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公子

远处有高楼

番外篇——别离(中四)
出院的那天,秋风萧瑟,枫叶凋零而落,空中飘落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个没完,带来一阵阵沁凉的冷意和无边的悲楚。
庄恕是非常反对明楼出院的,以明楼现在的状况,多器官已经出现了衰竭,他必须得接受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输氧,就这样冒然的出院万一出现什么状况,后果不堪设想,那不是明摆着不拿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
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他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明楼去送死!但是他满腔的怒意和不认同在触及凌远那一双空洞无神没有一丝丝生机却又藏着漫天绝望的目光时,心猛地被刺痛了,该说的话,他竟然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他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心也跟着颤了起来,他身旁的儿子庄岩内心也非常的难受,眼中泪光闪烁,这样绝望又脆弱的凌伯伯,他从未见过,从明伯伯入院到今,他就再也没有见到凌伯伯那冷漠中却含着温情的笑容了,还有那眼中毫不掩饰的幸福愉悦,那样的凌伯伯以后,怕是再也看不到了。
“凌伯伯······”庄岩轻轻的唤了一声,将凌远从无边黑暗的思绪中拉了出来,微微怔了怔,然后抬头看向庄岩,那孩子眼里含着泪光,含着担忧,让凌远的心稍微暖了下,浅浅笑了一下,然后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又看向庄恕,道:“一切都听明楼的吧。”
就这一句话,带着无数的哀叹和认命,事到如今,他就是再不接受现实也不得不接受了,他再也说不出一句反对明楼的话,在这所剩不多的日子里,他能做的就是陪伴明楼,陪着他最爱的男人,过这最后的一段时光。
他再也没有任何的奢求了·····
半响,庄恕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那,那今天真的要回去吗?凌远,你先别急,咱们一定会想出更好的办法,一定会····”
话未尽,就先被凌远给打断了,声音暗藏着沙哑和无助,无奈的说道:“没用了,庄恕,谢谢你,等,等会咳咳···咳我们就回家,咳咳咳····”
话还没说完,就断断续续的响起了一阵咳嗽,凌远本就苍白的脸色竟泛起了一抹异样的潮红,旋即身子也有点不稳,吓得庄恕忙上前扶住他,伸手一探有点烫,顿时庄恕心头一怒,脸色登时拉了下来,将人强按在椅子上,斥道:“都烧成这样了,你还跑过来跟我说这些废话,你是压根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吧!!明楼那边我是管不了,但是你,今天必须给我待在医院!输液打针没得商量!万一引发了肺炎怎么办!!还有你的心脏你的胃,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这两天你到底吃了多少东西!到底有没有疼过!还谈什么照顾明楼,你是在睁眼说瞎话吧!你这样的情况,万一传染给他了怎么办!!你说呀!!”
说到最后庄恕语气重了很多,他真是恨铁不成钢呀!眼前的人数十年如一日的不把自个身体当一回事!本以为有明楼这么多年的管教会有所好转,没想到竟然翻弹的更厉害了!真是气死他了!也心疼死他了!!
椅子上的人,撑着额头,一直咳嗽的不停,庄岩一边紧张的轻拍他的后背,一边向自己的父亲使劲的使眼色让他别说,可庄恕这火气一上来压根刹不住,见那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就更火大了,正要再次大骂,就见那人撑着桌子站了起来,脸色潮红,丝毫没有被骂的生气的样子,竟还带了点微笑,难得乖巧示弱安慰道:“没事,庄恕,我已经吃了药,不会传染给明楼的,你放心。”
“·····”放心?放你大爷的心!!庄恕心中怒吼三声,他非常不相信凌远的话!却又看着这样示弱无助带点祈求的凌远,再也说不出一句反对的话。
最后皱皱眉,放缓了表情,无奈的叹道:“我知道现在怎么说,你也是不会听的,但我还是要再跟你说一遍:小远,答应我们,保重自己的身体,为了明楼也为了我们,照顾好自己。我去给你开些药,你回家按时吃,还有待会回去的时候别和明楼坐一车,病好前尽量也别接触明楼,知道了吗?”
“嗯,我明白。”凌远的眼神黯淡了下,却没反驳庄恕的话,他知道庄恕说的这些都是为了他了,为了明楼好。
“嗯,好,那我先去药房了,让岩儿陪着你,我很快会回来,等我。”
“嗯。”
听到这一声应道,庄恕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又轻轻抱了下凌远,然后就转身离去。

