狠的揍一顿,都多大的年纪了,竟然还这样的任性不顾惜自己,完全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最后将受伤的那条腿生生拖成了终身残疾!!!
明楼很生气愤怒,更加的心疼,可他什么也做不了,他被一种深重的无力感压着,如果他,他还活着,他一定会阻止他的小远,他一定能救出他的小远,绝不会让他的小远陷在这样的危险境地受到这样的伤害!!!
可一切没有如果·····从这过后,每当小远睡熟后,明楼就忍不住一遍遍的抚摸他那只受伤的腿,心里万分的难受,明明想流泪想哭,可却流不出半滴的眼泪,因为guihun是没有眼泪的。
这个认知让明楼真的很沮丧更加的无力,他只能认了,看着他的小远即使在睡中,也紧蹙着那一双眉,他是多么的想抚平它啊,有时候,他的小远会半夜醒来,会鬼使神差的对上他的眼睛,明楼真的惊呆了,被吓到了,心中又被狂喜充斥着!他希望小远能看到他,希望让他知道,自己一直没有离开他,像生前允诺的那般,他明楼一辈子会永远的守护在他的身旁。
可那一双美丽的含着星光的眼眸,却倒映不出明楼任何的影子,他的小远终是看不见他,他和小远,终是人鬼殊途···………
明楼不想接受,却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只是看着凌远那双美丽眸子在刹那间涌现的那抹黯然和神伤,都让明楼感到心痛和怜惜。
凌远在西藏共待了十年,十年后,他的小远又回到了上海,回到了孩子们的身边,明楼也回来了,他又看到了他挚爱的孩子们,他最爱的大姐,看到他大姐那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小远脸上时,明楼的心又痛了,却逐渐的放下了心,因为他家小远的眼中,又浮现出了曾今熟悉的清冷和温柔,那抹暖意,让明楼终于相信他的小远回来了,他熟悉的那个凌远,真的回来了,虽然时间很久,可真的回来了,太好了。
他又陪伴了小远最后的十年,看着他在孩子们的陪伴下渐渐多出来的笑容和温暖,看着他时不时又摆起那熟悉的任性和骄傲,他就像是一个老小孩般,让人无比的头疼又毫无办法。孩子们都宠着他,代替自己守护着他,他们真的做到了。
看到这一切,明楼真的满足了也欣慰了,最后的十年,他的小远很幸福。他明楼这一生,真的无憾矣。
而同时,明楼的身体也发生了一丝变化,他的身躯渐渐幻化成了点点星光,随着一道突兀袭来的白光,他的灵魂立马被一股强有力的吸引力给卷入了进去,再次转向了那未知的命运,只见周围一片漆黑,这让久经风雨的明楼也无所适从的茫然无措。
他脑中仅存的最后的意识,就是他那耄耄之年的小远,在手术台上正给一个病人做手术,以至于明楼没能看到他家小远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转向他这边的那一瞬,眼含着泪光和希望,倒在了手术台下,带着一抹笑,离开了这个世间。也没能听到他家小远那最后的一句话:“明楼,你,你真的走了吗?等我············”
这一切,明楼都没能看到也没能听到,因为他已经陷入在了一片黑暗当中,命运,真的会给他带来奇迹吗?

别离最后一章脑袋短路,暂时码不出来了😭😭😭最好的办法就是,重开新文,打开新的灵感大门哈哈哈哈

评论(8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