窗外的雨依旧下着,半躺在车内目光看着窗外,那蒙蒙秋雨,似点在明楼的心中,脸上竟挂起了莫名的微笑,柔和而满足。
这这却让看的人心碎的更厉害了,陪在他身旁的是明镜和明暖,开车的是明诚。
透过后视镜看到自家兄长那苍白的笑容时,明诚的心也如刀割般难受,他是多么的害怕那一天的到来!他甚至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大哥才六十三,六十三啊,他和他家小远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二十多年,为什么老天爷就要这样残忍的收回呢!难道年轻时他们受的那些磨难还不够吗!!
明诚尽量控制自己的心情和手,不让它颤抖起来,稳稳的开着自己的车。
明镜心头悲楚,看着自己的弟弟,那鲜少在人前流露出的淡淡柔和的笑容,让她的心再次跟着痛起来,再一想到小远,她的心就更加的疼起来,看着明楼,话到嘴边却又欲言又止,只能垂下目光敛下那满目的愁绪和哀叹。
倒是明楼看出她的心思,微微一笑,伸手握住明镜的手,温柔的说道:“怎么了,大姐?”
闻言明镜抬眼又看了看弟弟那一双清澈的眸子,最后还是无奈中带了点嗔怒的说道:“明楼,你昨天那样逼小远,实在是太过了,你怎狠得下那心呢?那孩子心思重爱逞强爱钻死角,你那样逼他,岂不是活活把他往死路上推。你是没看到他回去后的那样子,太让我们心疼了。你怎么忍心呢。”
明镜说着说着情难控制的流了泪,她只要一想起小远昨天在病房哭成那样,回去后又是那倔强固执明明想哭却又不哭死撑的样子,她已经好多年没有看到小远那样子了,自己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他,那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身旁的明暖也跟着说道:“是啊,爸,昨晚爹爹一整夜都没睡着,一直在哭,虽然没有哭出声,但是看着那瘦弱的肩膀一直抖个不停,我们就知道他在哭,他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爸,您怎么忍心那样说爹爹呢?我们完全都不知道如何安慰爹爹,即使安慰了,他也不听,我,我们难道都是不合格的子女?不然为什么爹爹他从来就不听我们的话?!他到底爱不爱我们啊?”
明暖说这话的时候,眼眶立马红了,爸爸已经这样了,他们都很难过和伤心,可他们更不能接受的却是竟然安慰不了自己的爹爹!哪怕分毫都行,他们都安慰不了,他们天天那样求着哄着,都无法让爹爹打开心扉,只能眼睁睁的看的他们爹爹虚弱下去。她有时候甚至觉得二哥那天说的话是对的,他们的爹爹到底爱过他们没有?
明楼的心在听到这话时,狠狠地疼了一下,震惊心疼自责懊恼却唯独没有后悔,他不为自己昨天的话而后悔,却在不停地埋怨自己,都怪自己没有给小远十足的安全感,才会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患得患失怀疑自己,他怕,怕会因为自己的死而让小远的抑郁症再度复发,那将是他最担心也最害怕的!
他想起了早上小远那惨白惨白的面容,还有那时有咳嗽的声音,让他更加的心痛和害怕。
但是眼下,明楼眼中立马恢复了清明和温柔,撑起身子,拉过他们最疼爱的小女儿的手,紧紧的握住她,柔和而坚定的说道:“暖暖,你们只要给我记住一点:你们的爹爹是爱你们的,没有人比他更爱你们,他只是太害怕了,怕我会离开他,怕接受不了那一刻,他的外表绝不像你们看到的那般坚强。暖暖,答应爸,不管以后发生了怎样的事,你们都要相信你爹爹,相信他对你们的爱,别怀疑他,好好的陪在他身边,他的心需要你们去慢慢的融化,你们要带着他,从这里面走出来。知道了吗?”
一口气说完这句话,本就虚弱的身子无力的又躺了下来,呼吸也跟着急促气喘,脸色青紫,连心口处也传来一阵阵刺痛,吓得明镜忙将人扶好,轻抚着明楼的胸口帮他顺着气,一边着急的说道:“明楼,别激动别激动,孩子们会知道小远的难处的,会理解小远的,他是他们爹爹,怎么会怀疑他的爱呢!你千万别多想,再说还有我们在呢,你别担心,我们会照顾好小远和孩子们,别担心别激动。”
明暖通红的眼闪着泪花,哭的说道:“爸,爸,我答应您,我们一定会照顾好爹爹,不让他收到一点伤害,您别担心别激动,爸,您这样太让我害怕了,爸,我不想失去您,爸····”说完按耐不住心中的悲痛和连日来的害怕伤心,竟俯在明楼虚弱的身子上痛哭起来,纤细的身子也跟着不停地颤抖,看着明楼心疼不已,他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那温暖的大手轻抚着明暖柔顺黑亮的头发,那饱含宠溺爱意的目光久久的停留在那儿不放,只是其中多了一份不舍和哀伤,半响才说道:“暖暖,听话,别哭,爸爸相信你,乖,别哭了。以后的以后,我就把你们的爹爹交给你了,帮我照顾好他,陪着他,这样爸就放心了。知道了吗?”
“嗯嗯。”明暖抬眼直起身子重重的点头,眼中虽仍闪着泪光更多的却是掩饰不住的坚定和冷静。这才是他所熟悉的女儿,明家的女霸王——明暖。
明楼欣慰的一笑,眼含骄傲,心情难得的舒缓下来,正想在说点什么,就听到前座的明诚咦了一声,车速明显慢了下来,眼中一阵担忧和疑惑,问道:“怎么了,阿诚?”
明诚紧皱着眉,目光紧紧的盯着前面的那辆车,那车上坐着的正是凌远还有平安几个孩子,果然下一秒,就见凌远从车里冲了出来,撑着树干,撕心裂肺的吐了起来,一看就是身体非常的难受,随后明朗他们也跟着跑出来上前扶住他。
见状明诚心一紧,这几天凌远的状况他都看在眼里,几乎没吃下一顿饭又难睡着,就那样苦苦强撑着,就是一般人也承受不了,更何况是他。
明诚想下车去问情况,可一想到这车上还有个明楼,他大哥,就有点踌躇起来,他不想让大哥更加的担心紧张,又听到身后那急切的追问,明诚忙敛眉思索了下,再抬眼时一时明楼所熟悉的冷静平和,回头一笑,打趣道:“没事,大哥,就是前头有个老太闯红灯被车挨了一下在哭呢,没事。”
“真的?”明楼明显不信这话,眼底充满了疑惑和担心,但是他现在身子根本就没那个力气起身看下,又见明镜暖暖两人也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就不在怀疑了,半躺在椅上疲倦的合上眼,垂下他满目的忧愁。
明诚继续开着车,明镜也黯然的垂下头,眼底深藏的担忧和心疼重新浮现起来,刚才的那一幕,她不是没看见,是小远!她也非常的担心和紧张,但是一听到阿诚那样说,立马恢复镇定,她不能乱,不能让明楼的心跟着紧张着急起来。明暖也是,握住父亲的手,心里为另一位爹爹担心的不行,面上却仍装作一副淡然镇定的样子,她不能让爸爸再担心了。


评论(12)

热度(55)